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警惕血透中心热潮背后的规则失守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9-05-27

由于中国本身就是一个人口大国,所以,中国的慢性肾脏病人的绝对数量逐渐递增,据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慢性肾脏病患者已经超过1亿人,也就是说,每10个成人,就有1个患有肾病。其中,进入终末期需要透析的患者,从2011年的27万多,增加到了2017年的53万多,短短6年间增长了近100%。

也由于从2017年开始,中国政府放开了民营资本开办血液透析中心的政策限制,因此,近两年来,全国各地出现了一轮以往没有过的血透中心热潮。不仅公立医院加大了开办血透中心的脚步,私营医院也纷纷斥巨资加入到这一行列。

然而,血液透析中心开办的政策虽然放宽了,开办的条件却并没有降低。说到底,血液透析中心依然是一个极其专业的治疗机构,它不仅需要经验丰富的专科医生坐镇,技术熟练的护士精心操作,同时,对场地、设备、卫生等等条件,都要求非常高。而这些,不仅仅是投入巨资就能实现的,最最关键之处在于,要严格遵守各项操作规则。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5月27日,江苏东台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报称,经过对所有血透患者的筛查检测,东台市人民医院共诊断确认丙肝病毒感染患者69例。通报一出,舆论大哗。根据国家、省和盐城市专家组调查,认为此次感染是血液净化室内部结构与布局不合理、人力配备不足、血液净化医院感染管理制度执行不力等引起的。

而根据某感染丙肝的患者透露,东台市人民医院透析室有四五十台透析仪器,患者们没有分开,大家都在一个大的透析室做治疗。

事实上,按照有关规定,乙型肝炎患者必须设立在独立的透析间。丙型抗体阳性患者复用透析器的复用机须设立单独的复用间。

总之一句话,规则的失守,才是这场悲剧的直接根源。

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规则的失守呢?首先,资本的逐立性决定了,新开办的血液透析中心,会想尽一切办法节约成本。大家都知道,即便一个小型的透析中心,投入都是数百万元计,如果要搞隔离制,就必须增加营业面积,增加相应的设备。这一笔投入,数字绝对不会小,透析中心背后的资本精打细算之下,最终很可能就把这一项给舍弃了。

其次,血液透析中心的主要操作人员是护士,虽然,这些护士可能在其他部门有着丰富的护理、操作经验,但血液透析中心对病毒的感染预防工作,有着更为专业的要求。这样的要求,是一般的普通护士没有接触过的。所以,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违反规则操作。或许,这样的操作是无心的、无意的,但给患者带来的伤害,却又是实实在在的。

当然,还有一些就纯粹是责任心的缺失造成的。譬如消毒工作敷衍了事,允许外来人员随意进入透析室看望病人,发现疫情不及时上报,反而千方百计隐瞒等等。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血透中心发生重大医疗事故。

说到底,血透中心比医院大多数部门都要脆弱,毕竟,这是一个让人体血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地方。稍有一点点不慎,就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医院本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如今却发生集中感染事件,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因此,借东台人民医院这件事,我们主张全国范围内,有关部门集体进行一次专项大检查,尤其针对那些县、市级基层医院和私营透析中心,进行一次严格而又专业的督查,发现类似问题,立刻停业进行整顿,无法整顿或拒绝整顿的,强令关门,以此还广大血液透析患者一个晴朗的天空。

希望东台人民医院事件对中国血液透析中心开办的热潮,浇上一杯冷水,这样才有可能使得中国的血液透析中心开办变得越来越规范。

最后我们想说,东台人民医院暴露了严重问题,但是不能说中国所有的透析中心都是一团糟。客观说,中国的透析中心近年来进步还是相当明显的,患者长期生存率有了较大提高,透析二十年、三十年的患者,比比皆是。这些成绩的取得,显然是广大医疗工作者精心治疗和护理的结果。只要我们沉下心来,把各项工作做的更扎实,操作规则遵守得更严格,相信类似的悲剧就一定可以避免。

2019年5月27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阅读次数:1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