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在加拿大著名的“反国庆日”活动中,我亲眼目睹了冲突全过程!

Share on Google+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2019-07-05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日,全国各大城市的都在举行庆祝活动,我的原住民朋友们也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活动,不过这可不是国庆活动(Canda Day celebration),而是反国庆活动 (Anti-Canada Day celebration)。原住民为什么要在这个举国同庆的日子里来给政府添堵呢?

因为他们和加拿大政府有着长达数百年的恩怨。

原住民与加拿大政府的3笔旧账

众所周知,加拿大政府是由欧洲移民成立的,而他们占用的土地是从原住民手中连抢带骗搞到手的,这是第一笔帐。

白人政府不但抢占了原住民土地,还企图同化原住民,胁迫他们放弃包括宗教、语言、家庭和生活方式在内的原住民文化,其中最恶名昭彰的莫过于原住民寄宿学校,白人政府强行把原住民儿童送去住宿学校进行同化教育,导致原住民家庭破碎,文化割裂,这是第二笔帐。

 

停止殖民化

另外,还有原住民妇幼的权利保障问题。

由于原住民社区存在各种历史创伤,导致他们在抚育下一代时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很多原住民父母在寄宿学校长大,自己没有家庭,也不知道该怎样抚养孩子,白人政府没有采取较好措施解决这种矛盾,而是以对孩子有益为理由,直接把原住民的婴幼儿抢走,送给其他家庭收养,尤其是送给白人家庭。

与此同时,原住民社区偏远落后,由于各种原因,相比于普通女性,原住民女性的被谋杀率大概高六七倍,政府不愿意花费资源去调查案情,而是选择姑息罪犯,进而加剧了针对原住民女性的犯罪,这是第三笔账。

 

加拿大国旗被改成了原住民图腾旗

因为有着这些新仇旧恨,白人政府的国庆日,就成了原住民的国殇日。如果白人不登陆北美,原住民可能至今还过着采集和狩猎的平静生活,他们的土地、文化和家庭也都不会遭到破坏,因此,7月1日对他们来说何庆之有呢?

在这种背景下,6月底,一位原住民女性领袖邀请我去参加她们在省政府门口举办的国殇聚餐活动,夏日炎炎,在家也没什么事情,我们欣然答应前去凑热闹。

国庆唱反调冲突事件

中午12点多,我们一家来到安大略省政府所在地Queen’s Park,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公园,中间坐落着一幢古典大厦。

省政府大楼

国庆日的省政府广场上颇为热闹,许多家庭都带着孩子们来参加省政府举办的庆祝活动,唱反调的嘛,当然只有原住民这一支独一无二的队伍,我们在公园东边的树荫下找到了原住民朋友们的据点。

原住民朋友在聚餐和唱歌

咋眼看去,原住民的据点跟其他活动帐篷也没什么区别,不过仔细一看,原住民帐篷周围的树上和地上都少不了他们特有的旗帜或标语,内容包括原住民部落图腾,反对殖民主义,抗议政府忽视原住民妇幼权益,等等,旗帜鲜明地向公众告知了他们的目的。

加拿大国旗被他们绣成了血泪旗帜

聚餐方式是西方常见的potluck,就是每家各带一道菜或甜点,我们当然也少不了贡献自己的一份心意。帐篷边还支起了一张桌子,共小朋友们写写画画。总之如果不看标语的话,简直就是一个和睦的亲子活动的聚会点。

然而,平静的聚会没过多久,几个原住民朋友就跟省政府保安发生了冲突,坐在草坪上的我们听到不远处传来嘈杂声,于是跟着大家一起跑过去看热闹。原来是一个原住民朋友爬到了省政府门口的铜像上,手中高举象征着被谋杀原住民女性的红色长裙,另外一个原住民在铜像底座上贴告示。

原住民朋友爬上了铜像,高举象征被谋杀原住民女性的红裙

这样的加拿大名人铜像,在白人眼中是爱国者或英雄,在原住民眼中却是殖民者甚至屠夫,尤其是眼前这一座麦克唐纳(John A. Macdonald)铜像,麦克唐纳是加拿大第一任总理,由于他对原住民的强势态度,近年来不断有人呼吁去除跟他有关的历史遗迹,比如卑诗省的一座类似铜像就在去年被拆掉了。

原住民朋友因为在铜像底座上贴标语被捕

话说回来,省政府的保安发现了在底座上贴告示的原住民,立刻冲过来把她按倒,还上了手铐。这还了得,原住民可不是好欺负的,他们一向十分团结,几十个原住民和我们这些参与聚会的人纷纷赶到,与此同时,警察也络绎不绝地赶来增援。

原住民支持者纷纷赶到,警察处于观望之中

我赶到的时候,看到邀请我的那位原住民领袖正在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斥责保安和警察的行径,而那位被拷住的原住民,已经被解开了手铐。

