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因诵结缘(二)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9-06-26

2

由于提前做了预订,所以, “清甜茶楼”中午的时候,就早早就打出了“晚上客满,已包场”的牌子。但是,仍然有一个小女生和一个小男生,从中午起就坐在了里面,怎么都不肯离开。女生的名字叫易潇潇,桔州工业大学三年级学生。男生的名字叫卢兴北,是谭维维的男朋友,田心机械厂的电工。他们俩之所以从中午起,就泡在“清甜茶楼”,也不完全是为了谈情说爱,大半是为了“蹭书”看。“清甜茶楼”虽然名字取得有点俗,但满屋子的书架,一排又一排的新书,却又使得整个茶馆的格调上了好几个档次。此时,易潇潇读的是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卢兴北读的则是杨显惠写的《夹边沟记事》。

茶楼老板叫田静,是一位长发飘飘的大美女。大概也是被易潇潇和卢兴北认真而又专注的神情打动,始终不忍心催他们俩离场。倒是易潇潇出门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茶楼被包场的指示牌,她问田静,晚上是有什么活动吗?田静说,是的,所以,不好意思了。那我们等会就走。谭维维指了指还剩一小半的《沉默的大多数》,说,马上就看完了。

小姑娘喜欢王小波?袁明亮一进茶楼大门,就听见了易潇潇和田静的对话,他是来布置会场的,手上拿着的正是那块“因诵结缘“的广告牌。

是的,我和我男朋友都是王小波的粉丝。易潇潇说得颇为自豪。

很好,小姑娘多大了?还在上学吗?袁明亮进一步追问。

,大三,下半年,就大四啦。易潇潇回答得倒也干脆。

那行,晚上我们“因诵结缘”读书会,举办成立大会,要不,你和男朋友一起参加?

“因诵结缘”?好雅致的名字,好呀,好呀,那我们就不走了!易潇潇原本就不想离开,现在能继续留下来,当然高兴。

那就不要闲着,要你男朋友帮帮忙,咱们把这块广告牌挂上去。袁明亮心意一转,暗自想,公司业务繁忙,自己不一定每天有时间,如果请这个小姑娘做读书会的义工,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不容易把广告牌悬挂好,桌椅摆放整齐,一下子就到了饭点。“清甜茶楼”不提供餐饮,所以,袁明亮邀请二人去楼下的“醴陵饭店”吃饭。也就这么一餐饭,易潇潇和卢兴北很爽快地答应做读书会的义工。袁明亮之所以对易潇潇印象好,当然不是贪图小姑娘长得漂亮,漂亮的姑娘满大街都是,但愿意做王小波粉丝的,却少之又少。袁明亮早年对外自称“王小波门下走狗”,可见他对王小波是多么的喜爱了。

时间过得很快。从7点开始,参与聚会的人员陆续来到茶馆。第一个到的,依然是易大旗。易大旗中等身材,留一头过颈的长发,乍一看,像个一直在周庄画画的画家。他是袁明亮的老朋友了,友谊可以追溯到“天涯”虚拟社区时代。他是某某气功的信仰者,不仅自己练,爸爸妈妈也跟着他一起练。据说,这种气功练到某个较高层次,能够开“天眼”,能够有病治病,无病防病。袁明亮对此,是不以为然的,曾多次劝他不要再沉迷下去。

第二和第三个是同时到的,她们是灿烂千阳和发如雪。灿烂千阳平时一个人在手机店看店子,无聊之余,喜欢上网看新闻,一次,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境外网站,看到一部有关抗战的纪录片,这才知道,自己多年来在学校受到的历史教育,实在过于主观,过于片面。于是,决定深入探索一番。结果,不探索则已,一探索,就停不下来了。她发现除了抗战的历史,其他如辛亥革命时期的历史,北洋军阀时期的历史,解放战争时期的历史,统统和自己以前学的不一样。她因此越来越困惑,最终通过“天涯”找到了袁明亮。袁明亮的回答是,历史从来都是小女孩,怎么好看,就怎么打扮,所以,这个过程当中不可避免的会失真。要想知道历史的真想,只能多阅读,多思考。听了袁明亮的话,灿烂千阳茅塞顿开,强烈要求加入“桔州闲聊”,说是要向大家好好学习。其实,灿烂千阳年轻的时候是琼瑶粉丝,经过袁明亮的引导,几年功夫,读书格调就提上来了,对此,袁明亮也是颇为得意的。

