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因诵结缘(一)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9-06-24

1

袁明亮决定创立读书会的前一天,特意跟妻子吕燕好好地谈了一次心。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表面上看,搞读书会是社会公益活动,但背后的花费一定不小。袁明亮从工商局停薪留职,独自创业才两年,虽说公司经营得不错,很快就上了轨道,但也不是钱多烧得慌。所以,吕燕打心眼底是不支持的。她希望袁明亮能把公司规模做得更大更强,那个时候搞读书会才更有底气。袁明亮却忍不住了,他说,反正迟早要搞的,早搞是搞,晚搞也是搞,再说,咱们还有大佬支持嘛。袁明亮嘴里说的大佬,指的是吕燕闺蜜的老公马继增,桔州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大亨,深耕桔州二十五载,桔州的楼盘差不多有一半是他开发的。吕燕说,那行吧,你好自为之。

做通了吕燕的工作,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袁明亮打开“桔州闲聊”微信群,发布了一条简短的通告,为促进“桔州闲聊”群网友之间的线下交流,特于本周五晚八点,在双龙大厦1719房间举办茶话会,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加。

“桔州闲聊”是袁明亮在有了微信之后,第一时间组建的,里面大多数网友都曾经是“桔州闲聊”QQ群的骨干。而再往前追溯,则是“天涯”虚拟社区“桔州论坛”的老战友。大家之所以这么多年,坚持在一起,当然不是因为男欢女爱,而是有着共同的爱好和信仰——爱好读书,信仰保守主义。

爱好读书,不用多说。关于保守主义,倒是需要解释一下。从字面意思理解,保守主义很容易被误解为守旧,抗拒新生事物,是社会发展的阻碍者。但其实恰恰相反,学术意义上的保守主义,指的是保守自由和自由传统的主义,而这正是一个国家和社会走向自由和繁荣的基础,与此同时,成熟的保守主义的存在也是健全社会的一个重要思想标志。

袁明亮发出通告后没几分钟,就有了回应。第一个报名的是易大旗,他回复的信息是,报告群主,朋友前几天送了我一包“熟普”,周末拿过来和大家分享。第二个报名的是特喜欢装B的老领导,他回复的信息是,老领导愿意准时光临指导工作。第三个报名的是唐老鸭,别看他因为中风,右手完全不能动弹,左手打字却快如飞,他回复的信息是,残疾人走路慢,有可能晚几分钟到。第四个报名的是灿烂千阳,她回复的信息是,一定提前半个小时到,为“老领导”做好服务工作。她的信息同时艾特了“老领导”,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学“老领导”的装B风格。第五个报名的是向天再借五百年,他回复的信息是,茶话会以后,能否AA吃宵夜?第六个报名的是发如雪,她和灿烂千阳是很要好的闺蜜,所以,干脆就复制了灿烂千阳的信息,同样也是为“老领导”服务。第七个报名的是云淡风轻,他的回复信息是,老婆那天要上晚班,但可以带崽一起过来。第八个报名的是小标,他回复的信息是,现在香港会见友人,尽量提前赶回。第九个报名的是火车轮,他回复的信息是,现场拍照我包了!第十个报名的是刘约翰,他回复的信息是,我从河西长江广场出发,有顺路的朋友,可以私聊我坐顺风车。

报名很快截止,袁明亮仔细统计了一下,有三十八人之多。1719房间显然坐不下,幸好楼上的1819是一间茶馆,挤个四五十人没问题,想到这,袁明亮反而舒了口气。他原本担心搞读书会,不会有几个人响应,毕竟,现在的都市人,大家都忙得很,在网上扯扯还行,一本正经跑到线下来交流,可能就没什么人愿意了。不过,现在看来,情况还算好,两百人的群,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人报了名,大大超出了预期。

