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静玲: 中美对峙下的欧洲议会选举

Share on Google+

2019-05-29

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全球唯一的超国家欧洲联盟28国五亿人口的议会选举经过四天投票,结果在本周一出炉。从欧洲主观环境观看,本次选举是难民危机、英国选择脱欧、法国黄背心运动兴起等事态对欧盟未来走向的首次测试;从客观环境观察,此次选举则是在中美两强对峙激化下,夹在美国老盟友和中国新朋友间的欧盟该如何选择和表态的风向球。

这次欧洲议会选举广泛的被描绘为中间派自由主义和极右派民粹主义之争。开票结果虽显示中间派阵营欧洲人民党(EPP)仍赢得最多席位,但席位却比上届减少了36席,相较之下,英国,法国,意大利这几个老欧盟国家,以及匈牙利,波兰等中东欧新欧盟国家的民粹,反欧,反移民极右政党,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则都拔得头筹。其中成立不到两个月的英国极右脱欧党,在英国更一举击败朝野两大政党,以及中间派自民党。

英国脱欧党党魁法拉吉与白宫前首席策士班农互动密切,两人与法国国民阵线,意大利五星运动和匈牙利总理奥班领导的青年民主党,借着本次欧洲议会选举顺势串连在欧洲发起的泛右翼运动,毫无疑问,已取得初步成功。南欧的另外两个国家西班牙和希腊,极右派在这次选举中也获得选民青睐。

这次选举固然突显了欧盟统合呈现分裂的危机,每个欧盟国家的民粹政党都以本土主义和保护主义为基调,强调去全球化,以排拒难民为荣,誓言要让自己的国家再次伟大。而达成这些目标的前提,就是推翻旧有多边体制下的妥协,以本国为优先。

也正是在这样的大前提下,这次的欧洲议会选举更加透露了原本在共识觉下行事效率不彰的欧盟,现在民粹主义的兴起,未来在内外政策上要达成一致共识将会更加艰困。而当前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制定一项新的共同对华战略。

英国过去一直是欧盟对华策略的主要参与者,选择脱欧后,英国无法再扮演这个角色。实际上,在中美贸易战和华为5G科技战下,即使英国也发现既要取得中国资金又不得罪美国,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那些在涉华和跨大西洋事务上远不及英国有经验的其他欧洲国家?

这次欧洲议会选举前,我们已经看到欧盟各国对中国立场的分歧。南欧四国中的三国意大利,希腊,葡萄牙,以及以匈牙利为轴心的中东欧国家,无视布鲁塞尔欧盟总部的警告,从一带一路到5G网络建设,都已决定拥抱中国。面对西欧老欧盟成员的示警和谴责,匈牙利总理奥班指称这些传统欧洲国家「虚伪」,意大利则扬言有朝一日,那些质疑中共的欧洲国家都会感谢义大利并以义大利为师。

匈牙利和意大利是当前与欧盟大唱反调的两个主要成员国,而这两国都是民粹主义当道。保护主义在这些欧洲国家做大的引爆点是难民潮让埋伏已久的经济危机浮现,加上南北欧和东西欧经济结构上的差距,在中国资金吸引下,逐渐形成欧洲分裂新局面。

从这次欧洲议会选举民粹主义和极右派兴起的结果,我们可以预见,中美对峙愈激化,将会愈加深欧洲分裂。这不是我们乐见的事,不幸,却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RFA

阅读次数:4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