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蒲青:解决台湾蓝绿恶斗.洪哲胜提出最优策略

Share on Google+

民主亚洲基金会会长洪哲胜。图/朱蒲青摄

台湾从1996年总统直选以来,迄今已经23年,这段期间蓝、绿恶斗不断,也轮流执政,从事台独运动31年(台独联盟美国本部第一副主席、台湾革命党主席)、致力中国民主运动21年的民主亚洲基金会会长洪哲胜博士接受《新头壳》专访表示,台湾长期面临中国并吞的强大压力,但内部恶斗问题从未停歇,解决内斗问题比这次的总统选举议题还要来得更加重要。尽管民进党的继续执政有一定的助益,但是若没有提出最优的解决策略,就无法触动并根本解决滋扰台湾政治23年的种种难题。他提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台湾策略”,希望获得大家认同。

台湾蓝绿恶斗.中国得利

自美返台参加《六四30周年国际研讨会》的民主亚洲基金会会长洪哲胜提出解决台湾问题最优的策略,他表示,蓝绿长期恶斗每到大选时,就斗得你死我活、异常悲愤,现在应该是把它终结的时候了。这个策略的要点在于把恶斗极小化,促成内部团结,并形塑台湾人的共识。

接着下来,他提出三个重点,首先解析台湾各种政治势力的集体经验沈淀──姑称为“政治基因”;其次鉴定基于所有这些政治基因所会催生的“政治性向”──喜爱什么?讨厌什么?以及喜爱和讨厌的程度又是如何;其三再从性向分析探索有无产生台湾内部团结的既有因素,并进一步探索当前存在着哪些有待克服和有待加强的课题。最后,再给出解方,当然是根据各种政治势力的性向以及对于相关课题的态度,找出至少可以让对方接受的具体解决方案,让台湾的政治摆脱恶斗,理性化,正常化,进而促成团结。只有经常通过这样的分析和综合,咱们才能有把握拟订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优策略。

他认为,即使在国民党员的政治基因里,也只有少数政客倾向于投奔中共当局。那些从中国来到台湾的众多外省人,他们留在中国的至亲,即使没有反共行动,也因为有着“台湾关系”而遭到中共当局非常恶毒的清算斗争,因此,中共当局可以说是这些外省人的不共戴天的仇人,既然如此,国、民两党事实上有着足以促成“团结”的空间,这就使得寻找最大公约数、乃至共识有其可能。

这次返台,他想趁此机会向各团体游说“团结台湾”的重要性,并首先指出若是继续内斗,只会把台湾消耗掉,让中国有机可乘、占领台湾。

这次民进党重新执政,蔡政府在年金改革施政步骤上,的确有其考量上的不够周到,它应该设法给予军公教退休人员及其家庭一些适当的安抚。另外,同婚方面也是类似的问题,蔡政府应该联系赞成同婚的先进组织,加强努力说服一些教会牧师、神父、以及信徒们,让他们理解:同婚是当今世界的进步方向、是一种新的普世价值,台湾因为有这个运动,广获国际先进国家的赞赏,以免再一次流失一些教会信徒的选票。

总统接见中国民运人士.会中洪哲胜提建议

昨天蔡总统特别在总统府接见《中国六四30周年国际研讨会》王丹等等成员,洪哲胜也是受邀访宾之一。他向总统表示,他1967年去美国之后,从事31年的台湾独立运动。解决了台湾的民主化问题之后,又参与了21多年的中国民主运动。他并表示:很高兴看到蔡总统在六四30周年这个场合公开接见中国民主运动者。

民主亚洲基金会会长洪哲胜接受新头壳专访。图/朱蒲青摄

52年独立和民主化运动.洪哲胜:不悔人生历程

针对当年从事台独运动,洪哲胜说,那时没有一个参与者,认为有生之年会看到今天台湾民主的景象。大家决意终结国民党的独裁统治以便迈向民主。这一代没完成,下一代、再下一代一直继续奋斗下去,直到目标达成,没想到1996年就得以全民普选总统了。

在别的场合当中,他说:“六四运动给我很大的鼓舞,而六四屠杀,也让我痛下决心,等台湾民主之后,我就要全力支援中国的民主运动。”1996年台湾人民通过全民普选总统,给李登辉政府授以统治台湾的权力,台湾就踏出民主的第一步。不久,他就开始全心全力地献身从事起中国的民主运动,一直坚挺到今天,还在继续努力奋斗。

对于一生长达52年的时间投入台湾民主独立运动和中国民主运动,回首这段岁月,洪哲胜说,他很欢喜、也很开心,因为这是他无悔践行自己的理想的历程。

(朱蒲青:《新头壳》newtalk副总编辑)

原载《新头壳.独家专访》2019-05-24

阅读次数:8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