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祭礼

(十五)祭祀

即使是在暮年,也无法阻止住
对于青春的怀念,就象思念当初
那付久经杀场的征鞍,带着
激昂的情欲和血欲驰骋在
蓝天之中,驰骋在草原之上

最初,渴望一个空间,哪怕是海面
同时也渴望一群生儿育女的母羊
和地里的庄稼孕育果实的季节
然后由一群泥土造就的人来驱鬼*
迎春。来迎接水中泛舟的百花时节

春天,一切都跃跃欲试
春天,是一个顶花带戴刺的少年
那是一个无所顾及的月令
就象领受稻魂而起舞的女人*
周围是充满野性的情种

孤独,不再使人寂寞
四野的黄昏燃烧成先王开创的
早年盛世,和一腔堵塞了二十七、八年的
烈火。燃烧后的一点余热
在床上,在草原的帐篷中喘息着

阳光,在一片淫乐声中升起
灰蒙蒙的早晨是襁褓,也是墓地
低俗的已经离去,留下的高傲走向疯狂
走向一场合谐而又寂静的大雨
摆在眼前的陷阱,充满肉欲

远方的森林中有一群猴子
在舞蹈,在崇拜权力,他们
正在一个金龙宝座旁陈列着霉烂的
肉体,由一群苍蝇颁布着他们的
浓血,蛆。也许是国家的标记

青春,使独裁充满活力
耀武扬威既征服女人又征服
世纪。在麦子成熟的季节,谁还
再敢谈禁欲,谁还能用善与恶
的标准来衡量一个暴君

在一个远离秽物的地方歇息
阳光驱进中午的时候躺倒
四蹄朝天,睡成刚成年的火焰
照耀着一顶荣辱相间的花环
那是一棵大树,摇撼着秋天

为什么不直接种在沙漠里
一掷千金使灵魂更加完善
在风沙中旱裂,衰老成一根马鞭
扩展成北方高傲而又尊贵的草原
大戈壁是你抽不响的春天

幸福驰骋在一种野性当中
周围是勤劳地四肢所留下的痛苦
那是一种困惑中的超人之美
慈善总是给人留下一幅溃烂的
面孔。宛如在一条甬道里行进

将一切都隐藏在黄昏的苇丛
不必再为离径叛道者做更正
最高的地方肯定没有水
预感的泉源永远不会使人厌倦
但也光耀不了糜烂的喉咙

* 《荆楚岁时记》(土造人像迎春)
* 后汉刘熙的《释名、释天》解要

(十六)招魂曲

站在北方的高原之上,高挥着
一根牧羊之鞭,那是一道幡
招摇在草原。在为一段金戈铁马
的回忆进行炫耀,为一场万民
同庆的暴风雪感慨、炫耀

招摇,使人望眼欲穿
重复出现的马蹄声使人感到
要踏碎思念,又象是徘徊在一个
万花点染的春天,万花点染的
布满渔火的港湾,夜的港湾

在那根历经沧桑的桅杆的顶端
一直看到那顶斑斑剥剥的马皮帐篷后面
是一段闪电般消失的早年盛世
和一段背景离乡的辛酸
那望穿一江秋水的彼岸

四季,旋转成急速的旋风
席卷着一段段刀耕火种的风情
使一切都停留在眉宇之间
停留在松枝、稻草堆放的祭火节中*
时空开始大放光明

最好在雪中归来,因为能留下
一串足迹以标榜人生
然后用青春之火去焦烤那
霜染的双鬓,映红那
一个个豆蔻年华的梦

归来时,可能已然是黄昏
苍茫中不敢带有任何疑问
心中充满了迷恋之色和
一轮秋月上的那缕淡淡的云
