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香港工委书记王志民(即中联办主任)吹响集结号,召集亲共派人士约二百人到中联办开会,宣布中共中央支持香港修改《逃犯条例》。他纠正并统一这些虾兵蟹将的作反倾向,并向他们传达定必要如期成功通过修例的硬命令,彷如向全港市民下达战书。他也传达了:不会暂缓、不会“港人港审”;不会有追溯期;不会设日落条款等霸王硬上弓的指示,告诉市民没有改变的余地。他妄顾商界的忧虑和国际舆论,是对十三万愤怒市民的反扑。

笔者认为,修例事件与中美贸易战无关,也不是中共中央的命令,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常委,港澳协调小组组长韩正只是表达了支持。这完全是王志民的香港工委急于落实习近平的“全面管治香港”以便向党邀功。藉港人在台湾杀人案,他们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自行计划在法律层面上打开一个缺口,以便填补一向以来只能用绑架,洗头艇,诱捕的方法,却未能随心所欲地抓捕他们恨之入骨的人引渡国内的漏洞。情形与“六七暴动”类似,当年港澳工委为紧跟文化大革命形势,自行计划发起这个暴动,并取得中央的支持。现在王志民得到中央的支持了,便放胆亲自披甲上阵。倘若明白这个结论,便要更加注意斗争的策略。

事件证实了香港工委书记是全港的地下领导人,特区政府只不过是王志民属下的一个单位。林郑月娥必需接下修例这个命令,并努力推进条例的通过。眼看着林郑未能完成任务,王志民于是亲自出马,实行直接面对市民的反抗,不再顾及什么“一国两制”,什么国际舆论了。他的命令相当奏效,林郑立即执行,把修订条例直上立法会进行二读,亲共派有人立刻改口,改恣态,大概民主派中有些人也会软了手脚,气馁起来了。

面对灭顶的巨浪扑面而来,香港人怎么办?看清局势,丢掉幻想,勇往直前,抗争到底,是唯一的出路。这真是一个考验香港人的决心、勇气、智慧和策略水平的严峻时刻。

王志民己经引火烧身,反修订《逃犯条例》的斗争对像,己经由林郑升格到王志民身上。再向林郑讉责追究己经毫无意义。如果她还有少少良心,不想做千古罪人,她就应该立即辞职,可惜她的良心己被她自己埋没了。应该直面的是王志民,讉责他违反基本法,破坏“一国两制”,公然干预香港事务。民主派现在必需认清,这场斗争己经升级,是直接公开面对中国共产党地方党委的斗争。

把舆论焦点集中在国内法律制度的黑暗面上广为传播很重要。这是王志民和一众亲共派刻意逃避不敢承认的死穴,而这却是反修例的重要理据。数算中共不公不义,无法无天的法律制度,列举中共黑暗法制下的惨烈事件,公开更多中共黑狱的可怕实况,让市民清楚了解,耳熟能详,知道修例对市民的危害。

当前的局面与2003年反抗23条立法情况不同,当时香港工委未成气候,不敢露头干预。出来游行示威的人不会付出什么代价,最多不过是出一身汗,花一段时间而己。现在可不同了,香港工委己经有毛有翼,天不怕,地不怕,公然干预香港事务。和平、非暴力行动被罗织重罪入狱,如戴耀廷、陈建民、邵家臻、黄浩铭。只唱了一首雨伞歌就没有人请他拍戏,五年来没有收入,如黄秋生。现在参与行动要付出的代价比2003年多得多,每个人都要有一翻争扎。今天,出来游行的每一个人的能量和价值是2003年的双倍。人数的压力固然重要,但斗争不要只追求人数,最重要的还是策略。

上一阶段的反修例斗争做得很好。其中议会斗争和街头斗争互相呼应,一环扣一环,充份显示出泛民团结一致的高尚情操。现在进入公开面对中共在港第一把手领导人,是更困难的阶段。希望民主派议员、民主派政党、民主派专业团体、民主派民间组织以及民主派传媒等各个板块,也要集结起来,加强沟通检讨,达成一致的行动计划,更要防止中共地下党的渗透和破坏。

※作者为为自由撰稿人,笔名牛虻。1958年毕业于香港香岛中学,曾加入地下中国共产党。被地下党派去<学友中西舞蹈研究社>(即学友社)开展学生工作,自1962年至1972年担任学友社主席。林彪事件后于1974年决意移民加拿大,并脱离共产党。1997年2 月香港回归前夕,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第一篇关于中共地下党文章。曾任<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舞蹈协进会>及<采风演艺协会>会长。2000年受洗成为基督徒。现年79岁,现居加拿大。

上报2019年05月2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