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周恩来与张申府和共产国际的隐秘关系

Share on Google+

在国共第一次合作的所谓“大革命高潮”的1924年7月,年仅26岁的周恩来从欧洲回国,11月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到1925年11月随蒋介石北伐东征卸任,这个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他只当了一年,但这个职务即给了周恩来政治上飞黄腾达的资本。

周恩来的两位前任戴季陶和邵元沖是老同盟会员、辛亥革命元勋,大名鼎鼎,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这个显赫要职不奇怪。但接任的周恩来却是一位留欧读书不成,且又无籍籍之名的海归青年。无名之辈的周恩来为什么可以一飞沖天?他何德何能可以当上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而且周恩来这一重要经历过程在中共的史料中语焉不详,缺少具体细节,给人们留下很多疑惑和猜测。

已故的老报人陆铿有次与我谈到邓颖超,说周恩来是因妻而贵,因为邓在那个时候非常活跃,是已有知名度的女社会活动家。但这个说法是不通的,因为周恩来1924年担任这个职务时还没有与邓颖超结婚,两人结婚是一年之后的事。

还有个说法指周恩来在欧洲加入共党后获得共产国际领袖季米特洛夫的青睐,他归国时怀揣当时季米特洛夫给黄埔军校的苏联顾问鲍罗廷的一封密信,因此才会受到破格重用。但我查证史料,发现周恩来在欧洲时,季米特洛夫尚不是共产国际领袖,两人也无可能见面,所以此事与季氏完全无关。

周恩来政治上这一平步青云之谜,直到文革结束后才获得解开。因为对于周恩来加入中共并获得重用职位在其中起到关键角色的一个人物,大难不死,活过了残酷的毛泽东时代,从而得以讲出事实真相。此人即中共创党三大元老之一,后来又被中共打入另册的张申府。

1920年共产国际远东局代表维经斯基来华策动成立中国共产党,最先找到的是李大钊和张申府,然后经二人介绍再认识陈独秀。张李二人成立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后,张申府第一个拉入伙的是他北大学生张国焘,第二位是他后来的妻子,即周恩来在天律觉悟社的女同志刘清扬,因这层关系张申府夫妇在法国介绍周恩来加入共产党。因此张申府是周恩来革命的引路人,周恩来当上黄埔军校教官也是由他推荐成功。

张申府夫妇先于周恩来经苏联回国,在苏联时结识了被孙中山派遣来苏联考察的蒋介石。那时正是国共蜜月期,张与蒋一见如故,相互欣赏。回国后英文和德文俱佳的张申府充任蒋介石的德文秘书,并协助蒋介石筹办黄埔军校。黄埔军校成立后,经蒋介石推荐,张申府做了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张申府当时为黄埔军校唯一的共产党员,但此人自由成性,黄埔军校开校三日后他却辞职不干了,离职时给实际管理校务的廖仲恺和他的顶头上司戴季陶开了张推荐名单,列了好几个共产党人的名字在上面,排名第一的就是周恩来。

廖仲恺同意后,即给周恩来寄出了路费。1924年7月周恩来接到回国指示,立刻束装上路,经海路到香港上岸,9月抵广州,10月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及宣传部长,兼黄埔军校政治部教官。11月才升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张申府是周恩来走上共产革命的引路人,但张申府本人不久即自动退出中共,而且国共第二次内战时,这位民盟的创建人又被指站到了国民党反动派一边。到中共上台后,张申府又被打成右派分子,因此在伟光正的中共正史中,他是必须屏蔽的污点人物,他与中共圣人周恩来的关系也就被一笔勾销,甚至他在柏林与周恩来的合照,他本人也被涂抹掉。由此周恩来因他介绍加入共产党,后又获他推荐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这一历史也就成为一个莫大的秘密。

上图周恩来与张申府夫妇在柏林万赛湖。左起赵光宸(周恩来南开同学,也是天律觉悟社同志,但后来倒向国民党,去了台湾)、周恩来、刘清扬、张申府,但后来中共官方发表的照片只得周恩来一人(见下图)。

好在张申府劫后余生,活到了文革后,有机会讲出真相,否则周恩来政治发达之谜可能会永远无法解开。

周恩来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与后来任共产国际头子的季米特洛夫本人无关,但除了张申府的引荐,与共产国际本身有无关系?