至于发如雪,虽然常年在服装市场卖衣服,但受灿烂千阳的影响,也变得越来越关心时政大事,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老公却因为癌症过早去了世。生活的艰辛并没有消磨掉她对美好生活和美好事物的追求。甚至,她内心深处对社会公平正义的渴望,比普通人要强烈得多。原因是她在老家邵阳的房子,被房地产开发商非法强拆,为此,她坚持把这家房地产开发商告上了法庭,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她败诉。由此,她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要想在这个国度生活得有尊严,就应该想办法推动这个国家从人治转变到法治,从野蛮转变到文明。

第四个到的是向天再借五百年,平常大家都叫他百年。他早年曾在《人民日报》下属的二级机构做新闻调查记者,因为违反宣传纪律,在境外媒体揭露某省部级官员的贪腐大案,被予以辞退。无奈之下,只好回到老家桔州,开了一家指纹锁门店,做起了个体户。虽然,离开新闻岗位已经将近六年,但他对官员贪腐依然恨之入骨,他的微信朋友圈转发最多都是某某官员被抓的新闻。对此,袁明亮也曾和他探讨过,说到底,中国的腐败就是因为缺乏公开的监督,而最好的监督就是新闻监督。只可惜,新闻监督在中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第五个到的是唐老鸭,他走路的姿势和赵本山小品《卖拐》里面的范伟一模一样。所以,他对这个小品很没有好感,认为有讽刺、嘲笑残疾人之嫌。要知道,在西方国家,嘲笑残疾人,歧视残疾人是一件极其不道德,没有素质的事情。他毕业于湖南大学,在当年,这显然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尤其让人惊讶的是,在校期间,他还一个人跑去北京参加了那一场举世震惊的运动。毕业后,他先是在一家银行做柜员,之后下海做了一个包工头,短短几年时间就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脑溢血,差点就让他去见了阎王。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不但所有的积蓄全部花光,人也只剩半边身子可以动弹。所以,他基本上,就是依靠群里的朋友募捐才能活下来,这当然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但他并没有丧失对生活的热爱,相反,每天认真阅读、思考,物质生活的贫瘠,并没有导致他的精神世界的崩溃,这一点,还真是所有人学习的榜样。

第六个到的是小标。他是一位旅游达人,几乎每年都要去好几个国家,他的观点就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几乎每次联系他,他不是在火车上,就是在飞机上。当然,他也不是不读书,只是,读得有点片面,清一色的西方政治学典籍,什么《极权主义起源》,什么《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之类。这些书,都是袁明亮在读研时期才接触的,而小标学历很低,仅初中毕业。所以,袁明亮有时候高度怀疑小标是否真的看懂了这些书。不过,每次在群里聊天,小标总能侃侃而谈,且谈得还挺有一定道理。这一点,袁明亮也不得不佩服。这也说明,有时候学历并不等同于学识。但这还不算,小标全世界溜达,不用工作,钱包始终鼓囊囊,才是袁明亮最佩服的。或许,小标的爸妈是隐形富豪吧。

第七个到的是云淡风轻。他是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的湘潭老乡兼铁粉。为此,他不惜两次飞去台湾观看马英九的就职典礼。在他看来,台湾真正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礼义廉耻,忠孝节悌无一不深入到台湾普通老百姓的骨髓。所以,他平常读得最多的是国学经典。最爱看的电视是中央电视台的《百家大讲堂》。

第八个到的是火车轮。他是山东高密人,也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老乡。他之所以定居在桔州,是因为高考考入桔州工业大学,认识了家在本地的同班女同学小倩。毕业后,二人立刻结了婚,并在双方父母的赞助下在桔州高新区买了新房。小倩从小学习声乐和钢琴,一曲《青藏高原》唱得人荡气回肠,火车轮则学得一手漂亮的摄影技术,拍出的照片美轮美奂。所以,夫妻二人,小倩开培训班教授钢琴和唱歌,火车轮在婚纱店给新人拍照,小日子过得倒也红红火火。只不过,火车轮特别喜欢上境外网站,尤其爱看国家领导人的八卦新闻。这些新闻,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让人半信半疑。关于这一点,袁明亮没有少劝他,毕竟,都是一些无法证实的事情,看多了,很容易上境外反华势力的当。