吕燕也很意外,但她又暗自算了另一笔帐。三十八个人,每人一杯茶,最少需要花费五百七十元,如果再配几包“九总”槟榔和“芙蓉王”香烟,七百块就不见了。虽说以袁明亮现在的经济实力,还负担得起,但长期这么搞,还真让人心疼。

袁明亮之所以坚持要搞读书会,并非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为了实现大学时的一个梦想,那就是改变长期埋在中国人内心深处的陈腐、野蛮的封建专制主义思想观念,普及西方发达国家自由、平等的文明理念。袁明亮大学学的是汉语言文学,研究生则念的是法学和经济学。所以,他同时拥有文学学士、法学硕士和经济学硕士三个学位。虽说现在的中国,硕士博士早就不稀奇,但对袁明亮来说,这三个学位,都是通过辛勤的汗水和无数个不眠之夜换来的,其间的含金量,肯定不是那些学术混混所能比得上的。也正因为如此,即便离开学校这么多年,袁明亮依然保持着每天阅读两个小时的习惯,在他看来,读书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当然,在袁明亮看来,即便是读书也是有境界高低之分的,经典的小说、散文,经典的西方哲学、政治学、经济学著作是他的最爱,而那些宣讲如何取得人生和事业的成功,如何抚慰心灵的安宁之类,统统都是被他弃之不顾的垃圾书。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在桔州开创爱读书、读好书的风气,让市民朋友少打一点麻将,少去几次酒吧,多花点时间用来阅读。

事实上,中国人的平均阅读时间是非常低的,这一点每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搞排行榜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来。袁明亮希望桔州不仅是全国有名的“高铁之都”,同时也能成为全国有名的“文化之都”,“文明之都”。

不过,说起来,桔州的文化氛围其实也还是蛮不错的,原因是新提拔的市长阴福民是一个典型的文人。他当年不仅以衡山县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后来做了省委副书记的秘书,也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文学的追求,多次在省级乃至国家级文学刊物上发表散文。所以,他上任之后,桔州市对文学、文艺有了相当大的重视,也正因为如此,最近几年,官方创办的各种名目的读书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比较有名气的有桔园区文联主办的“桔园读书会”,桔叶区文联举办的“桔叶读书会”,市化工厂举办的“清香读书会”,等等,不一而足。

但在袁明亮看来,这些官方举办的读书会,过于四平八稳,读的书不仅平庸、大众化,而且参加的人,没几个有独立思想。其实,这也正常,这些读书会的参与者,大多数是体制内的从业人员,多年来受到的教育,早就使得他们的思想僵化、腐朽了。袁明亮当然也明白,高唱赞歌和激烈批评相比,后者有巨大风险,但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责任就是做社会的批评者和监督者,做普通市民的启蒙者。

至于“桔州闲聊”微信群,经过几年的精心运作和维护,从之前的二十多人,发展到了现在的两百多人,整整壮大了十倍,这其实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因为表面上,这个微信群是桔州本地人组建的闲聊群,但袁明亮对入群的要求非常严格,那就是追求公平与正义,崇尚自由与平等,关心时政,关心国家前途和命运,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热爱阅读,如果对保守主义有一定了解,那就最好。虽然,这样的要求并不高,但在桔州这样的内地三线城市,到底还是显得有点特立独行了。偶尔有不符合要求的网友想进群,袁明亮都予以拒绝,他觉得,与其让不符合要求的人进群后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不如从一开始就消灭于萌芽。他不想跟无谓的人做任何的分辩,那样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在他看来,你永远都叫不醒装睡的人。

现在,离周五还有三天时间,袁明亮把早已想好的读书会会名,通过微信发给了楼下打印店的小柯,要她在周五之前做一块广告牌,方便悬挂于会议现场,虽然,读书会主要阅读范围是西方经典文集,但会名却古典得很,四个字,因诵结缘。小柯收到信息后,发来一个OK的手势,同时附上一段软绵绵的语音,保证完成任务!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阅读次数:7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