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答记者问:中国独立女权主义运动的可能和可以

Share on Google+

7、您觉得,中国过去几十年里,女权主义的演变有没有一些时间节点?有什么特点?其中有哪些值得记住的人?

从清末(十九世纪末),中国女性就开始争取权利的斗争,可是从来还没有形成一个中国的女权主义思想运动,主要是因为这个运动与民族解放、国家独立、阶级解放等密切相关,在很多时候,女性解放往往成为男性为主的民族解放、国家独立、阶级斗争的附庸,并被利用。

清 末各种妇女报纸杂志的出版是中国女权主义的第一步,那个时候出了那么多的报纸刊物,虽然都昙花一现,但可见女性的努力。不过,这个努力也与当时的民族独立 与解放运动的诉求,特别是越来越激进的革命运动相结合的,男性在里面起很大作用。康有为提倡反缠足,梁启超提倡女人要做“女豪杰”,金天翮要敲《女界钟》 等,这些男性,从男性主体出发,提倡女性参与,是中国女权主义话语成为被男性知识分子接受和拥抱的话语的根源。

而女性呢,这个时期的名字 比如秋瑾,就是这种话语的产物。她为了打破旧的制度献出了生命,是真的献出,就是抱着死的目的去做暗杀计划之类的,本来她可以逃跑她也不逃。其实女性解放 的目的是更好的生活,但是秋瑾当时就是想献身,为男性们所制定的宏伟目标,比如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等民族、国家解放的目标献身。秋瑾是女权主义的一个复杂 的典型。她追求女性解放,但把这个解放附在民族和国家解放的后面,结果先为民族和国家解放献身。她死后,对她的形象构建 所有关于秋瑾的话语,那么多研 究的书,文学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男性的立场。秋瑾实践的主要的既是女权主义话语,也是男性话语,不过这个时期的女性都是在这种话语中工作的,再比 如,十九岁就办女性报纸的陈撷芬,本质上还是受男性知识分子影响,国民革命成功,她就不知所终了。

第一代中国女权主义者都是在男性的启蒙 下走向女权主义的,所以1911年民国胜利后,第一代女权主义者遭到很大挫折,中国的独立女权主义运动没成气候,就在于此。1911年后,袁世凯成为大总 统,对刚刚萌芽的中国女权主义思想运动是很大的打击。很多民国争取女权的女性很生气,很沮丧,很无奈,因为没有独立的女权主义运动,她们的声音被遮盖了, 被压抑了,被迫沉默了。比如唐群英打宋教仁耳光的事件,是一个重要的事件,是中国女权主义者愤怒的表达。那些参与革命的女性,在革命胜利之后,被男性排 挤,中国男性在提倡女豪杰之后,突然纷纷把这些女豪杰赶出去,女豪杰们无路可走,气得打人,被迫只好去办学校等等,无法坚持下去,中国女权运动没有形成气 候。

“五四”时期,女权主义思想很受欢迎,男性知识分子再次成为女性思想的代言人,周作人,鲁迅,胡适等等都是代言人,推动了中国女权主 义思想的发展。女性有声音,比如冰心的声音,但是女性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团体,女性的声音微弱,冰心提倡的爱,在五四时代只是个人的声音。这个时期的女作家 已经不太完全附庸于男性了,比如卢隐对女性解放的一些思想,冰心的思想,丁玲的作品等,可是这个时间太短,女性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的运动,就被接踵而来 的民族战争和后来的国共内战给摧残了。即使这样,也有很出色的女性思考者。我一直觉得苏青是很清晰的女权主义者,她的思想和文字都清晰而出色,对女权问题 有很多真知灼见。可惜,抗日结束,内战爆发,苏青为了活命在日占区写作也成了很多人打击她的借口。丁玲在革命话语内也试图思考过,不过丁玲比起苏青来,还 是浅多了。

后来就是共产主义话语与妇女解放话语的重合,阶级解放代替了独立的妇女解放,女性权利一直被看成是阶级解放的一部分。1949 年之后,女性被给予了很多权利,但是中国男权制的意识形态并没有根本改变,男女都一样 都像男的一样的社会一方面赋权女性,一方面给女性身上加上双重负 担。对这段时间的思考,我觉得韦君宜的短篇小说《爱人》曾给我很大震动,但是总的来说,这段时间没有出现独立的思考者,也不可能出现,虽说中国的社会主义 女权主义者比如蔡畅、邓颖超等对提高女性社会地位有很大贡献,可是思考的框架还是在革命话语之内的。她们的的思考,我们需要重新发掘,重新阐述,作为我们思想源泉的一部分。

1978年改革开放后,女性整体地位下滑,虽然知识女性后受教育的女性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看看今天,一方面是传统回 归,比如一夫多妻(妻妾)制在中国男权社会里从来都是正宗,无论是清朝,民国还是共和国初期,看看国家领导人,那个不是三五个太太?不过是新的女人来了, 把旧的扔了,表面上一夫一妻,实际上不是,现在就更变本加厉了,哪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没有情人?二奶小三这么多,说明了传统的无处不在。

同时,自1978年以来,中国女性跟过去比任何一个时代比,都越来越成熟了,到现在,一个独立的女权主义思想可能或可以形成了,不依附于任何其他话语的女权 主义思想,专注女性权利的女权运动可能出现了。因为一百年来,女权所依附的各种宏大叙事都在最后的时刻牺牲女权,我觉得这个教训让我们铭记,必须有独立的 女权运动。那些动不动就说,中国人权还没有,提什么女权的这类话语,就是想再次站在男性的立场上牺牲女权。我觉得现在很多女权主义者对此都很警觉,那些以 为中国目前的问题就是其他的改革,比如体制改革问题等等,我同意,但是把女权问题放在第二,放在次要地位上,这种话语一直在重复,整个二十世纪都重复的是 这种话语,独立女权主义者对此是很警觉的,不想再当附庸了。

我这样用几句话叙述一百二十年来的中国女权运动,真是太简化了。总之,一百多年来,中国没有独立的女权主义运动,因为中国女性权利的争取一直与其他话语密切相连,现在我觉得中国女性追求独立的女权运动的意识开始成熟,我很有信心,我阅读中国女权主义者写的书,评论,网站,对这点很有信心。

(这个采访稿是初稿,请大家提意见!)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3-04-13

阅读次数:2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