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王全璋案,比你想象的更残忍

Share on Google+

(德国之声中文网)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她的丈夫,一位正直勇敢的人权律师,自从在2015年“709”案件中“失踪”以后四年未能与家人见面的政治犯。仅仅长期剥夺与家属的会面权利这一条,就足以证明中国司法的荒唐与罪恶。但是,这里的罪恶永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根据李文足友人透露的信息,在会见王全璋之前,她已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跟其他被迫害的人权律师一样,王全璋显然遭受了足够多的身心折磨,他可能像李和平那样苍老,像李春富那样恐惧。但是,她没有想到,王全璋见到四年未见的妻子、儿子和姐姐,更多的表情却是冷漠和焦躁。

李文足和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分别通过网络发表了会见手记。李文足见到的丈夫,“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

全璋的目光仿佛没有焦距,并没有与我四目相对。他目光空洞,不知道看向哪里……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滞的、麻木的。他看着我流泪,仿佛在看一个外人,而不是他四年未见的妻子。

王全秀见到的弟弟是这样的——

王全璋,脸庞黑瘦黑瘦,一个原来头脑敏锐的律师,竟然要照着稿子和我们说话!他见到我们目无表情,没有一点喜悦。四年了,他不想念他的老婆孩子吗?不想念他的感情深厚的同胞姐姐吗?

王全秀还透露:在她与李文足会见王全璋前三天,临沂监狱竟然避开她们,跟当地政府合作,偷偷开车将老父亲接到临沂监狱,会见了王全璋!老父亲和王全璋均未提及此次会面,显然被要求保密。

李文足和其他“709”家属坚持抗争四年,得到包括美国国务院、欧盟以及多个国际人权组织声援,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在内的全球支持之后,才有了这次见面机会。显然,临沂监狱鬼鬼祟祟积极安排见面极不正常。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王全秀写道:我说谁告诉你这是高血压啊,他一听就非常的烦躁,一个劲的强调他现在不吃药了。他好了。他什么都好!监狱很好,看守所很好!

李文足写道:……突然,全璋一下子焦躁起来,说话声音都高了八度:“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的,比你们想象的更加残忍。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他曾多次和当局冲突,甚至被拘押,但都不曾屈服。他主张要“不断碰撞抗争”。他是“709”系列案中拘押时间最长、家属和律师未能会面时间最长以及最后一位被审判的人,据称其原因是他拒绝配合当局“认罪”表演。

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罪恶之处不仅在于它发生了,而且在于它每天重复地发生。仅是近年以来,李波、桂敏海、王宇……都在当局的拘押和折磨之后,说出了“我有罪”、“我很好”、“不需要你们关心”等言语,甚至威胁再关心就要放弃外国护照。当局并不真的以为谁会相信这些话,他们要让世人知道自己可以多么残忍和荒唐。

很多中国人对仁人志士的想象还停留在当年国民党对待共产党的画面中:共产党员遭受身心折磨,仍然坚贞不屈,走上刑场也要高呼政治口号。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也有权利决定如何为自己而抗争

同样侮辱人智商的配套表演是,“五毛”倾巢出动攻击抗争者:既然丈夫要求你放弃上访,专心带好孩子,那么你为什么还不肯闭嘴呢?你这到底是在救夫呢,还是为自己表演?你背后有多少外国势力在支持?

李文足当然知道,坐在监狱会客室的玻璃隔壁后面,被看守严密监控的王全璋,四年来遭受了多少非人折磨,毫无疑问被一再以家人的安全作为威胁。尤其是年幼的孩子,未能在他们的成长中尽到父职,是很多异议人士都难以承受的疼痛和歉疚。

这也证明了李文足抗争的正当性和必要性,她不仅为王全璋的自由,也为自由的王全璋而抗争。而且,王全璋受迫害,也是她自己和他们的孩子受迫害,她也有权利决定如何为自己而抗争。

正如“中国公民运动”组织在为她颁发2017年“杰出公民奖”时在颁奖词所称颂的那样:她不仅维护她和丈夫的合法权利,而且维护了王全璋等人权律师所坚持的法治精神,为所有人争自由求公义。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29.06.2019

阅读次数:1,5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