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诰烽:占领立法会大楼后 反对运动“勇武”与“和理非”两翼间的谅解

Share on Google+

2019-07-03

香港7·1“反送中”年青人占领立法会大楼,经过惊心动魄的几个小时,结果和平结束,当晚并没有发生大冲突和大流血。

最初很多人对冲击行动感到不解,更有人担心立法会内大批警察在抗争者快要进入大楼的一刻撤走,是摆空城计,引抗争者进来,让他们乱来之后镇压,博取舆论同情警方。最后示威者在立法会内,显示出极大的克制,贴出告示劝谕其他人不要破坏图书馆和文物。占领者在餐厅冰箱取饮品,也自发付费。

当晚,示威者在宣读了宣言、对象征权贵权力的画像与区徽涂鸦或拆除后,便像灰姑娘一样,一到十二时便迅速撤退,避免与重新推进的警方发生冲突。当一众示威者已经撤离大楼、得知还有几名示威者正死守大楼后,百多名示威者即奋不顾身在警察已经兵临城下之时,折回大楼将死守者抬出来,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示威者的克制与义气,令不少不同意冲击的反对派,也没有像以前一样谴责他们的冲击行为和与他们割席。民阵游行起步时,警方以立法会正出现冲击为由要求他们取消游行或改以湾仔作终点。但他们坚持以中区作终点,并强调要保护每一个人。在占领后的早上,一直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民阵更发出一封家书,表示“我们纵然不希望见到暴政催生的种种行动,但我们绝对理解和明白抗争者的选择。昨夜一众学子,奋不顾身,放手一搏,其实只是踏出了比我们所有人都更有勇气的一步。我们可以对不同的行动手法有不同看法,但我们恳请大家,不要指责,不要割席。”

当冲击、占领立法会在进行中时,也有十个民间团体,包括家长联盟、伞下爸妈、绝食明志、基督众乐教会等,向林郑月娥发出公开信,表示“理解抗争者的绝望和愤怒,他们为了保卫香港的自由、人权、公义、和法治,已做了很多……今天所造成的一切一切全都是因为当权者的无能和偏听”。而在周二(2日)早上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联合记者会,所有发言议员,均没有与占领者割席,而是将矛头直指林郑政府的麻木不仁。

这次占领立法会事件中,“和理非”派终于找到坚持绝对非暴力路线和不与不同手法同路人割席的平衡,客观上造成了“勇武”派与“和理非”派的互谅与团结,达到类似当年美国民权运动中马丁·路德金与Malcolm X之间的默契。“和理非”派对占领行动“不同意但理解”的取态,可能也是很多温和民主派支持者的态度。如果占领立法会真是政府设下的陷阱,让抗争者失去支持和被孤立,那么这次抗争者真的没有中伏。

这几个星期,北京已经与《逃犯条例》修订保持距离。不少建制派大将,均已表示可以接受正式撤回方案。八名前政府官员,亦发公开信,要求特首就6月12日的冲突成立独立调查小组。林郑本来已经有足够空间作进一步的妥协,化解矛盾。但她不知是为了面子还是什么,竟然寸步不让,使矛盾升级至此。政治问题,终归要用政治解决。林郑有无大智慧化解危机?实在不容乐观。抗争的路还很长,我只希望这运动烘焙出的抗争两翼之间的谅解,能够继续巩固。

RFA

阅读次数:7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