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习普“结盟”会走多远

Share on Google+

中国与俄罗斯这两个“修正主义”的假社会主义兄弟国关系还真不一般,6年之间,普习会见达30次之多,密集度超越了跟任何他国的元首。图/取自http://en.kremlin.ru/

《红楼梦》中的甄士隐道:“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世界的大舞台还真是如此。6月5日,国际媒体的焦点新闻送走了美国总统川普英国访问,据BBC 事后评论:“特雷莎·梅的排场与礼仪大于内容”。就在同一天,莫斯科的普丁也迎来了异国兄弟习近平,普丁的排场与礼仪不亚于特雷莎·梅的安排,习近平颇为感动道:“普丁是我最好的朋友与同事”,并说中俄是“国与国互利的典范”,事实上这两个“修正主义”的假社会主义兄弟国关系还真不一般,6年之间,普习会见达30次之多,密集度超越了跟任何他国的元首。这次习近平带了一个千人的商贸团前去,双方将签订的30多份经济合约在媒体前炫耀。北京的“熊猫外交”也大放异彩,如意、丁丁两只熊猫成为专制体制的和平使者,年前就为习大大打头阵去了红都。

这些年围绕着“中俄结盟”的猜想,从未停顿过。去年英国的BBC就有文报导:“中俄抗美同盟是否正在形成”?也是去年,俄罗斯《独立报》发表题为〈谁开始忌惮俄中联盟〉一文称:“西方所忌惮的‘中俄联盟’并不存在”。今年4月美国之音又报道:“美学者:中俄结盟的说法被大大夸大”了。直到今日,虽然普丁与习近平共同宣布:“建立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西方媒体,如“新苏黎世报”所言,也只认为中俄是伙伴关系,尚不能构成“结盟”的高度。那么我们来近距离探讨一下。

“新时代战略”替代“盟约”

美国新缔结一个盟国,无非是多一个“跟班”,这不是新闻。中国作为新兴的世界强势,想要结盟,而且对象是曾经一度的超级大国俄罗斯,那就好比熊猫长角,大象飞天,是令世界惊疑的稀罕事。

半个多世纪前,中共鼻祖毛泽东曾宣布“中国实行不结盟政策”,支持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斗争,但中国始终没有加入“不结盟运动”,只是“不结盟运动”的观察员国,旁听列席会议,抑或参加有关对话性会议。中国虽然实行不结盟政策,但与苏联曾有《中苏友好条约》,类似于结盟性质。上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恶化,双方拔剑弩张,达到兵戎相见的地步,该条约实际上等于一纸空文。八十年代以后紧张局面稍微松弛。待到九十年代,苏联帝国解体,两个国家实际上放弃了意识形态的政治,各自投奔资本主义的召唤,双方逐渐改善了关系。

近些年来,中国崛起,引起自由世界,特别是美国的警觉。中国先得迎战欧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接着川普直接推出了“美中贸易战”的短兵相接,并配合“印太战略”的同盟合围来孤立中国。习近平时代推出“一带一路”全球战略,起初确实面临孤掌难鸣的尴尬,举步维艰。所以有人提出:中国是否应该放弃不结盟政策?

眼下,普丁与习近平在莫斯科签署了《中俄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与《中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协定,细看这两个协约,非常全面,从经贸财金、政治军事、文化交流、科技互助、航空航天、月球探测、卫生、体育、环保、反恐,几乎所有的领域都无所不包。俄国强力支持“一带一路”。这条约开宗明义就指出其目标是“守望相助-相互给予更加坚定有力的战略支持,支持对方走自身发展道路和维护本国核心利益,保障两个各自安全、主权和领土完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西方媒体如德国之声,依然认为“美国仍是霸主,中俄联合抗衡”,“中俄是伙伴但不是盟友”。这就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了,挂羊头卖狗肉的营生,中国人是能心领神会的。这里羊头就是“伙伴”,狗肉是“结盟”。

中俄“同盟”的悖论

中共习近平接棒执政后,即刻宣布:“建设海洋强国”是中国的国策,强调这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以及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并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不久又提出了“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市场与资源是两大要素。