起程吧,但愿是早晨

黄昏时节,招募着正午的春色
就象招募一对永恒的恋人
的梦和一双秋水般的眼睛
同时,也记起那风烛残年的早年
盛世,高挑着一股叱咤风云的豪情

深秋,刻苦中等待那除道致梁的月令*
一穗稻谷洋溢着初入洞房的乐声
是那样的委婉动听,还有那个盛大
节日,在群王匍匐的气氛中,把一段
野牛思春的站阵憧憬

铁甲象鱼鳞般悬挂一身
勇士们集结成耀武扬威的战阵
那柄鹰击长空的宝剑直指的
早春二月,盘旋成登基大典的
钟声和锦旗飞扬的中午

然后,再去寻找一个酒足饭饱
的八月十五和深宫宅院的嬉笑声
让午门外的桅杆高耸起春颜永驻
的晚年。倒塌声中把一个辉煌的
时机等待,迷茫但已不再徘徊

归来,在暮鼓声中
归来,在夭折的桅杆群中

* 《朝野佥载》有祭火之说 * 《礼记》中除道致梁以利于农

(十七)安魂曲

那根桅杆直指的世界之门旁
有一匹骆驼朝这里走来
这是沙漠之舟,摇响东天
升起的铃铛,使一群刚吃饱的羊
走入月光,带着青草味,带着空荡

在疲劳中醉倒,和衣而眠
将那根牧羊鞭梦想成桅杆
梦想成一只超渡瀚海的船
点燃的牛粪燃烧着那只瓦罐
那只蕃王御赐的瓦罐,荡漾着马奶之香

羊群中,摆满一个个龙车凤辇的梦
黄罗伞下的阳光雨露燃烧着
夜路归途的马灯和一根根早已
被蛀空的顶梁柱。供桌上
摆放着一道长城和几只畜牲

宫殿就建在这里,盘踞在金龙宝座上的
是一根风餐露宿的牧羊鞭
草原上遍布着石碑和汉白玉的栏杆
借一只公羊之口,向草原上班诏
策封那排列成战阵的每一棵嫩草

海涛是鼓乐,风沙是舞蹈
那双磨破了鞋底的马靴
正显露着孤家寡人的汗脚
在北方大戈壁的浩瀚中
独领着风骚

(十八)祀礼

黄昏已经开始,东方更是宁静
闪闪发光的水面燃烧成一束束香火
群山匍匐成倦缩在甲板上的帆
匍匐成炊烟缭绕的瓦罐和一只只
煮熟的羔羊,那张皮正挂在帐篷外
正喷放着傍晚的阳光

最后一只母羊已在黄昏前死去
世界将因此变得横冲直撞
此时第一面祭旗已经升起在天庭
祭司所选择的那一天大家都将走进末日
悲壮的小草,排列成草原的威严
将把一场大水或是一场大火等待

长空高举着一双帝王之手
淹没了沙漠般浩瀚的苦恋之情
那高挑着王者尊严的旗杆
如今已化成荒原上的一根牧羊之鞭
正抽打着一条条进香朝拜者的脊梁
将一具具僵尸在淮水之滨吊葬*

思绪使黄昏不再宁静,古都城的
霉烂味正撞击着大戈壁的雄风
一根根刚直不阿的梁柱在
灯红酒绿中坍塌、躺倒
曲意迎逢的晚辉昭示出大限将临的前兆

看那一辆辆四轮马车的凉伞在街市上
招摇,未央宫飞檐斗拱的金殿更显的高傲
雕梁画柱上飞溅着杀兄轼父的血
残妻灭子的血,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
闪烁着一张张羊皮帐篷的光耀

面对一场大火中的王朝,发出烈日当空
的唉叹,苍茫的大地面对满天的星斗
你永远是陨落的家园
晚辉逐渐从大地上消失,再美妙的
夜晚也是黑暗,也是孤寂无声的海上
漂泊的一叶帆

