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结果公布前后

我在大选前的2月末抵达莫斯科,后来又去了圣彼得堡,看见俄罗斯街头大选气氛浓厚。两个城市到处都伫立着总统候选人的宣传广告牌,除了普京的画像最多以外,还有俄罗斯号称排名第三的独立寡头候选人普罗霍洛夫,他的画像在圣彼得堡尤其多。

2月26日中午12点,我还亲历了莫斯科小环发生的“快闪行动”,这是俄罗斯知识分子和市民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反普”活动,由于该活动没有在当地有关部门申请,大约持续了1个多小时就匆匆结束了。参与者完全来自网络——策划、组织、联络是实施全靠互联网推动,再一次与普京力主的电视传媒力量形成暗中博弈态势。

整个活动期间,俄罗斯主要的大街小巷都有警察与活动参加者对峙,但是没有冲突。

“快闪行动”行动的参加者告诉我,参加者大有2万到3万5千人,彻底的自发行为,年轻人为主,涉及各个阶层。我在阿尔巴特街看到了一批莫斯科大学的学生,问及这次活动和大选之后的预测,他们说,活动重在参与,结果可想而知,不过,他们说,大学毕业之后最好的结果,还是到欧美去读书,他们对俄罗斯的政治改革前景不抱太大的希望。

俄罗斯总统选举投票4日举行。俄中央选举委员会5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普京以63.6%(63.75%)的得票率获胜。根据俄罗斯媒体的说法,这次俄罗斯总统的选举舞弊行为,一点也不比2011年12月国家杜马选举时的舞弊行为少。于是乎,俄罗斯社会便发出质疑之声:总统大选有欠公正,选举结果有欠公允。这就是俄罗斯为什么在大选第一轮结果公布后,发生民众自发走上街头抗议的原因。

根据俄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4日公布的数据,普京获得了63.6%的选票,久加诺夫17.14%,普罗霍洛夫7.40%,日里诺夫斯基6.25%,米隆诺夫3.80%,据有关部门还统计,大约95%的俄罗斯公民参加了投票。而全俄舆论研究中心的另有统计,普京获得58.3%的选票,久加诺夫17.7%,普罗霍洛夫9.2%,日里诺夫斯基8.5%,米隆诺夫4.8%.3月4日来自普京大本营高层的信息,普京在全国大选分部负责人所提供的比较公正的信息,是普京获得了58%的选票。

俄罗斯另有一家民营调查机构透露说,本次总统大选实际投票率为64%,(还有一说是65.3%)。俄罗斯政治学家杜尔斯基认为,他掌握的数据,是这选举比往任何一届总统大选投票率都低。2007年,梅德韦杰夫竞选总统的时投票率为69.7%.本次投票,创纪录的投票率是在高加索,3月4日中午12时,达吉斯坦共和国的投票率竟然一度达到100%.

街头游行和两派的占领与对抗

3月4日晚,支持普京的俄罗斯青年组织“我们的人”为与反对派的游行相对抗,从晚9点就开始占领马涅什广场,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大街一带,距离红场一箭之地。早些时候,一些支持普京的团体还占领了三大广场:原克格勃大厦前的“卢比扬卡”广场、沼泽广场和革命广场,就是2011年12月10日和24日发生反对派示威游行的几个广场,换句话说,就是在选举结果公布之日,莫斯科所有可能发生游行和机会的广场在晚21点前后,基本上都被占领了。结果迫使反对派在4日晚上22点之后,攻占了距离红场大约4公里的普希金广场,即俄罗斯电影院到街心花园之间的一小块空地,包括普罗霍洛夫、亚夫林斯基等反对党的领袖和大约2万名群众参加了集会和演讲。

此后,一个小时之内,大约10万“挺普”群众涌进马涅什广场,22:45分,普京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陪同下,登上了广场上临时搭建的舞台,他大声说道:“我们已经展示过,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可能强加给我们。我们的人确实处于容易辨别对新生事物的向往和从政治挑衅中复原的状态,因为它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摧毁俄罗斯国家和篡夺权力。”

说到此,俄罗斯总理的热泪夺眶而出,引得世界媒体发出一片感慨,虽然稍后总理新闻办公室主任别斯科夫赶忙澄清,说总理流泪乃是寒风刺眼,而非男儿弹泪。不过,看来,媒体和观众似乎更愿意听到,普京是因为胜券稳操,喜极而泣。总理新闻办公室主任之所以特别出面澄清“眼泪”问题,完全另有原因,一轮大选结束后,有些媒体炒作普京流泪是做秀,和他摔跤、骑马、打猎,开飞机一样,所以,别斯科夫特别告诉传媒,这次流泪真的是天气原因而不是做秀!

据普京竞选总部的工作人员透露,普京的支持者和“统一俄罗斯”原先并没有在选举之夜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的计划,但是鉴于此前,反对派多次发动“反普”示威活动,他们才不得不“接招”,在街头举行“挺普”活动。纵观俄罗斯和苏联时期街头革命的传统,就不难理解,在俄罗斯人心目中,上街游行示威是社会政治活动中多么重要的一个举措。

结果,3月5日,马涅什广场和普希金广场同时举行了“挺普”和“反普”示威活动。警察和联邦特警说,一旦反对派的游行越界,就会被立即取缔。看来,莫斯科的游行示威治安管理是有明显偏向。

俄罗斯有媒体称,很多“挺普”的游行者有国家派出的大巴车接送,从一地拉到另一地,在市内巡回游行,这种做法,就如选举时流动投票的舞弊方式如出一辙,俄罗斯人形象地将这样方式称作“旋转木马”。“挺普”的游行者带着统一配发的保暖帽,聚在一家电影院门口喝着热咖啡,对记者提出的问题笑而不答。

