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丹·史密斯:天安门广场(张裕译)

Share on Google+

学生的诗

昨夜我睡在天安门广场
梦见一个新时代已开创
白牡丹在玉石林中绽放
一座桥连接地球和太阳。
自行车群在蝴蝶翅膀上
它们带着我们高飞远方,
我们在希望潮流中漂浮
像风筝穿过无云天那样。

但日光早入天安门广场
是时候我们做完这梦想。
坦克随第一丝晨光滚动
到听闻那警棍和枪声响。
盲人喊:“我能听到枪射击
而且闻到空气中的烟呛。
哦,告诉我,你们看到什么
在这广阔的天安门广场?"

失明多么幸运! “烟雾浓浓
笼罩在伤亡人员们身上。
花瓣被擦伤,而牡丹花头
被弹雨扫折散落在地上。
蝴蝶翅膀被碾碎进泥土
我们的鲜血正流向海洋。“
哦,他失明双目泪水盈眶
而我自己苦泪使我变盲。

邓小平的诗

当我在他们年纪
穿山越岭
深雪里,
我双脚裹着稻草,
夜加倍
冷饿交集
冻疮肿
浸泡尿里
以减轻疼痛而已。
当开始解冻換季,
我们都被捕挨打
国民党人用棍棒
使我们青紫遍体。

现从我坐的地方
用香料丝绸装璜
垫在我的漆椅上
我已听到了枪声
就在天安门广场。
其实你们应知道
我有过犹豫彷徨
只是短暂而不长,
在人性和正统间
做岀选择
不难想。
我们也付过代价
为我们征服四方。
我们把这个国家
颠倒过来,但现在,
我这年纪,真不想
再活得
如此动荡。

在暗中仍是水塘
在我的窗口下方,
一条大鲤鱼游泳
总以不变的框框。
我们开始行进前
它就在那个地方,
当我将离去之时
它仍会一直游荡。
把你的胳膊给我
扶我走去那水塘,
而且拿几片米糕
都随你一起带上。

母亲的诗

我求他别去
但怎么可能
期待他服从
此时到处是
年轻潮流淌
如此快而强。
昨晚旧床单
他用墨笔写
遗嘱尽希望
今晨日出时
他走向死亡。

这是我唯一
有他的肖像,
拍自天安门
安定似天堂
在去年冬天
较早有雪降,
距离不大远
他今倒下亡。
他们抱他头,
犹如红高粱,
然后带他走
就在板车上。

他是我独子
只因听从党。
现他们取走
我唯一儿郎。
孤独我听见
脚步在门廊
但那仅只是
夜风一阵阵
试图进门响。

(张裕译)

艾丹·史密斯(Aidan Smith O.B.E., 1933-2004):英国教师和诗人,大英帝国官佐勋章获得者。

来源

阅读次数:4,5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