忠心的向往涨潮前的海
那点点渔火燃起的一片片星天
从地狱般的心灵中闪耀出璀灿的斑斓
以此来祭奠那个中秋之夜
那后土黄天所占据的岩岸

挑起门楼上的那根白幡
在一片香火中行进,奔赴黄泉
将那一盏烛光留给人间
做为最后的标志开始航行
黑暗中超度波涛汹涌的人生

* 《大雅》、(江汉)有吊葬之说

(十九)猎艳

春天,给草原带来浓厚的情感
充分领略大戈壁的风情
刚解冻的水波偎依着海岸*
暖戎戎的空气中浸渗着甘甜
浸渗着一股股欲罢不能的羊膻味

一根根慷慨激昂的云杉杆
在春天里炫耀着阳性之美
直指那万里长城的断臂残垣
战火焦灼的沃土和金銮宝殿的
雕梁画柱上日亦枯黄的图腾

万簌俱静,与异国公主同床
大汉的光辉直指那穹窿的圆顶
瞬间埔撒在北海之宾的高原平壤
一根远海的桅杆直闯那百里风浪
大戈壁升腾起正午的阳光

丰腴肥沃的沙漠,喷放着肉身之香
使马粪熏香的帐篷所泄露的点点
星光,跋涉在黑暗中,就象凿开冬天
捕捞起一条带鳞的希望
关内关外共同把一轮圆月崇尚

月光如水,水袖如风,晚辉中
飘动起飞天的身影,那是做
了几千年的东方之梦,从异国公主的
肚腹中,养育出大汉王朝的龙种
苍天呀,是何等的荣耀、威风

风云际会的草原,金戈铁马的人生
一棵棵参天的巨柏耀武着当世
之主的威风,疯狂的盘踞在九天
之上,以山河为后,以万民为妃,妒火
象岩浆在胸膛沉浮,喷放着征服之欲与豪情

喜欢异族女人,更爱中原贱婢
三千粉黛的芳香中有广无边的疆域
杀兄轼父的血化为妻后母的光荣
六月,一场雄性的风暴和一片初聚的雨云
容进充满羊膳味的马皮帐篷中

升腾起大汉王朝的威风
众宫娥飞舞的水袖中匍伏着回夷
朝供的臣子,金斛银樽撞击着
森罗宝刹的钟声,一根王道的阳物
又在盘龙玉座上搏起

草原又回到殿堂般的宁静
一闪的香火游荡成夜狼的眼睛
游荡着母羊思春的梦和金车玉辇上
的一只雏凤,正在一幅帏幔的后面
沐浴,挑弄风情,招惹阳性

在先王焚烧的灰烬中选美,搜罗出
一批残枝败叶的章程,奉上圣明
然后,唯我独尊。未央宫的旗杆上
招摇起满城的春色,招领起
一世的风骚,以肉身硬撑到底

回顾,即是黑暗
那个纵欲、豪华的早年盛世
斑斑补补的帷幔, 托着一张
风尘朴朴的老脸,一群衰败的公羊
游放成一只只没有桨的船

在冰冷沉静的海岸之旁
在一座座灯灭香尽的殿堂之上
没有一个女人,没有一只母羊,没有一曲乐声
没有一丝月光,紫红色的宫墙里一群野鬼孤魂
在为天父国母的淫风欲雨观光歌唱

