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共和:你好哇,我给你说一个好听的故事,请你不要吃了我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8-06-10

持续长时间做相同的梦,梦境中的自己赤脚站在湖边,与一个男孩并排站立。他面目模糊,黑色镜框却清晰可见。我伸出脚去试探湖水的温度,这可真凉。

记忆快速倒退。

男孩曾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也许不仅仅如此。

男孩读各种书籍,吃一种甜甜的糖果,周末在家里练习书法,他曾经在很多个夜晚读惠得曼的诗,热泪盈眶。男孩爱听鲍勃迪伦的歌,父亲买一把吉他作为他的生日礼物,他日夜练习,如视珍宝。

男孩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他很想念他的母亲。母亲长得很像一个女作家,女作家在书里写道:拿一生换一时也干。有一次,他梦见母亲回来了。他在母亲怀抱里面哭泣,母亲对他说:小乖乖长大了。梦境总是很逼真。

男孩从哭泣中醒来,抱着被子咬牙痛苦。父亲走进来,抱着他,拍着他的背,说没事了没事了,爸爸在这里。男孩在父亲的怀抱中抽泣中渐渐睡去。

他不允许任何人提起母亲。

只有一次,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想母亲吗?

如果你想一个人,就在心里给她留个位置,这样谁也拿不走。

夏季的深夜,树木沙沙摇曳,几只情欲蓬勃的猫在外面流浪。我们蹑手蹑脚从家中溜出来,在黑暗中热烈拥抱,像两个小贼。我赤脚在月光下奔跑,月光把影子拉得很长,恶狠狠地去踩它。

影子是黑色的,那个夜晚是白色的。

男孩站在身后,他感受到美好。他忽然意识到身体里的情愫暗暗生长。他向我呼唤,示意我回头,他奔跑过来拥抱我。风凉嗖嗖地穿过少年的身体,又热又烫。他是沉默和羞涩的少年,用手指在我手上写下:西厢。

这真遗憾,很久之后才明白其中深意。

如果可以穿越,你要去哪里?我问他。

我最想去的地方,是延安,我想回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我阅读书籍,文革时,红卫兵砸毁教堂,批斗知识分子,贴大字报。人们差不多什么都没有,没有财产,没有信仰,难以想象。父亲常和我说:对待任何事情,要保持质疑,不要盲目肯定或者否定,很多事情它本身并不完美,你要学会去包容她。

君王制造苦难的时刻,人们接受全部事情,从来没有疑问过。他们好像全部都是瞎子,哑巴,很多事情是我无法理解的,可是人们在那场苦难中变坏,人性也变得扭曲。我不喜欢他们的脸,很狰狞,我想撕掉他们的面具。

我听着,慢慢地对他说:我们去看电影吧,主角是个美人。

好啊。

我在深夜里写字,纸上爬满情感。月亮升得很高,我想起一首诗,把它写下来:

那泥沙相会,那狂风奔走
如巨蚁
那雨天雨地哭得有情有义
而爱情房屋温情地坐着
遮蔽母亲也遮蔽孩子
遮蔽你也遮蔽我

母亲推门进来,告诉她周末和朋友去看电影。她质问是谁。

一个朋友。

他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好男孩,心地善良。

你喜欢他吗?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和他相处很舒服。

也许不仅仅是这样。母亲说。

我们一起去看了电影,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汾阳姑娘一家三代人情感,时代变化的故事。导演是个山西人。我们一起留了张照片,在那个年龄,我们看起来青涩体面。

你长大了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他问我。

拥有一把枪,然后杀人。

他感到有趣,问为什么。

找点刺激,活着真没劲。

男孩大笑,你很可爱。

长大后,我拥有了一把枪,但是我并未杀人。我到达爷爷的书房,墙上挂着一幅老人的画像,我用枪对准老人的眼睛,开了一枪。事成后,我得意地笑,试图和那个独眼老人对话:你可真他妈丑啊。爷爷得知事情后,大发雷霆,没收了枪,不准我再踏入书房半步,重新又买了一幅画像。这真让人感到悲哀。

母亲曾和我说:如果一个人喜欢你,他可以为你干任何事情,即便付出任何代价。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即便再喜欢,也不要说出来,让它烂在肚子里。

我坚信母亲的话,从未怀疑。

一场考试过后,我们互道告别。那是一场很重要的考试,那里面充满了傲慢和偏见。一起回家,说了理想,说了天气,说了未来,唯独感情只字不提。我听从母亲的话,让它烂在肚子里。

感情真是一件残忍的事情,它令人害羞,可是它从不说谎。就把它烂在肚子里,当作秘密吧,让它在身体里一直流动。

我想见你,时间它不会说谎,虽然它早已失去。

-END-

◆ ◆ ◆ ◆ ◆

作者简介:

走向共和,宁乡人,寄居株洲,现任装逼社秘书长,最佩服的男人是朱棣,最喜欢男明星是廖凡,热爱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曾无数次想离家出走,并未成功。如果你在路上遇到我,就请我吃一碗四川担担面吧。

阅读次数:5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