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几个记者模样的人也扛着长枪短炮赶了过来。我的朋友演讲完毕之后,提着原住民乐器赶来的人们,开始击鼓唱歌,大家在铜像下齐声高歌,十来个警察默默站在周围,样子却都是心平气和的。

这是她贴在铜像底座上的两张告示标语

其实,原住民是省政府门口的常客,他们三天两头到这个公园来抗议,还经常搭起帐篷来露宿在政府门口,保安和警察们早已见怪不怪了。加拿大的白人政府,心知理亏,而且不想扩大事态,对原住民的抗议通常都会网开一面,我的原住民朋友经常在省政府或市政府门口安营扎寨,一住就是几十天甚至数月,政府拿他们也没办法,只好等着他们住够了自己走人。

2017年,原住民朋友跑到专门管理原住民事务的机构门口,整整在那里住了六个月,直到圣诞前夕,白雪皑皑,他们才拆了帐篷走人。在这种背景下,原住民颇有底气,比如我们的聚餐活动,从不用申请手续,当然普通市民是绝对不能跟着学样的,否则一定会被拘留,谁叫你不是原住民呢?人家丧失了自己的土地和文化,隔三差五跑来发泄一下,也是情有可原吧。

更何况,原住民的活动基本上是十分和平的,一般都是聚集在一起击鼓高歌而已。

看不惯原住民的白人男性

在今天的国殇聚餐中,还发生了一两个直接跟我有关的小插曲。

比如,当警察围观的时候,很多路人都表示了对原住民的同情或至少理解,但也有一两个反面角色,基本都是中老年白人男性,他们看不惯原住民的“嚣张”,认为原住民无权抗议,在那里催促警察采取激烈手段。

当然,警察们都训练有素,他们有针对原住民的特殊政策,不会贸然动手。

省政府楼前高举红裙的原住民朋友

铜像前的示威结束之后,我和大家一起回到聚餐帐篷附近,我在给地上的标语拍照时,一个老年白人男性突然接近我,问我为什么要拍照,我说就是个人喜好,他立刻说:“这些都是宣传(Those are all propaganda)!”宣传(propaganda)原本是一个中性词,但在这里却是贬义,类似于“洗脑鼓吹”的意思。

于是我立刻回答:“哦,我可不怎样认为(Oh, I don’t think so)!”“哼,就是的(Yes, it is)!”我不再理睬他,而是走去跟朋友们一起坐在草坪上,唱起歌来。

铺在草坪上的原住民标语

傍晚,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来了两个穿制服的,站在树下跟我的那位原住民朋友说话,我刚开始以为他们是警察,走过去才辨认出是省政府的保安。我很好奇,想知道这两个对立的群体在交谈些什么,于是走过去倾听。

两个保安,一女一男,女性较年长,显然是领导,男性那位较年轻,跟着她,一声不吭。女领导看到我过来,立刻邀请我加入对话,我们的声响惊动了坐在的草坪上的其他人,一转眼,所有的原住民及其朋友又都赶了过来,把两个保安团团围住,这也是原住民的基本对策,有事一定要相互呼应,不能让其中一个落单。

女领导当然是有一手的,她若无其事,跟大家解释政策,据说刚才是发生了误解,保安拷人是没搞明白他们是原住民,她得知是原住民后,立刻就让保安解开手铐,等等。

女领导向原住民的活动表示理解:“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1年。你们是最棒的团体。你们是我在省政府见过的最棒的团体(I have been worked here for 21 years. You are a beautiful group. You are the most beautiful group I have ever seen in Queen’s Park)。”

她的话未免有些言不由衷,明显是客套话,那位原住民领袖即我的朋友也说了一些客套话,最后女领导说希望我们临走时把贴在树上的告示揭掉,我们这一方欣然同意,于是大家有礼貌地互相道别,各自离去。

回来之后,发现今天的反国庆冲突已经上了新闻。

Global News和Toronto City News都播出了相关消息和录像。西人喜欢抗议,在举国同庆的日子,这种唱反调的事件,倒也不足为怪,新闻录像中那位发表演讲的紫衫女性就是我们的朋友,一位很了不起的原住民领袖,即原住民文化中的“勇士”(Warrior)。

感谢她,如果没有她的邀请,我也不会有机会目睹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不会对西方的公民活动有这样直观的了解。

本公号欢迎读者来稿,采用即有优厚稿酬,稿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
海外华人关注的热点分析;
华人在海外的生活感悟与奋斗故事,本人亲历与采访他人均可;
移民留学亲历过程与经验教训。
稿件要求真情实感,不能做假,也不可有歧视言论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加交流群请先加投稿微信,ID:yiqijianada 转发必读文章并截图,验证后可入群。

商业推广需求请发邮箱:[email protected]

阅读次数:1,015
Pin It

关于 “叶青:在加拿大著名的“反国庆日”活动中,我亲眼目睹了冲突全过程!”的一条评论:

  1. 我很好奇那位白人男性的言论有何根据,莫非这里面还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