*北海岸-贝加尔湖沿岸

(二十)风情之夜

在一只山羊的嘴里嚼碎是何等辉煌
被永恒的孤寂所束缚,象
宗教一样无法解脱,也许这是
一种崇尚,崇尚这弱者的地狱
弱者的天堂。是多么的苍茫

无边无岸的草原,在静寂中消亡
着咀嚼声和燃烧声,然而
那些消失的死亡之躯们,又重
集结、组合成新的音响,在
苍惶的悲叹中完成一次次成长

为忍受一阵暴风雨的袭击
在一场大水中向广场迁移
排列成威武的战阵,排列
成御驾亲征的杀场,城门
楼上至今还回荡着凯旋的歌声

在一片旌旗的飞舞中,沿着城墙
卧倒,为延续生命,情愿在一群
羊嘴里咀嚼成一条绿色的血链
一道连绵起伏的大墙横卧在
高山峻岭之上,在漠野黄昏中倾听

嫁女求和的鼓乐声摇落飞天的舞蹈
跪倒在一片圣洁的欢呼声中
在如火的圣恩中沐浴,任凭
烈日骄阳的灼烤
虽死犹荣的信条是汉白玉的牌坊

渲染起一个高尚的空间结构
任凭傲慢的身躯走过头顶
一次次的奉献招至一次次的劫掠
劫略者流芳百世,奉献者默默一生
绿色的草原充分的显示出悲壮而又无边无岸

春天,破土的时机已到,但在北方
或许还要等待,置身于黄沙弥漫
的母腹当中,早已把体外的生命望眼欲穿
当草原上的野火烧成绿色的海
驼峰翻滚的浪谷中,高耸起一根桅杆

金黄色的花绽开成熏香透腹的岸
同时也宁熄了招蜂引蝶的草原
在宁静如初的原野当中
谁又能把一场狂风暴雨预言
等待是一匹皮毛斑秃的骆驼

从没想过为养活一群羊而生长
一条小路贯穿着白桦林,征鞍
贯穿着烤熟的田鼠,异国王子的恩宠
和跃跃欲试的死亡,牧羊鞭
遥指瀚海深处有一场风暴在回旋

(二十一)羊笛

喜欢黄昏,也喜欢羊群
沉浸在沙漠之中,草原之上
长成一棵嫩草,在羊的嘴里嚼
在一阵阵的羊膻味中倾听
在一声声咀嚼之中躺倒

雪白的羊在草原上沙漠中流放成星星
流放成一眼眼的冰泉开放的花朵
充满整个的草原,在马皮帐篷中
集结起遥远的北方之夜
和一道道清脆的鞭声

记得那只马靴,那只温热的马靴
被抛在草原之上,领略着孤独
沙漠的干燥,草原上的寒冷
还有远处一双闪着蓝光的眼睛
寂静中的一缕笛声显得格外寒冷

周身沾满了青草,和一股粪香
做起一桶马奶的梦
头上长出一双公羊的角
长了一身雪白的羊毛
在一个远离人迹的森林里学羊叫

不知道应该由谁来放牧
谁来执掌这牧羊之鞭
将眼前的天空抽响
将那熟悉的故土家乡抽响
寂寞中不知是早晨还是黄昏

重新的摆放那个远方之梦
那件永远使人牵肠挂肚的事情
炫耀成傍晚的阳光
使牧归的柳笛在帐篷前吹响
是痛苦同时也是悠扬

因此,无法对时间进行解释
同时也无法解释异邦公主的漂亮
银铃般的声音像绵羊,偎依在
帐篷中,虽然四面露风
但也露出一桶马奶的芳香

不知还要走多少路程
一场场大雪使双鬓永远无法解冻
当有一天在羊群中躺倒
羊毛与须发编结成大漠的眼睛
遥望,象笛声飘向家乡的故土

(二十二)森林颂歌

这是一块比海洋还要神秘的地方
庆神之水滋润着绿色的土壤
孕育着一代代的栋梁之才
合谐的秩序使人们忘记了石器
时代,还是青铜时代

保持着自己的生活和习惯
绿色是这里最大的特权
阳光也变得肢离破碎
任何风暴也摧毁不了那一根根
挺直的躯干

但是,当人们看到那一根根红松
侧柏的躯干,被送去营造一座座
专制的宫殿,于是又让人看到
他们在红灯酒绿的气氛中
被暴烈的阳光剥蚀

这时,沿着一块块大理石的台阶
滋长的苔藓上,也带着原始丛林
几千年前的霉烂
其污秽之物贯穿于身后的几个世纪
至今还有人在呕吐不止

那节专制的门槛来自一棵参天的
云柏,几千年的踢踹使人们无法
想象眼前的白桦、冷杉
烦恼使周身长出木耳,使患了风湿的
关节上长出一个原始森林来

宁愿长成一片草,被羊群吃掉
也不做那块招牌,挂在大殿
的门楣上,为后世之人昭示独裁
昭示这延续数千年的烦恼
遗患于子孙后代

这时有一群鸽子在树梢上跃跃欲试
晚辉中出现最初的宁静
大地走入沉寂的帝王之城
丛林中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叫声
深深的叹息同宫殿大门一样沉重

