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犯云飞遭遇成都个别法盲警察的耍流氓(寻衅滋事)

Share on Google+

2019年5月27日

今日下午一点半左右,我还在午休(入狱四年遭酷刑及克扣生活折磨,出狱二个月身体仍未恢复),成都温江区两警察来我家将我叫醒,哄我到外面走走,谈点事。他们所谈之事是,问我转发的有关丁子霖教授接受6.4专访的视频是谁给我的,我又转发了那些人。我在问他以下问题后,他们回答不上来,这样我拒绝配合回答他们的问题。我问的问题是,这视频十年前就出来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去调查,它合不合法;视频中丁子霖教授是不是她本人;视频中说的丁子霖教授夫妇、张先玲及尤维杰等老师的30年来的苦难是不是真的?

他们见我不配合,经与隐藏在幕后的领导请示后,说要带我去派出所说清楚。我提出,那你们要带我走,就出示书面传唤书,我方跟你们走。这样,他们到3点左右才拿来说我涉嫌寻衅滋事的书面传唤书。到派出所已是15:15左右。

他们做问询笔录,我以他们又用口袋罪寻衅滋事吓坏我及他们不能回答我提出的问题为由,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一次问询完,我打了一会瞌睡。有一个张姓警官说要搜我的身,我说搜身可以,但必须出示你的警官证。他拿出来在我脸面前晃了一下,我还没看清楚他姓啥名谁呢,他收起他的证件。说着就要动手搜身,我一边拒绝,一边要求他把证件让我看清楚,我再让他随便在我身上摸。他态度及其恶劣,坚持不给我看,又要强制搜身。我跟他念训诫书,他就辱骂我。后来郭姓国保说,他来搜。我知道郭警官的名字。我让他搜,在搜身的过程中,这张姓警官还是在我身上乱摸。刚到派出所,他们就将我手机扣留。

快晚7点了,他们又跟我做了一次问询笔录,随后他们给我开了一个手机暂扣一月的单子(四年前成都国保暂扣的三个手机,其中两个被成都警察打坏的,一个是我借的。港澳通行证、背包等至今没给我。),并让我在问询笔录上签字。我见他们写的与我说的不一致,就拒绝了签字。在折腾我五个半小时后,晚七点过后送我到家。

整个事件怪不得成都市温江区警方,全是成都市公安局国保某些法盲警察对我一次流氓骚扰。上次判刑也是他们不顾刑法的基本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违法;法无明文规定不受法;不得类推,若确需类推,也必须是有利于被告的类推。他们愚蠢地绑架公检法判我刑,又拉司法部门下水,在我服刑期间迫害我。

上次他们以我组织给6.4遇难者扫墓为由抓捕我,目的就想绑架中央,想把习近平搞臭,因为习近平没有沾6.4的血。这次又以6.4的事说事,耍流氓,目的还是一个,绑架习近平,将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都市公安局个别法盲国保警察,不思悔改,几乎让政府、执政党脸面扫尽。平时谈个话,耀武扬威,好像真把自己当个领导,当个官。他们长期跟周永康、李春成、李昆学干坏事乃至犯罪时鞍前马后保驾护航。他们在周永康、李春成、李昆学干坏事犯罪时的台词总是:某某书记,你放心干嘛,反对你们的异议人士、访民我们都抓起来关起来了。

强烈抗议这些少数法盲警察无事生非的流氓行径!

陈犯云飞于2019年5月26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发布

阅读次数:1,5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