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斯:特朗普的“红场”幻梦

Share on Google+

更新于2019年7月10日 02:25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爱德华•卢斯

如果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率领的军队没有“控制空域”并占领机场,美国独立战争可能一败涂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是这样想的。

从他以前发表的各种演讲来看,特朗普的美国独立日演讲堪称自我克制的典范。特朗普似乎没怎么偏离自动提词器。现场没有“把她关进监狱!”、“建墙!”之类的呼喊声。人群并未处于那种情绪之中。

当天下午,近乎雨季才有的倾盆大雨让空气变得潮湿。对特朗普来说,站在雨点迸溅的防弹玻璃后发表演讲,是一个展示当年美国革命军向英军出动的那种空中力量——一架B2轰炸机、两架F-22“猛禽”(F22 Raptor)战斗机以及6架F/A-18“超级大黄蜂”(F/A-18 Super Hornet)战斗机——的好时机。段子手也许会这样编。

实际上,特朗普此次出丑突显了民众对他用军事化的方式庆祝美国独立日的两种不同反应。

第一种反应是当作娱乐。这位美国总统对战机编队低空飞行表演近乎孩童般的喜爱,只有批评者在他搞混美国基本历史事实时幸灾乐祸的程度能与之相比。低空飞过的昂贵战机让特朗普感到欣喜若狂。另一种反应是担忧。此前没有哪位总统会让自己————或者用特朗普的话说,“你们最喜爱的总统,我!”——成为独立日庆祝活动的焦点,也没有哪一位总统把独立日庆典变成对美国军队的赞美。

美国独立日是在纪念非军事化的独立宣言的发布,当时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宣布所有美国人都拥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它纪念的是一种理念的诞生,而非一场军事斗争。

然而,特朗普决意以自己的方式庆祝这一天。这颗种子是两年前他作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客人出席法国巴士底日(Bastille Day)国庆阅兵时种下的。坦克、战机、导弹和密集排列的军人满足了特朗普对权力应是什么样子的想像。正如一位观察人士所言,“这就像看到一个孩子得到了一套新的乐高(Lego)玩具”。于是就有了上周四晚在林肯纪念堂(Lincoln Memorial)前那场被雨水浇透的演讲。

但特朗普此次庆典遭到了来自多个方面的反对。一些批评人士称,他为了政治目的劫持美国最隆重的国家假日之一。坐在他周围的受邀贵宾中,有许多人收到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和特朗普连任竞选班子的门票,而且大多似乎都是共和党人。

而传统上,为团结美国民众,这个日子一般都是举行非政治活动来庆祝。杰斐逊的独立宣言谈到了“对人类舆论的尊重”。特朗普似乎无视很多美国人的意见。正如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之一贺锦丽(Kamala Harris)所言:“总统需要意识到,这是美国的生日,而不是他自己的生日。”

此次庆典还因其军事色彩而引人注目。特朗普的演讲分为了五个军事部分——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陆军和空军。在特朗普简要介绍了他们各自最著名战役的历史之后,军乐队吹奏了各军种的军歌。

7月4日通常是热狗、小镇游行、烟花、百威啤酒(Budweiser)和彩旗飘扬的日子。但特朗普的“向美国致敬”(Salute to America)颇有一种苏联意味。简直就是波托马克河(Potomac)畔的“红场”(Red Square)。特朗普一度叫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Joseph Dunford)与他一同站上讲台。

5000名士兵参加了此次庆典。一些士兵收到了该说些什么的指示(“我为服务这个国家而自豪”,“我为我的岗位和坦克而自豪”)。让他们现身广场或许是为了避免特朗普就职典礼上的一幕重演。在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上,航拍镜头显示现场人群非常稀疏。

更大的问题在于特朗普希望从这样的庆典中得到什么。答案可能很简单。这样的展示可以激发他的想象。美国第45任总统曾明确表示,他的权力观来自独裁者,而非民选领导人。

他公开表示对自己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伟大友谊”感到高兴,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感到钦佩。不久前,他与金正恩进行了第三次会晤。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他几乎毫不掩饰自己对西方国家领导人感到无聊。马克龙曾经是个例外。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已经凝固。

特朗普对威权领导人的羡慕延伸到了他们的执政风格。不久前在日本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上,美国所谓的“第一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等政治强人相谈甚欢,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和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只能尬聊。像沙特王室(House of Saud)一样,特朗普更喜欢让家族里的人来处理事情。

所有这一切都与美国独立日的精神相去甚远。杰斐逊起草的宣言谴责乔治三世(George III)在13个殖民地派驻常备军的暴政,称“他施加影响,使军队独立于文官政权之外,并凌驾于文官政权之上”。在飞行时代尚未来临的那个时候,崇拜军队就被视为一件坏事。特朗普对历史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email protected]

阅读次数:1,0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