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 中国的体制为什么这么多bug?

Share on Google+

2019-06-05

了解中国体制的人都知道中国的体制bug很多。美国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说,一切系统皆会被玩弄和剥削,会被人利用来谋取私利。布莱恩·阿瑟指出了四种常见的剥削方式:

一是利用信息不对称。例如股市中的内幕交易。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大家也很熟悉,本文就不多说了。

二是玩弄评估标准。这方面的例子也有很多,最为著名的可能就是2008年的三聚氰胺牛奶事件了:国家规定牛奶的蛋白质含量要达到3%,于是生产商们往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好让牛奶的蛋白质含量检测合格。再早一些的例子还有大跃进时期的大炼钢铁。当局认为钢产量是衡量一个国家工业化程度的重要标准,于是就在这个标准上做文章,似乎把老百姓家的锅碗瓢盆变成废铁,我国就能变成工业化国家了一样。这里存在一个“古德哈特定律”:“一旦一种测量标准本身成了目的,就不再是一种好的测量标准了”或者“任何观察到的统计规律性,只要将其用于控制目的,就一定会失败”。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政府可以用媒体上的言论来判断政府受欢迎与否,但是一旦政府企图控制媒体上的言论,那它就不能再用媒体上的言论来判断自己是否受到老百姓的欢迎了,否则就会像前东德独裁者昂纳克一样,直到下台之前还以为老百姓都是支持自己的,因为官方报纸上一直都是这样说的。媒体的“耳目”和“喉舌”功能无法同时实现。

三是篡夺系统的控制权。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党政不分,这个大家都很清楚,这里也不细说了。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公检法: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本来应该互相监督,然而在现实中检察院和法院却常常要接受公安局长的领导,结果公检法三家变成了互相勾结,沆瀣一气的关系。

四是以设计意图之外的方式利用系统。这方面有一个刚刚被揭发出来的例子:昆明恶霸孙小果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死刑之后利用假发明专利获得了减刑。在我看来,孙小果的发明专利是真是假一点也不重要,因为注册个发明专利其实是很容易的。发明专利不需要有市场价值(一个东西有没有市场价值是市场说了算,不是专利审核员说了算),不需要有用(专利审核员通常不是科学家也不是工程师,没有能力判断你的发明能不能用),甚至都不需要能做出来(永动机专利有的是),注册发明专利唯一的条件就是别人没有注册过。由于注册发明专利每年要交一笔注册费,所以如果你的发明没什么价值,没人会来买你的专利,那么注册发明专利就是一桩赔钱的买卖。但是如果有发明专利可以减刑,那么每年交一笔注册费就是一个很小的代价了。专利制度并不是为了给犯人减刑而设计的,因此犯人利用专利系统来减刑,可以算是以设计意图之外的方式来利用系统。

最后,有人可能会说,既然一切系统皆会被人玩弄、剥削和利用,那么这些事应该不是只有中国才有。这些事肯定不是只有中国才有,但是在中国特别多。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没有一个开放的纠错机制。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可以起到debug的作用,但是中国没有这样的机制。任何一个系统都是越开放就越安全,封闭的系统总是会有很多bug。有些人可能以为公安内网和其他政府部门的内部网络会比互联网更加安全,其实我经常看到警察们抱怨公安内网总是中毒。系统越开放越强大,越封闭越脆弱,某些喜欢把“自力更生”挂在嘴边的人应该明白这一点。

RFA

阅读次数:1,0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