第九个到的是刘约翰。他是警察出身,岳父曾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只可惜,未及等到退休,就因病去世。没有了岳父的靠山,他的警界生涯立刻陷入了停滞,想着继续上升几无可能,于是,把心一横,辞去了派出所所长的职务,停薪留职,下海开办了一家保安公司。靠着过去十多年积累的人脉,公司业务倒也蒸蒸日上。

第十个到的是老领导。老领导个子虽然矮小,走起路来却颇有老领导风范。他之所以取这么一个网名,纯属圆少年时代的梦想,那就是长大了当一个省长。只是,理想虽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不要说省长了,在老家他连个村民小组长都没有捞到。现在,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桔州百货大楼送货。为此,他特意刷了好几张信用卡,买了一台半新不旧的二手皮卡车。不是今天给顾客送空调,就是明天给顾客送电冰箱。一天下来,累的屁滚尿流。正因为如此,他总觉得这个社会对他不住,他认为自己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却沦落到替人送货扛大包的地步,实在是命运的不公。所以,他业余时间主要就是泡在网上各大时政论坛指点江山,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形容他是最贴切不过了,那就是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很快,三十八个人全部到齐。除了上面十个人,是袁明亮的铁哥们,其他的人,大多是后来陆续加入进来的群友,有的,和袁明亮关系很好,有的,袁明亮并不熟,还有的,甚至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有着共同的价值观,有着共同的追求目标。

按照会议流程,每个人都有一分钟的自我介绍。主要就是介绍自己的姓名,网名,年龄以及从事的职业。每听一个人的自我介绍,袁明亮都会认真做记录。会后,他初步统计了一下,三十八个人,仅八名女性,七零后占主流有十八人,六零后和八零后次之共二十人,九零后仅仅只有易潇潇和她的男朋友卢兴北。算上他们俩,参会人数共四十人。至于职业,则五花八门,有律师,有公司职员,有贸易公司老板,有中学教师,有口腔科医生,有旅游公司导游,有百货大楼店员,有的士司机,有小区保安,等等,不一而足。

袁明亮首先阐述了自己为什么要创办读书会的原因,之后,大家轮流发表意见。首先讨论读书会会名“因诵结缘”。结果,大家都挺满意,几乎全票通过。紧接着讨论每个月集体阅读的书目,关于这一点,袁明亮早就拟出了一个下半年的清单,具体如下:

七月——《诗经》
八月——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九月——福泽谕吉《劝学篇》
十月——霍布斯《利维坦》
十一月——刘军宁《保守主义》
十二月——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这几本书,既包含中国文学,也包含外国文学,既有中国学者的研究精华,也有东西方学者的百年经典。所以,大家也都比较满意。倒是诗人宋三木说了句,我个人推荐读一读余光中的诗?袁明亮想了想,说,余光中的诗虽然也还不错,但到底算不上经典,明年我会组织大家读艾略特,他的代表作《荒原》,被认为是英美现代诗歌的里程碑。

会名定好,书目选好,确定时间的环节,发生了强烈争执。有的认为,应该定在每周六,因为大家都有时间,有的认为应该定在周日,因为周六是家庭聚会日,还有的认为应该定在周一或者周二。总而言之,一周七天,几乎每一天,都有人提议定在那一天。最后还是袁明亮一锤定音,定在周四。因为周末大家都要陪家人,周一周二,是一周工作的开端,比较忙,周四进入大家都差不多忙完了,可以喘口气了。这么一说,的确还真有点道理,虽然仍然还是有个别人不满意,但既然大局已定,也就别无选择。

时间过得很快,全部流程完毕,时间指向了十点整。向天再借五百年举手提议,报告会长,现在时间已晚,为庆祝读书会正式成立,今晚能否集体宵夜庆祝?袁明亮点了点头,说,我没有意见,你看其他人有没有意见?这么一说,所有人都觉得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四十个人,除一些家庭主妇和怕老婆的,还剩二十二人,老领导大手一挥,说,大家跟着我一起出发。老领导或许是刚刚才从顾客家送完货回来,工作服都没有来得及换,脏兮兮的,后面跟着的美女忍不住捂住了鼻子。但他浑然不觉,仿佛在指挥千军万马一般,袁明亮在一旁看着,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阅读次数:8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