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 2019-02-16

一、

有个武财主,喜欢交朋友。

一日,有神人托梦于他:别老交些不济事的酒肉朋友。有个叫田七郎的,那才值得结交,是可共患难的。财主上了心,四处打听,专程去拜访。田家是猎户,很穷,家里连个凳子都没有。田七郎拿下墙上虎皮,铺于地,和财主席地对聊。财主喜欢上淳朴又精干的七郎,取出银两相赠,七郎不要。又硬给,还是不要。推来推去,七郎只得去禀告母亲。稍许出来,又坚决辞谢。财主不依,再三要给,田母出来,厉色正言:“我就这么一个独子,不想让他侍奉有钱人!”财主脸一红,只好走了。

财主走后,田母告诉儿子:“受人知者分人忧,受人恩者急人难。富人报人以财,贫人报人以义。无故而得重赂,不祥,恐将取死报于子矣。”这个世上,你若受人赏识,便要替人分忧;若受人恩赐,便要急人之难。富人报答知遇之恩,可以用钱财,穷人怎么报答呢?是一腔义气。无缘无故受人馈赠,是祸事,将来要让你以死相报啊。细心的田母还发现,这个武财主面有晦纹,命有劫难,是个不祥之人。一番话,被潜伏在窗外的财主仆人偷听。回禀财主,财主“深叹母贤,然益倾慕七郎”。是的,一个好男儿的背后,通常有个智慧的母亲。这样的人,当然要弄到手,那是可以挡灾挡难的呀。

二、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精于算计的有钱人,一旦处心积虑起来,什么人网不住呢。更何况,他要结交的,是一个随时会陷入生计困顿的猎户。财主精心编织了一张逃无可逃的人情网。给你银子不要,那就想着法子买你虎皮;请你吃饭不来,那我就上你家吃。七郎妻子病死了,财主亲身赶来吊唁,又送人情,又买虎皮。七郎觉得欠他多了,一安葬完妻子,就进山猎虎,但连月无所获。财主又跑来,看着那些被虫子蛀蚀、毛都掉光了的旧虎皮,颇有风度地说,这些都很好啊,我全要了。心怀亏欠的七郎,埋伏深山几昼夜,终于猎得猛虎。给财主送去,财主说,他要为这只大老虎大宴宾客。他锁上了大门,留住了坚决要告辞的七郎。

席间,宾客满堂,财主却对七郎格外殷勤。又是添酒,又是置新衣,七郎不要,但一夜睡醒,自己的旧衣服早已不见。赶回家后,派儿子把新衣送回,拿回旧衣。可财主却说:“旧衣服啊,已经拆来做鞋底啦。”

我随身换的衣服,你竟拆了纳鞋底。什么叫披着感情外衣的“欺人太甚”,这就是吧。为还这一套新衣的人情,七郎又连着进山,给武家送了好多虎皮、鹿皮。偿付了这些后,七郎再不上武家门。对上门纠缠不休的武财主,田母也严词警告,指斥他不怀好意。

三、

可命运弄人。七郎惹上人命官司,下狱了。

听闻此事的武财主,四处笼络,仗义疏财。七郎平安回家了。可母亲改口了,她说:“子发肤受之武公子,非老身所得而爱惜者矣。”——从此,你的生命,是归武先生所有了。穷人报恩,唯有命。武财主,你得偿所愿了。

此后,田七郎来见武财主,并不说个谢字;财主再送他东西,他也不推辞。旁人觉得奇怪,觉得七郎好生无礼,唯有武财主知道,一个不轻易接受一分钱馈赠的人,他定不忘记一饭之恩。这人情,七郎他认下了,“小恩可谢,大恩不可谢”,哪需要言说。

这不,武财主有龙阳之好,养了三个。其中有个叫林儿的,恃宠生娇,调戏起财主的儿媳妇。财主儿子见了与他扭打,林儿跑到财主的死对头家,还传出武家闲话。财主恨得牙痒痒,扬言要杀了林儿。过几日,林儿莫名被抛尸荒野。死对头告到县衙,县官抓了财主和财主叔叔,一顿毒打,财主叔叔死了,财主放出来了。过几日,县官也莫名被杀了。躺在县官旁的,还有挥刀自刎的田七郎。

四、

田七郎的故事,来自《聊斋》。

孩子从书架抽走这本书时,我推荐他读的第一篇。蒲松龄这个狡猾的男人,在文末写:田七郎多义气啊,田母多智慧啊。他就是不肯写:人心多艰险,现实多残酷。他让读者自己去体会,自己去挨个摸机关,当一个人步步为营,用他自以为是的方式,对你好、帮助你的时候,值不值得你拿他当朋友,值不值你一腔赤诚相待。我们要如何面对他人的越界。

孩子尚小,读不懂这文字背后的人心世情。只是仰着脖子问我,为何田七郎在自杀之后,尸体还能站起来?是他有神力吗?

神什么力啊。那是赤诚被糟践的不甘心啊。你当他是恩主,他当你是猎物。

五、

聊斋里,还有一篇,讲得便是这“赤诚换赤诚,换不来,我就离你远点”。

说有个叫常大用的书生,痴爱牡丹。一日牡丹花丛中,得见一妙人,书生扑通跪地上:娘子必是神仙!这憨傻劲逗笑了女神仙。几经波折,神仙自带嫁妆,嫁了这常大用。两人婚后生子,日子渐渐平淡。常大用犯起疑心病,娘子不再是他的神仙,他想搞清楚,她到底什么来历。他不断追问娘子,她的姓氏、家人。拗不过,娘子回他一句:姓魏,母亲封曹国夫人。他又托故去了趟曹州,探访,真的没有魏姓。他宿于旧馆,见墙上有一首赠曹国夫人的诗。问主人,主人笑,带他去看,一株齐檐高的牡丹,曹州第一,人称曹国夫人。

回到家中,想问又不敢问,只把诗念与娘子听。娘子脸色骤变,折身出去,抱了孩子,说:“三年前,感君见思,遂呈身相报;今见猜疑,何可复聚!”三年前,你赤子般思恋我,我便全身心呈报你;现在你猜疑我,我这就走。说完,扔下孩子,消失了。

这个悲催的常大用,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明白,对他的牡丹娘子来说,他的猜忌,是冒犯,更是侮辱。好东西,他不配再拥有了。

水浒108好汉,多半都是猥琐男。活阎罗阮小七倒还有趣,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渔民,在去劫生辰纲时,曾说过一句:一腔热血,只卖与那识货的。情也好,义也罢,赤诚换来的应该是同等的赤诚。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