我认为也是有关系的。国共合作之大局,是共产党国际的远东战略部署,并由其一手促成。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鲍罗廷为当时广州国民政府的太上皇,苏联向黄埔军校提供的经费和武器都由他全权调配,孙中山对他是言听计从。而张申府又是共产国际领导下的共产党人,他向廖仲恺提出推荐名单,相信背后很难没有共产国际的操纵。

当时中国到欧洲远隔重洋,路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担。周恩来和其学弟李福景去英国读书,为了解决路费问题,假借去法国勤工俭学的名义,参加了法华教育会组织的第十五批赴法勤工俭学团。欧洲远洋邮轮分为三等舱,但赴法学生连三等舱都嫌贵,法华教育会特地与法国邮轮波尔多斯号达成一个协议,在甲板上另设四等舱供中国学生搭乘。后来许多在欧洲的学生回国没有路费,就经柏林苏联大使馆安排前往苏联读书,再辗转回国,中共旅欧总支部负责人任卓宣(后来投向国民党,成为著名反共学者,易名叶青)就是因为没有路费回国而前往苏联。

美国汉学家舒衡哲女士在文革结束后访问劫后余生的张申府。下图其中两句文字是说张在访问中披露是他推荐周恩来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据张申府女儿张燕妮近年说,周恩来没有收到廖仲恺这笔路费,估计是在路费寄达之前周恩来已经上路。这显然是共产国际早有安排,而路费也是共产国际提供的。

周恩来初到欧洲时经济很困难,这已有很多资料可证实,但加入共产党后,既没有打工,也没有读书,经济状况明显好转,过着体面的生活,这也有许多资料可证实。钱从何来?当然只能是共产国际。韩素音写的周恩来传记即披露,一位法国女共产党员定期送钱给周恩来的共产主义小组,共产国际还出钱给周恩来买体面的衣服,以让他在社会上活动。英国记者迪克?威尔逊的《周恩来传》英文版说,周恩来一位同学指周恩来每月从共产国际获得2500法郎(中文版将此话删除)。

我的《周恩来秘密情感世界》出版后,一位法国记者发短讯给我,问我写这本书是否目的要披露周恩来在欧洲拿苏联的钱。我回答他说,我写书当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这个事实是在写的过程中发现的。

Jakob Mirov-Abramov,周恩来在柏林时共产情报局在欧洲的总管,史沫特莱在柏林被他招募入局。

周恩来有一年时间与张申府夫妇移居柏林,中国大陆出的书籍和文章一般的解释是因为德国物价低生活容易。恐怕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更容易与共产国际接触。因为当时德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在欧洲最大的支部,共产国际西欧局即设在柏林。1921年苏联派驻柏林大使馆任二等秘书的俄国犹太人Jakob Mirov-Abramov真实身份是共产国际情报机关OMS在欧洲的总管,手下有25人,他其中一项工作是负责转发经费和传达莫斯科的指令,并招募共产国际间谍,中共著名国际友人史沫特莱即是在柏林时被他招募入局。Jacob的招募工作还包括招募和安排外国人到苏联接受红色教育洗脑。此人1931年才调回莫斯科。很巧的是,据中国官方资料,周恩来当时在柏林的工作之一也是帮助中国留学生拿苏联签证,安排他们去苏联。更巧的是,许芥昱的《周恩来传》说周恩来在柏林时住在相当高级的住宅区威廉街,而OMS的国际总部也在同一条街(131-132 Wilhelmstrasse,威廉街131号至132号)由此来看,周恩来与这位共产国际特务头子能够没有关系吗?因此一直有人怀疑周恩来也是共产国际的特工。

周恩来从欧洲直接回国,没有绕道去苏联受过训,但他在黄埔军校后却能建立起苏联式的政治工作制度,并设立一套苏联式的意识形态教程。他这一套是从哪里学来的?他是否就是在柏林接受了共产国际情报局的训练?后来他从事地下秘密工作和情报工作的经验是否也是从OMS处得来的?

周恩来回国当上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固然有张申府穿针引线,但张申府很可能是个棋子,背后发功操纵应该是共产国际。

文章来源:越界疆域(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28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