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会生活的妇人,是人间勇士

Share on Google+

桃花潭李白 2019-03-08

一、

讲真,比起女神、女王这些时髦称呼,我更喜欢妇人这个词。妇人这词儿多好,有我喜欢的烟火气,里头攒足了劲,要把日子过好的痴情与精明。毕竟,最后撑起人生的,不是什么人前光鲜和威风,也不是什么鸿鹄之志,是每一个数得着的小日子。

而妇人,是小日子的主人,柴米油盐诗酒花茶,都滴溜溜地,在她指尖打转。没有一代又一代的妇人,哪来我们什么传统和文明。

二、

说到妇人,就不得不提《浮生六记》里的芸娘。这个被林语堂先生赞誉为:中国文学史及历史上最可爱的女人。芸娘是清人沈复的妻子,与沈先生情投意合恩爱了半生,早早病逝。沈先生将二人生活种种,写成了《浮生六记》。小小一本册子,能流传下来,皆因先生笔下的芸娘,是个热爱生活也善于生活的小妇人。

比如插花,沈复就只知道插花材,可芸娘说,我有一计,能让你的插花活起来,只说出来有点罪过。她说:虫死色不变,觅螳螂蝉蝶之属,以针刺死,用细丝扣虫项,系花草间,整其足,或抱梗,或踏叶,宛然如生,不亦善乎?沈先生如法行之,见者无不称绝。

这样的小场景,贯穿了他们的小日子。她女扮男装和先生游盛庙,点评书画比沈复说得好;盛夏,她做“活花屏”纳凉遮日,夜半跑去荷池,将茶叶藏在荷花芯里,说这样泡出的茶,有荷之清香。喝粥,她将六只深碟摆出梅花意境,一粥一食皆是诗情;知道先生喜欢邀朋呼友去郊游,她租用馄饨担子让沈复喝热酒饮热茶赏春花……

点点滴滴,都是对这欣欣世界的痴情,都是专心过小日子的精细,以及把日子过顺了,并过出美感的雍容。这种睫毛般的敏感和锋利,便是妇人特有的聪慧劲儿。

三、

所谓人间烟火,所谓把日子过瓷实了,妇人才是主角。我钦佩那些开疆辟土、独当一面的职业女性(或者说女强人),我也敬佩我妈这种一辈子不曾进入职场,为家庭默默付出,把小日子精耕细作的普通妇人。真的,要把日子过得盈满、蓬勃,一地鸡毛之余,还有点诗酒花,不比做好一份职业,轻松容易。

对尘世有无限的热爱与好奇,于灶台锅碗中挖出生活的美与诗意,每个会过日子的妇女,都是人间的勇士。

最近好吃的,可真多。愿君好胃口。

阅读次数:1,86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