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持之:中共“红二代”更恶于“红一代”

Share on Google+

就整体而言,目前已在中国全面执政的中共“红二代”,即使和他们的父辈“红一代”相比,也无疑是更为庸碌、愚昧、虚伪和邪恶。

从能力来说,“红二代”更为庸碌。“红一代”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一切都靠打拼得来。由挫败得经验,经磨炼求适应,在“技术”上不得不有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否则也不可能夺得全国政权。而“红二代”生为专制体制内的人上人,进重点学校,红卫兵打死人不偿命,开后门当兵,再开后门当工农兵大学生,出国“留学”,价格双轨制下卖批文到今天接掌全国政权……从来没有一样是靠自己的能力与辛劳挣来,只凭“我爸爸你爸爸他爸爸”就统统搞定。能力既无必要,自然用进废退,逆向淘汰。一代之间,其颟顸、蠢笨、刁顽与骄横却早已赶上清末八旗子弟之德性。中共的新一代“核心”又必须只在这一群低能儿中间挑选,而决胜局偏又是“因最傻而成一尊”,不断出乖露丑,到处丢人现眼,实在是他这一代的忠实代表。

从认知上来说,“红二代”更愚昧。“红一代”处身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上升时期,这一意识形态在理论上的荒谬性尚未充分暴露,其在实践中必然导致的灾难如斯大林大清洗、中国大饥荒和文革、红色高棉的“自我种族灭绝”(autogenocide) 等等,更有待时日才能一件件发生、被揭露并被证实。“红一代”对于共产主义的盲信盲从,历史局限性确实是一个不可完全排除的原因。而“红二代”则不再有求助于此一借口的任何资格。在今日世界,共产主义在理论上早已彻底破产,它在那么多国家造成的罪孽和带来的灾难亦无人再能否认。“红二代”中至今仍然对这一“信念”割舍不下的极少数人,确属愚不可及,别无辩解。

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其实早就抛弃了这一信念。有过真信仰真狂热的,多在“红一代”里,真正的殉道者,亦多出于那一代之中。“红二代”从小零距离观察体验几十年,肮脏内幕无所不知,比平头百姓看得透多了。他们今天的信誓旦旦根本就是伪装的。死硬地维持上一代“打江山”的正义性,只是为了维护下一代今天“坐江山”的正当性而已,哪有什么“理论自信”,他们其实才是最不信的那一帮。 因此才会有荒唐透顶的共产党“三个代表”论 —- 不是为了让资本家能入共产党,而恰恰是那些靠着共产主义教义才把持着政权的人们,为了自己能够反手便将此权力入股而成资本家来“榨取剩余价值”。他们在公开场合反西方反欧美最高调,但抢来偷来的万贯财产都藏在欧美,老婆情妇子女(包括私生的加上乱伦的)都送去欧美,保险箱里改名换姓改头换面的逃难护照都是欧美国家的…… 中国几千年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一个政权在其基本政治理念上已破产得如此彻底,整个执政者群体在其根本政治信念上又虚伪到如此不要脸的先例,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中共“红二代”所组成的,真正是一个由一帮灵魂已死的 zombie 所把持的僵尸政权。

灵魂已死的僵尸,无道德可言,“红二代” 在道德上比“红一代”更为邪恶。象大饥荒期间彭德怀的“犯上直谏”,或是其后刘邓“三自一包”的亡羊补牢,或是文革后期邓小平等不及毛死就力行治理整顿,表现出“红一代”中多少还有一些人天良尚未丧尽。今天执政的“红二代”里面再也找不出一个类似的人物来。这整个群体关心的只是把父辈抢来的“江山”多坐一天是一天,民脂民膏多榨一笔是一笔,再无任何道德的底线与良心的顾忌。今日中国社会里,官员的贪污腐败,下级对上级的谄媚表忠,卖官鬻爵的公然猖狂 ,文人学者的卖身求荣,人与人之间经济上的贫富极端差异,社会地位上的弱肉强食,自然环境的严重污染,都已达到中国历史之最。这里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把持了政权的“红二代”对全社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祸害与荼毒。

“红二代”为害中国与世界之烈,从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国内政治、经济、法律和文化 所有领域全面倒退,国际上四面出击,时时处处事事都偏要与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为敌,是一个已完全丧失任何历史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僵尸政权典型的不可理喻的末日疯狂,观念既陈腐不堪,一言一语也都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僵尸臭味。短短几年,就落到了天怒人怨,四面楚歌的境地。即使在中共体制框架内,“红二代”也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甚至比“红一代”也更无能,更愚昧,更虚伪和更邪恶的群体,它的执政代表的只能是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更深重的祸害和更严峻的威胁。

5/28/2019

华夏文摘 2019年05月31日

阅读次数:3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