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警示:王岐山抵德说明“中德关系”缝隙加剧

Share on Google+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是中共处理危机事件的最后一张大牌了,他的出马赴德,说明“中德关系”裂痕在加剧。图/维基公有领域

5月31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飞抵柏林,与联邦德国总理梅克尔紧急约谈。这无疑成了国际共同关注的新闻焦点,问题是王岐山访问德国,媒体报导几乎是三言两语,蜻蜓点水,不知就里。王岐山是分别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和德国总理梅克尔举行会面,但德新社只提了王岐山与总统会谈内容:中美贸易冲突与欧洲选举之后的局势。却一字未提与梅克尔的会谈内容报导与透露,等待了几天仍然无果,说明了什么呢?不好说还是不可说?难以启口还是避重就轻?欲盖弥彰还是谈判无果?

中德关系危机弥彰难遮

中德关系出问题,这已不是新闻了。我们曾在《民报》撰文〈台湾的外交生机在复活〉,文中写道:“现在看来‘全球典范’的中德关系背后,也是暗流汹涌,问题多多,近来的中德关系急速冷却,从两件事上便能一目了然……”

一是中德在“武力统一台湾”问题上的严重碰撞。二是敏感的“一带一路”,德国这里使用的是“新丝绸之路”。

在针对习近平元旦〈致台湾同胞书〉时,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明确表示,德国政府将秉持过去立场,向中方代表清楚表达“德国无法接受用武力威胁台湾的作法”。“台湾问题”显然伤及了中德的原则。此问题一直被中共视为内政,它国不得染指,德国却反其道而行之,公开表态了;且表态的官方层级突破了近十年来的新高与最高;甚至玛斯外长还希望修改欧盟议事规则,就此问题达成欧盟共识。对中共来说,岂不是公开在打脸吗?情何以堪?

在“一带一路”的问题上,总理梅克尔与外长玛斯都有质疑,玛斯外长明确指出:“中国在通过经济政策寻求其战略利益”,言下之意是忧虑与批评中国实行新殖民主义政策,这又是触到了中国的痛处。

还有其三,去年年底德国联邦议会一场有关新疆人权问题的讨论也触怒了北京政府,批评中国在新疆再教育营里任意关押了可达一百万的维族人。为此中国驻柏林大使馆致信德国政府和联邦议会,对联邦议会有关新疆人权问题的讨论不少十分不满,玛斯外长为此飞抵北京交涉与讨论。

染指“香港问题”雪上加霜

虽说有“事不过三”之说,但中德关系的碰撞,看来是过不完的坎与关。

先别说中德关系伤痕一时难以弥合,谁知近日却又添新创伤,据2019年5月22日媒体披露:德国一年前给予香港“占中”活跃学生黄台仰和李东升政治庇护,这消息即刻引起了中国政府系列反应,首先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表态,批评德国政府干涉中国内部事务。其次,5月2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召见了德国驻港署理总领事施密特(David Schmidt),就两香港居民获德国政治庇护一事表示强烈反对和深切遗憾,并指该做法会使香港法治和司法独立的国际声誉受到不合理的损害。

据德新社消息,中国外交部还召见德国驻北京大使馆公使,当面交涉与敲打。这一件件一宗宗事件,都成了中德关系摩擦与碰撞点。

看来所谓“全球典范”的中德外交关系,显然是荡然无存,演化成眼下的“一地鸡毛”了。

王岐山出马的玄机

王岐山紧急飞抵柏林,说明中德关系事态严重,按惯例这是王毅外长的职责范围,去年年底关于维吾尔“再教育”集中营争执,德国玛斯外长飞抵北京与王毅见面讨论,这次应该是相同的情况。

若王毅难以处理的外交大事,按过去的惯例由杨洁篪出面进行外交斡旋,杨虽说不再兼任国务委员,但他还是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杨无疑是作为习近平的外交助手在任。此次,杨洁篪却依然按兵不动,直接由王岐山飞抵柏林,面见梅克尔总理,这无疑为外界提供至少这么两点资讯:

1、王岐山是代表习近平飞抵柏林,与梅克尔总理磋商与协调。
2、中德关系的创伤性炎症还在继续发作,状况严重不容小觑。

“危机大臣”斡旋效果微妙

王岐山的符号特征,无非是两条:其一,一直被外界称为中共高层“救火队长”,或者“危机大臣”,在朱鎔基总理时代,是他麾下的左膀右臂,替朱处理危机事件,比如处理当年广东省、香港的连环债务积案。故被中国媒体誉为“救火队长”。2002-2003年时期,中国非典时期(SARS事件),王岐山被紧急任命为北京市长,处理非典危机事件,故又被誉为“危机大臣”。其二,王岐山是习近平的亲信与军师,上世纪6-70年代,他们是中国知青上山下乡那一波,王与习都去了延安插队落户,他们曾是同床共枕的难兄难弟。习近平被中共内定接班胡锦涛时,王岐山正式成为习的军师。中共“19大”,“18大”的常委们到了“七上八下”的退休线,清一色全体下课,而转年的全国“人大”会上,王岐山却被习近平任命为国家副主席,一起退休的常委们,也只能望眼欲穿——乾瞪眼。

王岐山是中共处理危机事件的最后一张大牌了,他的出马赴德,说明“中德关系”裂痕在加剧。他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会谈,显然不是重点,只是场面上的文章。而与梅克尔总理的会谈,才是涉及中德问题的症结,问题是媒体只字未提,说明了什么呢?

若双方达成某些共识,通常会“敲锣打鼓”的彰显会谈成就,双方三缄其口,无非表明了一点,磋商未果,难以达成共识。

仔细审视“中德关系”触礁点,“一带一路”是国家利益与地区利益,德国作为欧盟老大,不可能以牺牲欧盟共同原则与利益,去交换中德经济利益。关于维吾尔“再教育”集中营事件,及给予香港学生的政避事件,所涉人权问题,对传统的民主国家来说,这些均不能以政治、外交与经济取代与弥合。“武统台湾”更是不能被现代政治文明所接受,俄罗斯不行,中国也不行,德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理性而公正,这是绝对不能做交易,梅克尔总理与川普总统不是一路人,她属于维护和遵循传统的价值观,坚持理性、公正与原则的政治家,对于中国集权统治,及违背人权公约的那一套,她是绝不会屈服与妥协的,这些不容以经济利益作交换,或者说是取代。

更何况,德国的政界与知识界,也不会同意与接受德国政府丧失原则的做法。相反的敦促政府坚持原则的声音不绝于耳。比如:绿党外交事务专家特里廷(Jürgen Trittin)认为梅克尔应敦促北京尊重人权,并要求梅克尔“不应回避诸如新疆教育营等人权问题。”

民报2019-06-03

阅读次数:7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