从地缘政治来看,中与俄结盟违背古训。

没有邦(同盟),如何称“霸”?又何来谋局之说?按照中国古代外交战略思想,“投棋布子,谋篇布局,下好先手棋。”至于如何投棋布局,下好先手棋?自古有“远交近攻”,也是兵法“三十六计”之一,按此战略原则,中国选择与俄罗斯结盟,说的斯文些是“下下策”,说得粗鲁些就是“臭棋一步”。

从经济上来看,中俄之间差距太大。

俄专家指出,中国人认为俄罗斯经济疲软是两国合作的障碍。2018年中俄贸易刚刚过千亿,是中美贸易的六分之一不足,中德贸易的一半不到,中韩贸易的三分之一不到,就即便是海峡两岸的贸易量也已达到2262亿美元。2018年中国全年国内总产值(GDP)是131186亿美元,俄罗斯是15229亿美元,仅为中国的约九分之一。

经贸体制差异。俄罗斯加工能力不足,造成贸易利益不对等。中俄商品贸易中,俄罗斯时常用原始的、未加工,或者半加工的材料商品来交换中国的成品,中国获得的利益大于俄国,数度引发中俄经贸的矛盾沖突。政府的管理不协调,导致中俄双方贸易不稳定性。俄罗斯基础设施落后、贸易地点约束、贸易商品种类、配额的限制、政府政策(海关条例)及官僚主义,限制了中俄贸易的正常发展等。

中俄心理上的“不平衡”。

自普丁上台执政后,提出了俄罗斯“复兴之梦”:“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丁欲成为“世界强国”的目标非常明确。曾经苏联“超级大国”的光环,笼罩了世界近半个世纪,这样的辉煌在俄罗斯人心目中挥之不去,中国一直是苏联人的“小弟”,如今强势超越“老大哥”,对俄罗斯人来说,在心理上普遍不易接受,这就使得俄罗斯面对中国,在经济利益上斤斤计较,变得尤为突出。但是在许多实际的合约签署上,按照西方的观察,还是有强势经济力量的中国占了上风,讨了便宜。

“中俄结盟”依然具有必要性

中俄结盟虽有悖论,眼下仍然有其必要性,原因有二:

一、中俄“油”谊关系。双方曾一度陷于互相猜忌,比如:在铺设通往中国的石油管道时,俄罗斯一拖再拖、一绕再绕,令中国忧虑重重。俄罗斯对待中国像对待乌克兰一样,把能源供应当作政治武器。对于俄方供应的数量、油价,以及遵守法律和条约等,中方亦颇有微词。尽管如此,俄罗斯仍然是向中国进口石油的第一大国。2014年双方签订了天然气供应条约,价值四千亿美元,俄国的Gazprom天然气公司每年输送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给中国。2017年中国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总量在5900万吨左右。第二位才是沙特等OPEC国家。主要是沙特、安哥拉、伊拉克和伊朗。

二、守望相助,共同抗美。此次习普宣布“中俄关系进入新时代,迎来更大发展的新机遇”,其实质是抱团取暖,战略互补,共同抗衡。中美“贸易战”持续延伸,美国封杀“中国制造2025”,围剿华为5G等,中国需要联合俄罗斯共同抗美;而俄罗斯同样与美国交恶,受美国打压,且又与欧盟关系恶化等,双方都迫切希望紧密俄中关系,一拍即合,建立起不是同盟的同盟关系,能给中俄带来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好处。

中国结盟的方向原本在西方

其实,中国心目中的结盟对象,上策是美国,中策是欧盟,其中以德国为主,下策才是俄国。对中国高层来说,中美关系远比中俄关系重要,中美关系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习近平一上任曾经努力过,2013年在安纳伯格庄园举行的中美元首会晤时,习向欧巴马强调了中美开展跨越太平洋的合作,规划中美关系未来发展,习抛出了彩球:“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美关系?中美应该进行什么样的合作来实现共赢?中美应该怎样携手合作来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不仅是我们两国人民关注的事,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事。我们应该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从人类发展进步着眼,创新思维,积极行动,共同推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欧巴马没有理会习的“新型大国关系”,美国不习惯由别人提出游戏法则,再则美国尚未确定与中国演对手戏。欧巴马只是礼遇性的回答:“美国欢迎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继续和平发展。一个和平稳定繁荣的中国对美国、对世界都有利。”

