刘宾雁:北京的政治风景

Share on Google+

2004-07-27

今年夏天,全世界的气候都不正常。北欧的天气热不起来,到现在还要穿毛衣,可是东京和北京却又奇热难挨;既热又湿,这是人体最难受的。但是北京和所有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它的政治气候也和往年不同了。

上访的人群,历来是北京的一个风景,但是今年人数更多,情绪也更激烈。国务院信访办楼前,集聚了成千上万的群众,里面还有不少复员军人和退休武警,连当年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也来了好几十人。他们也活不下去了。人们喊着“打倒贪官!”“打倒腐败!“的口号,还时不时地唱起歌来。人群里还混杂着几个省政府派来拦阻上访者的人员,人数居然也有几千,可见拦阻已经不灵了。从文革期间起,复员军人里很多人成为农民反贪官斗争的领袖,所以军人也和农民一道上访,对当局决不是一个好兆。中国人企图经过上访解决自己的冤屈问题,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共产党企图以这种方式缓和它和人民的矛盾,却不去解决导致人民上访的那些基本矛盾。现在双方都发觉继续不下去了。

北京的另一个政治风景,也表明共产党以它过去一贯的方式继续统治中国已经不灵了。但是那个风景不在街头上,而是在空中。六月中旬,《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对共青团中央常务副书记赵勇进行了无情的揭发和批判。惹起这场冲突的,是赵勇前不久前到报社来做的一次讲话。上级机关领导人来训话,下面只能照办,无二话可说;更不要说公开对抗了。再说,赵勇的那次训话,主旨就是重申团中央对《中国青年报》的绝对权威,“谁要是不听话,随时可以滚蛋”。而现在就站出一个卢跃刚,针锋相对地宣告,他就不信这个邪,让大家来评议一下究竟谁该滚蛋吧!卢跃刚在信里还对1989年的六四事件表示了和中共当局全然不同的看法。尤其为官方所不能容忍的是,他还对江泽民公然表示不敬。信里说在扬州,就是江泽民的家乡,市区里路旁很大的广告牌上居然写了八个大字:“江淮之水,恩泽于民”,那就是公然搞个人迷信了。还写到扬州铁路通车时,来到车站剪彩的居然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和党的总书记胡锦涛!

几年前,前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之先生写了一篇题目是《风雨仓黄五十年》的文章,里面不客气地批评了江泽民,马上受到警告,而且从此就不能发表文章了。卢跃刚不仅是批评了江泽民,仅就他对团中央的批评,就够得上给以严厉处分了。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官方对这篇文章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件事,使我们想起了北京大学教授焦国标,他几个月前也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集中批评中共中央宣传部,列举了中宣部的十四条为非作歹的不是.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这两件事,又让我们想起了最近对蒋彦永医生的处理,先是江泽民下令把他抓了起来,左审讯、右威胁,蒋医生始终不屈服,关了一个来月,又不得不放了。看来,共产党几十年来用过的那一套办法,对于敢于挑战的知识分子采取逮捕判刑乃至枪毙、戴帽子、劳动教养、开除公职、禁止发表言论等等办法都不大适用了。一时还找不出更好的办法。这个难题,共产党以前还没遇到过。

今年夏天北京的第三个风景,就是物价上涨了。前些时候问到这件事,国内的人还说,只有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市民的生活必需品,价格还是稳定的。现在变了。大米每斤一元钱以下的,很难买到了,要花一块五、六才能买到。蔬菜一斤一元钱以下的也不见了。这回通货膨胀,恐怕比1994年那回要厉害,因为国库里早就没那么多银子了。

RFA

阅读次数:1,0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