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民:中国人一直在下跪与香港歌星的发言

Share on Google+

几千年华夏史,留给天地间的,只有“下跪”和“造反”,且一直延续至今。

有人看到“延续至今”这样的文字可能不满,甚至认为是诬蔑。其实也不必急着诬蔑别人“诬蔑”,只要多浏览大陆网民几条微信,就一定能看到这个所谓“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的民众给官员下跪、在政府门前下跪的图片或视频!这不单是汉民族耻辱,也是全体中国人即五十几个民族的耻辱。

按鲁迅说法,至少在两千多年里,中国人一生下地就是奴隶,只是奴隶们生活的朝代不同而已。但秦朝奴隶与明朝奴隶,绝没有本质区别。对鲁迅在《灯下漫笔》中那两句万分深刻的名言,后人的解读并不全面。在本人看来,鲁迅还想说的,就是那些即使“做稳了”的奴隶,也只获得了一种资格:即给统治者下跪。而那些求做奴隶而一时不得者们的造反,也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做一个真正“有资格下跪”的奴隶。《水浒传》中剿灭方腊的宋江们,最后接受了朝廷招安,就是最好例证(当然也是宋江的“初心”)。原来的造反者,归顺朝廷后获得的第一个资格:就是下跪。听着着实荒唐,然却又是不争的事实。

就是说,中国人世世代代所争也不过一奴隶资格,从没高于奴隶。清朝就规定,汉人官员是没有资格称奴才的。鲁迅在《且介亭杂文·隔膜》一文中说得很明白:“满洲人自己,就严分着主奴,大臣奏事,必称‘奴才’,而汉人却称‘臣’就好。这并非因为是‘炎黄之胄’,特地优待,赐以嘉名的,其实是所以别于满人的‘奴才’,其地位还下于‘奴才’数等。”

真正有“亡国观”的人极少。中国人的所谓“亡国”,往往不过是换一朝代而已,谁来做皇帝,与百姓无关,他们还是做他们的奴隶;而任何一个皇帝都不能没有奴隶。如果说巧夫难为无米之炊,那么皇帝也不可能在一个没有奴隶的土地上进行统治。杀人狂张献忠对此就有其独到认识。当年在四川那么疯狂杀人,据说他想的就是把人杀光,李自成皇帝也就做不成了。因此,亡不亡国即换不换朝代,或如鲁迅所说“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挣到过‘人’的价格”都无所谓。你知道吗,清军入关后,那些明朝奴隶们的反抗,未必是因为亡了明,只是那些男人不肯在头上弄个辫子而已。鲁迅在《头发的故事》中借人物之口(其实就是借机发议论)就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讲革命的时候,大谈什么扬州十日,嘉定屠城,其实也不过一种手段;老实说:那时中国人的反抗,何尝因为亡国,只是因为拖辫子。”

前不久在微信朋友圈读到篇文章,作者对当年一些不长脑子盲目跟着批判《水浒传》的人们不无讥讽。毛晚年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号召中国人批判《水浒传》,说什么水浒的要害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于是,生活在“伟大的”毛时代的百姓们倒也无所谓(何况当年很多人还是文盲呢),只有一些知识分子跟着“伟大领袖”,批水浒,批宋江,批梁山好汉,批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作者感到很可笑。只要问一句那些紧跟者,就能把当年那些人羞死:天天当作神一样地崇拜自己的“伟大领袖”,却批千年前的造反者不反皇帝!还有比这更荒诞的吗?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有个姓焦的,希望在中国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共产党能执政一千年最好”。可本人意见恰恰相反。一如北大教授郑也夫年初在《政改难产之因》一文中所言:中共领导人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因为在“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直白点说,就是作恶太多。

到了今日,完全可以说,中共统治一天,这块土地上的奴隶们也就只能下跪一天;统治一年,下跪一年。似这样不堪的政府,在人类已进入智能时代的二十一世纪今天,仍然统治着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星球上最高级别的组织联合国是有责任的。因为中共这种统治已经不止是全体中国人的耻辱,也是整个人类耻辱,自然也是联合国耻辱。