还在母腹中即为人主
三岁登基时已学会称孤
挥手叱诧那万里风云
转身迂回于天地之间
把一世的风骚尽情领略

在那片森林的尽头,排列着
列祖列宗。尽管有些名字看不清
但每一块碑还都在大放光明
这是传宗接代的看家之本
只要不改了名姓,供哪位都行

这其中也有些盘根错结的事
枝繁叶茂的大厦下,难免有几根
枯藤,所幸的是虽时都有一两根
铜梁铁柱壮起金顶辉煌的门面
为朕的江山牵马辍蹬

戈壁滩很热,森林中很冷
森林里很难透进戈壁之风
这一切都象高山,投下了潮湿的阴影
腐烂和霉败迟缓的延伸,时而
又激流而下,脱去了缰绳

洪水般的森林,冲击着雷鸣般
的生命,绿色为主宰的王国里,有时
也需要一点朱唇上的殷红
透过沙漠浩瀚的时空
森林中有时也风起云涌

夕阳,迈开疾速的步履
把四周,都带入死水般的寂静
使大地沉浸于一种思念
走入迷茫的丛林之中
慌乱的心跳跃成树上的小动物

暴风雨在唇舌之间变换着闪电
一把利剑直劈那森林、莽原
一匹骏马把四乡八岭闯的象瀑布
般纷乱。四轮马车正沐浴着骄阳
沐浴着似火的圣恩滚滚向前

迎风起舞的四肢紧绕在伟岸
如岩的松柏之间,紧绕在东方日折*
的故事里面,山藤缠绕的腐朽和厌倦
绽裂成坚定的信念和一顿
丰盛的午宴,酒后失言使人们变得清醒

此时,洪峰的四周筑起汉白玉的
栏杆,潮水般绿色风起云涌
从沙漠侵进森林,一直漫上
帝王之岸,漫进森林之顶
那只镌刻着舞女的瓦罐显现疲倦

在一座宫殿的前面,大理石的台阶
苍白耀眼,拾阶而上是香烟
遮掩的金佛玉面,黝黑的脸膛
喷放着让人屈膝弯背的尊严
真是好说、好听、不好看

因为没有云,整整掩藏了一个
夏季。沿森林的四周搜寻着
最后的一点欢愉,剔亮的灯火
把人们引入新婚的卧榻之上
雕龙绣凤的床上闪烁出国母之光

沐浴那珍珠散乱的四肢
东方沉睡的沃土被红松杆
般勃起的黎明敲醒,点亮
击穿大戈壁的雄风,击穿一顶草原的帐篷
在一场大火中寻求新生

玫瑰花在森林中采集着最后的
一点恩宠,冷杉树流迁成一根根
桅杆,敲打着战乱纷纷的海岸
给一只只折断翅膀的鹰
守护着息栖的港湾

森林,正在一场大雨中
坍塌的宫殿看来并不遥远
黄罗伞被大水冲成一块抹布
一道顺天而下的利闪
又横在眼前

夜中行进,有惊无险
森林中变换着天国的乐园
梦幻着大戈壁的春天
暮年之城的墙头上,正燃烧着
一团希望之火,那就是绿色森林

聚集起一块无坚不摧的雨云
摆出一个气势磅礴的战阵
远方传来旌旗的颤抖声和
如雷的炮声,大森林这时
一片片叶子被震落,绿色被震落

* 《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方日折、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