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田园很美,农村尚恶

Share on Google+

桃花潭李白 2019-02-10

一、

这个春节,我爹很忙,他要主持公道。

这事得从我小姑说起。小姑是爷爷最小一个孩子,既没有像我大叔那样顶替父位进了“供销社”,也没能像我大姑那样大学毕业进国企。她早早嫁在农村。农村遇拆迁,小姑的日子也很好过。但有个20出头,不省心的儿子。说不省心,其实是有轻度心理障碍,学名叫双向情感障碍,从高二开始,没法安心学业。从17到22岁,小姑就陪着儿子,四处求学求医。

就在前几天,这儿子,当着我爸的面,甩手给我姑一巴掌。我姑呆着,不敢动。我爸彪了上去:你竟敢打你妈!“有什么不敢的。我爸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我。”我爸这才知道,这不是儿子第一次跟妈动手。儿子曾让妈头上缝了十来针,也曾让妈面他而跪。将自己如今的学业失败、心理问题都推在当妈的身上。而这一切,孩子的爸爸,就在场,但如泥塑。

不仅孩子怪妈。丈夫、公婆也怪。说是当妈的宠坏了,说是当妈的求医不当。甚至说,是当妈的烂肚子生坏了。

年夜饭上,我爸就问了我姑父一句:当初发现孩子有问题了,她带着孩子四处换学校,四处求医问药,你在哪里?养好了,是应该的。养坏了,是女人的错。要你这个男人干什么?

二、

对女性深深的恶意,不仅在农村。大城市里的大报纸,也没放过。

就在刚才,刷到一篇《春节嘲讽山东人是文化堕落》。

作者开篇写“中国人之所以是中国人,不只是动物层面的种族和血缘,更主要是中华文化的传承。中华文明绵延至今,引以为豪的不是疆土辽阔、国人众多,而是文化之根,而“礼”字位列礼义廉耻之首”

关于“礼”,作者这样写:“一家人在一个炕上吃饭,爷爷奶奶自然不能缺席吧,父亲自然不用为你做饭烧菜吧,婆婆已经在忙活了,嫂嫂也在忙活了,此时,身为成年人、身为儿媳的你难道可以大大方方地坐在炕头等饭吃么?难道能让长辈、兄嫂伺候着你,而你却无动于衷吗?”

关于“孝”,作者这样写:“即便再穷、再脏、再土的农村公婆,他们依旧值得尊敬和孝顺,因为他们养育了一个好儿子,这个男人成为了你的丈夫。一个黄土地爬出去的有为青年,一个累死累活的农民老爹,多少尊重和孝顺都是配得上的。”

文章登于《人民日报》客户端。

说文化说儒家,不说男人要“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而是女人年夜饭不能上桌,还强调这是“礼”和“孝”。

什么鬼。

三、

这些年,每过一个春节,每回一趟农村,都要发自肺腑感谢改革开发40年,感谢城市化。24小时便利店真好,全套家政服务真好,远离农村礼教真好。田园很美,农村尚恶。

虽说钢筋水泥隔开了群居的情分,但也到底是隔开了族长、村长、七大姨八大姑,让人与人之间,生生有了界限感。大龄女性不用日日被催婚催育,离婚离异不再是羞耻被抛弃。虽说,如今的城市女性同样面临丧偶式育儿,活偶式家务,但到底是比几十年前好多了。

比起农村田园,我更爱大城市。城市对女性友好啊。城市让男人绅士暖男起来。

明天要早起复工,还是件高兴事。不是吗?

阅读次数:4,61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