7月8日,香港歌星、民主活动人士何韵诗做为非政府组织(NGO)在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发言,控诉中共虚伪的“一国两制”,告诉全世界: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那里的民主自由被逐步削弱,真正的普选仍不存在,特首由北京的中共任命和控制,因此,她除了呼吁联合国应召开紧急会议保护香港人民,并鉴于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中国除名。

然而,面对代表香港大多数民众的控诉,中共在人权理事会的代表团成员居然提出动议,说何韵诗“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地球人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违反联合国宪章”最严重的正是代表中国的中共代表们。不仅如此,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就此话题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居然还笑了起来,说何韵诗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中国从人权理事会除名是“痴心妄想”。这当然不难理解。像耿爽这种奴才,大脑早已不是自己的大脑,其思维方式也早已是独裁统治者的思维方式,更不会意识到他自己天天自欺欺人,何等丑陋。

只要稍微了解中国大陆社会的人都知道,何韵诗所言,绝非只代表她个人心声,而是表达了无数中国人的心愿和期盼。可以想象,如果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是远在万水千山之外的瑞士日内瓦,且又有种种条件限制,而是很容易就能上去发言,估计要求控诉中共统治的中国人一定会排起长龙似的队伍,控诉这个统治集团七十年来对国内民众的残暴压迫。

因此,在这里,本人坚决支持香港艺人何韵诗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的发言,强烈要求联合国停止中共常任理事国资格,同时将中共从人权理事国名单中除名。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一直生活在中共独裁暴政统治下的几代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被独裁统治到死的人们。这届美国政府对联合国多次表达不满,其中一个不满就是反对一个最大的独裁统治政权居然是人权常任理事国。这实在是天大的笑话,也是对人权理事国这个组织的绝妙讽刺。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官员难道真的不知道中共一直实行的是独裁专制吗?难道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国内有多么打压言论自由和迫害民众吗?难道不知道中共早已失去代表中国人民的资格,而只代表极小一部分既得利益者吗?中共获得政权已经七十年了,至今仍不肯实行自由民主,联合国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要中国十几亿人等到什么时候?要知道已有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等了一辈子都没能等到啊!

中共非但不肯在大陆实行自由民主,就连用民主制度实行台湾与大陆两岸统一都害怕得要死。台湾早就有知名人士提出,大陆只要实行民主,台湾立即与中国大陆实现两岸统一。然而,中共总是强调“九二共识”,强调“一国两制”。谁都知道,那些说辞,都是中共的骗术,欺骗一些善良的人们。而如今,这种骗术因一天天被越来越多的人戳穿而破产,台湾政府和民众再也没有人相信中共的所谓“一国两制”以及那个“九二共识”了。

更可恶的是,中共不仅祸害中华民族,还要把他们那一套统治人民的无耻“模式”推向世界,试图改变世界。今年6月3日,美国罗伯特·斯伯丁将军在接受采访时就说了,中美贸易战,很多人关心的是“贸易”,其实,中美贸易战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简单,它关系到“我们想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斯伯丁将军认为中共是苏维埃和德国纳粹在意识形态和经济上的结合体,并且想影响西方进而影响整个世界,改变已被人类证明有效的价值观体系,因此,美国将中国列为“头号敌人”。这大概是中共始料未及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在新华日报上告诉中国民众:美国的道路就是中国将来要走的道路。可大半个世纪过去,他所创立的中共跟中国人跟全世界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直到今天,这个国家仍走着与美国完全相反的道路,并终于让美国政界认识到:“对我们未来的繁荣以及自由的最大威胁,就是中国共产党!”(罗伯特·斯伯丁将军)
公道自在人心。历史一定会有一个公正的评判。

2019年7月11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3/2019

阅读次数:1,0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