网上直播和大选公正性受到质疑

在大选开始前夕,普京宣称为了确保选举最大限度地透明,组织了大选观察团(有人说,观察团确实成立了,但是,人选绝大多数都是“挺普”的)并且开设了网站进行现场直播。但是,俄罗斯观察员和专家说,本次大选的舞弊行为丝毫不比去年12月杜马选举的舞弊行为少,很难说,这次选举是一场公正和诚实的竞选。

俄罗斯将2012年总统大选进行了网上直播,这在网络世界引发极大关注,不仅仅因为选举是政治事件,而且俄罗斯相关部门还确保每个投票点都有现场直播,这主要是想堵住公民社会的嘴巴,以免他们又说选举不诚实。最后,部分地区弄巧成拙,网上直播了很多违规事件,并通过镜头传遍全国,比如,车臣一个选举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竟在镜头前面把一大摞填写完毕的选举日报,扔进了垃圾堆。事后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该选举点的选举结果作废。

俄罗斯政治学家科涅夫在3月4日当天就揭露,俄罗斯总统大选存在舞弊现象。他亲眼所见数个群体在数个城市反复投票,这在俄罗斯被称作“旋转木马”式的舞弊。这些舞弊者早就与投票站的工作人员串通好,他们每到一家投票站,就举起护照,护照上按照约定别着彩色的曲别针,以便工作人员立即就认出他们来。

政治家图尔斯基揭露大选舞弊行为时候说,选举填写表格标准式样,根据所需数量从各区政府下发到个地段选举委员会,之后,便产生对各个候选人的选举结果。地段选举委员会撤销之后,工作人员并不清点当日选举记录,也不对照看网络视频监控情况,他们不按照选举结果统计投票人,而是按照各区政府下发的选举表数量统计投票人数。

莫斯科还有一种选举舞弊行为,被称作“死魂灵”式的,就是有人启用已经注销的户口参加选举。专家调查结果显示,这样的舞弊具有一定规模。更有甚者,莫斯科有人甚至在选举时不出示身份证,而仅仅凭机构介绍信和工作证就来投票站填写选举表。莫斯科多个地区都有类似的情况,而且被观察员和记者抓到了现行。莫斯科的警察部门透露,据他们目击,莫斯科州以及联邦一些中小城市,都有选举违章和违法现象,更有舞弊情况,这些证据这为普京第一轮竞选胜利蒙上阴影。

但是,普京竞选总部主任,电影导演戈沃卢新对记者说,3月4日的大选是俄罗斯历史上最诚实的大选,因为,我们的竞选无论从民心到设备各方面都是最佳的。中央选举委员会也说,没有发现舞弊现象。不过,俄罗斯民间选举违章雕调查机构说,截止3月4日21点,他们共收到全国选举违章和舞弊举报2800起,他们已经上报给了中央选举委员会,但是尚无信息回馈。

反对派感到失落,普京需谨慎行事

普京在马涅什广场和后来与竞选总部工作人员见面时两次指出,他竞选成功,粉碎了妄图篡夺国家权力的“第三种势力”,并振臂高呼:“光荣属于俄罗斯!”他只字不提与几位竞争对手和反对派的对话的事。后来,还是新闻秘书出来打圆场,说普京作好了与反对派出面对话的打算。

普京事后与普罗霍洛夫通过电话,祝愿他领导的右翼党派走向成功。米隆诺夫和日里诺夫斯基先后祝贺普京当选。3月4日当夜,普京未与久加诺夫通电话互致问候,不知是否因为当天傍晚久加诺夫曾公开表示,本次大选结果“不真实”。

俄罗斯所谓体制外的反对派,也认为大选结果“不真实”。以纳瓦尔内为代表的发对派组织“俄罗斯选举”委员会也曾在其召开的会议上这样公开宣布。

俄罗斯政治学家杜尔斯基预测,俄罗斯反对派在历经总统大选之后,其活动力将迅速衰弱,其原因之一就是,在去年抗议杜马选举舞弊的大规模游行中,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政治实力。本次大选结果使反对派遭受严重打击,政治热情受到极大挫伤,很多人表示,悔不该在去年12月的游行集会上的表现过于温和,留下如此遗憾。

普京的政治顾问普夫洛夫斯基认为,普京在重返克里姆林宫后,要谨慎行事,灵活应变,确保国家政治的凝聚力不涣散。普京应该知道,应付总统上任后的第一年不易,一定要注意培养和扩大手下有责任心的团队,以便得心应手地治国。他还预测,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国家,党派与普京的冲突会逐渐加剧,诸多关系出现裂痕,各种危机也会加剧,这都是普京要面临的问题。

普京新总统团队早就在筹划之中,普京委托的筹划人,一个是谢尔盖·伊万诺夫,一个是他的助理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因此,不久的将来,普京新领导班子,特别是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的人员名单即将出台。目前,俄罗斯各个部长办公室热议的话题,就是在普京和梅德韦杰夫角色转换之后,他们的前途将如何。部长们心中都在暗中期待5月份普京的加冕典礼之后,新总理梅德韦杰夫出面组阁的时候还会不会把他们再组进去。但是,目前克里姆林宫里还有一种传言,说普京重返总统宝座,梅德韦杰夫不一定出任总理,果真如此,那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普京上台之后,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等重大决策的方向如何,目前预测为时尚早。“圣彼得堡政治”基金会主席维诺格拉多夫认为,普京制定新的治国方针的时间表,预计要从3月15日之后开始,此前,他首先要处理好的就是反对派的问题,而要处理好反对派的关系,普京就得千方百计地证明,他的成功是一个即公平又公正,既合理又合法的结果。只有这样,普京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安抚和遏制反对派,从而为他未来6年的总统之路扫清障碍。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