2017年川普任总统,美国对华战略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变得强硬起来,放弃了过去30年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韬光养晦政策,在亚太地区开始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比如:2013年11月23日中国宣布设立东海航空识别区,中国政府提前一天才通知美国,完全不顾美国的国际老大地位脸面,不顾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话语权。还有在南海有争议的礁石岛周遭填海修建军事前哨基地,惊动邻国和美国日本。更让美国感到失望的是,中国始终抵触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政治制度改革半途而废。以前人们时常还能听到美国华府有“亲华派”等,但眼下美国政坛已经没有“亲华派”了,是清一色的“反华派”。

中美关系闹翻后,中国依然没有看上俄罗斯,而是选择了德国,此为中策。德国无论是在地缘政治上,还是经济实力方面,都应该是中国不可或缺的伙伴之一。且中国官方与民间都比较偏爱德国,这个国家与民族具有悠久而伟大的历史,科技发达,经济富强,虽说是“二战”的战败国,但依然在欧盟圈稳坐“群主”之位,特别是梅克尔总理,不仅在欧洲圈中,既便是在国际舞台上,也威信极高,享有盛誉。近十年来,中德关系一度发展火热。

但眼下中德关系消沈,一而再再而三的碰撞,中国只好无奈转向,选择了下策,联合俄罗斯。

在习近平6月5日赴俄罗斯访问前,王岐山于5月31日拜访梅克尔,是不是提前5天向梅克尔打招呼呢?中美关系砸锅后,中德关系放在了中国高层的首位,毕竟中国是重视中德关系的。6月3日新华社发了王岐山出访的新闻,王岐山见了总统施泰因迈尔,总理梅克尔,也见了外长马斯,显然以修补中德关系为重。为了显示中国对德国关系的高度重视与尊重,王岐山一定特意向梅克尔事先通报了“熊猫长角”的故事。

从川普手中夺回“联俄”主导权

按此来说,这无疑是中国的“先谋于局,再谋于略”,是中俄双方出于暂时抵抗美国的压力,抱团取暖?

记得去年7月,在川普与普丁在芬兰赫尔辛基峰会会晤之前,我们在《民报》撰文“‘双普’会晤剑指何方”,文中指出: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一度热心于与美国著名外交家亨利·季辛吉切磋,94岁高龄的季辛吉还专门飞赴莫斯科,与普丁闭门会谈。有消息说:季辛吉为川普酝酿美国的新战略——联俄抑华,拾起了40年前为尼克森政府谋划的“打开红色中国大门”,同样的战略——联中制苏。区别在于对象做了置换。季辛吉的核心主张是:势力均衡,美国超越各类势力之上。当苏联强大时,季辛吉就会拉拢中国去围堵苏联;当中国强大时,季辛吉自然希望联俄对中国进行限制。季辛吉的战略目的是:维持美国相对实力的强大,任何一个国家不论是敌人还是盟友,一旦有打破均势的潜力,美国就要先发制人,将其打下去。举世瞩目的赫尔辛基“双普”会,却遭到美国媒体一片的揶揄与批评,口诛笔伐、无情嘲讽。

这些年来,俄罗斯敢打敢碰,从乔治亚、乌克兰、叙利亚、委内瑞拉一路耍狠,犹如一个破砂锅大闹瓷器店,谁还不想回避?对于俄国的这些举动,中国采取的是老僧入定的态度,不闻不问。对于中国在南海的打造军事基地和对北韩的“纵容”坐视态度,普金也投桃报李,不加批评表态。这对难兄难弟,心里虽然各怀鬼胎,但是在面对以西方价值取向为准的世界秩序上,是一致保持抵制情绪的。双方心照不宣,不扯彼此的后腿。

话还得说回来,若俄美关系修覆,或者中美关系和好,中俄联盟就不复存在。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恰好应了《史记》所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样的“盟邦”会维持多久,又会走多远,还得看世事的变化,但是只要这位灾难性的美国商人总统川普在位一天,中俄同盟就注定会很牢固。

民报2019-06-11

阅读次数:1,1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