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游前南之十二

秦川雁塔 2016-12-21

寻找斯特里拉斯古城未果,我们又回到了桑扎克的首府——新帕扎尔。这时已是夕阳西下,天色眼看就要变暗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往科索沃,今晚的住宿地已经预订在普里兹伦,也就是说进入科索沃后还要走很远,经过科索沃北部的米特罗维察、中部的首都普里什蒂纳一直要赶到她的西南部。所以我们真的不能再在塞尔维亚流连了。

我们知道塞维尔亚与科索沃的关系从科索沃战争以来一直就不正常。在联合国特派团管理科索沃时期,是以联合国的名义与塞尔维亚进行日常必要的政商往来的。但是从2008年科索沃宣布独立以后,由于塞尔维亚不承认科索沃独立,因此双方的交往就变得十分困难。一直到2013年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塞科双方签订了布鲁塞尔协议,作为权宜之计,在塞尔维亚不承认科索沃独立的情况下,双方恢复了包括交通、邮政、司法、人员和物流的日常往来。

在新帕扎尔导航找路

从那时开始塞科边界就有了边检和海关,塞尔维亚对前往科索沃的人员采取只查验不盖章而默认的出入境方式。因为在塞方看来,这不叫“出境”,验过签证后不盖出境章就放行,但进入科索沃那边的海关则会盖入境章,因为科方认为你是从国外进入的。反过来从科索沃进入塞尔维亚也一样,科方盖出境章,塞方不盖入境章,塞方认为这是在塞的地盘上往来,等于没有出入塞的边境,所以也不叫入境。盖章则涉及到他们的国家主权问题。

按这种规则如果从塞入科再返回塞境内,这不会有麻烦,因为科方已有入境记录,证明你是合法入境,自然会让你合法出境,而塞方则不要求出境记录。但是如果从塞尔维亚进入科索沃再到其他国家就有一个问题,从一个主权国家完整的海关检查规则看,出入人员的出入境记录必须完整,如果从塞入科的记录不完整,下一个国家接受你从科索沃入境就会产生疑问,他们愿不愿接受一个“秘密进入科索沃”的外国人就不一定有把握了。

我们也曾考虑不从塞尔维亚直接进入科索沃,而是从塞尔维亚进入黑山,再从黑山到科索沃。因为黑山承认科索沃独立,与科索沃的关系是正常的。但是这样一来就要绕路,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所以我们在北京电脑演练的时候就决定冒一点险,试一试从塞尔维亚直接进入科索沃,想着第三国应当知道塞科关系的这种现状,不会为此刁难我们。加上出行的第一天耽误了时间,导致第二天的时间也很紧迫,更没有别的选择了。所以我们就直接从新帕扎尔开向科索沃。

本来从新帕扎尔到科索沃首都普里什蒂纳之间有一条常规的道路,即经E761南下再转E65向东南,这条路全程是“欧洲公路”,而且E65顺伊巴尔河而下,不用翻山。可是车开出新帕扎尔城不久,我们爱冒险的王团长就开上了一条山间小道。

前方就是206地区公路了

这条道路在地图上也可以找到,叫做206地区公路。但是在一般的GPS搜索中并不会指示车走这条路,有的地图甚至并未标注为可通行道路。但是看起来它比“欧洲公路”里程短,算是抄了个近路。我们开上这条路后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此路既无里程碑也看不到任何路标,一路上不见过往车辆,坑坑洼洼的一些路段窄得甚至都无法调头,看来只能一门心思走到黑了。路边树木茂密,但一路都没有居民点,显得很荒凉,路况也不好。大家心里都捏把汗不知道这条路能不能走下去?它会通向何方?会不会遇到阻拦?会不会又让我们折道而反?只有团长好像自信满满一个劲的往前冲。

就在这时,后面那辆灰白车被一块大石头磕了一下,一会儿仪器显示胎压下降,一会儿又有别的报警信号,大家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在这荒无人烟前不巴村后不靠店的山路上,如果车子抛锚趴窝了该怎么办?而且已经天黑,只能硬着头皮前行,后来发现好像不是胎压不正常,而是测量胎压的仪表不正常了,胎压的数据一会儿上升,一会儿下降,下降还好理解,比如出现了漏气之类的毛病,但是它怎么又升上去了呢?大概能挺过去,我们这么心理安慰着紧跟前车一往直前。

在我们爬上大山梁后,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山谷,我知道在我们的左手就是伊巴尔河河谷,真正从新帕扎尔到科索沃的欧洲公路就从那里一马平川地经过。可是我们现在走在它的上方200-300米的山梁上,从新帕扎尔到米特罗维察附近都是山路。我们大家猜想,这条路是什么人在使用呢?后来想到这条路通到米特罗维察,它正是现在科索沃仅剩的塞族人最大的一个居民点。有趣的是,我们正从东正教的塞尔维亚开往穆斯林的科索沃,可是新帕扎尔所在的桑扎克地区是塞尔维亚的穆斯林区,米特罗维察却是科索沃的东正教区。所以我们是从一个东正教国家开往穆斯林国家,同时却是从一个穆斯林城市开往一个东正教城市。

米特罗维察新桥

米特罗维察所住的科索沃塞族人应该和塞尔维亚本部的联系很密切。而且在科索沃战争期间,米特罗维察塞族民兵和南联盟之间有密切的军事往来,当时北约空军的轰炸很厉害。这条206地区公路大概就是当时运送军火的秘密通道吧。我想起了我们在柬埔寨、老挝走过的胡志明小道,就开玩笑说,我们今天是从“米洛舍维奇小道”进入科索沃,这是要去打游击啊。XY君忙说,我其实挺向往这种生活的。大家顿时有了一种神秘感。

等到看到一片灯光时,这时我们才发觉,都已经进入科索沃这么深了,是什么时候过境的啊?怎么没有关卡呢?原来关卡是在欧洲公路上,我们从“米洛舍维奇小道”进来根本没有过关,等于是“偷渡”入境了。这下倒好,塞出境和科入境的记录全都没有,再去下一国时他们怎么看我们这些“偷渡客”呢?大家纷纷打趣说,我们就像支援科索沃的外籍援兵,通过米洛舍维奇小道偷偷来到了“作战区”。

“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科索沃首都

更正

在《克宁传奇看转型》一文中作者提到:“缅甸的昂山素季、印尼的苏加诺、印度国大党钱德拉鲍斯都曾经有过亲日的表现” 此处的昂山素季应更正为“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特此向各位读者致歉。

———————————-

微信ID:qhjy_gzh

(长按二维码,欢迎支持秦川雁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