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幸好我有否决权!

Share on Google+

参议院真的通过投票,推翻我发布的国家紧急状态法令。没想到共和党党内10多人倒戈,支持民主党提出的这份决议。我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但他们应该很清楚,我还有否决权。自从民主党人捣鼓出这一决议案,我就决定要否决。因为它将增加我们国家边境的犯罪、毒品及人口贩卖。移民事务顾问史蒂芬·米勒一直建议我动用否决权。我也是我当总统以来首次行使这一权力。总有第一次。而且,我的法令被推翻,这是一种耻辱。我必须保护好这一法令。有了这一紧急状态令,我可以筹集到近100亿美元的修墙资金。这完全是为了解决我们边境的人道主义危机。

我当初宣布紧急状态,主要是为了钱,修墙钱。因为我当时被迫签署的预算案,是一个不包含我57亿修墙费用的预算案,我本来不打算签署,但国会共和党人都已通过,为了避免政府关门让我难堪,我不得不签署它。为了心理平衡,我必须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名义上是为了阻止南部边境发生国家安全和人道危机,实际上是为了修墙,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拿到修墙所需的费用。作为商人总统的我,这叫资金的再分配,资源地最优配置。

我感谢那些投票反对该提案、支持边境安全的人,坚定不屈的共和党人!那些和民主党合流推翻我法令的共和党人,终归是嫉妒我当了总统。比如昔日败给奥巴马的罗姆尼,我没有让他当国务卿,他便成功参选了参议员,试图以此制衡我,找存在感。他实际上是一位失败者。连奥巴马都打不败的人,终将也是我的手下败将。

副总统彭斯一直负责和国会参院共和党人接洽,希望让那些反对我法令的共和党人回心转意。我也通过彭斯私下向他们承诺,如果他们能够保住我这一紧急状态令,我会支持国会修改法律,限制未来总统在宣布紧急状态方面的权限。现如今,我只能放弃这样做。为了反对我,一些共和党人投赞成票,等于投票支持佩洛西、支持犯罪和开放边境。

但我终究会否决它。国会终归一场徒劳。

国会认为我挑战了它的“钱袋子”职能,但我宣布紧急状态也是“依法行事”。上世纪70年代的紧急状态法,不就是国会通过的吗。如果有人想告我,告我滥用职权,我不怕。我终究会赢。

多维客2019-03-14 22:04

阅读次数:24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