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存在 (致埃利亚特·史伯岭)

Share on Google+

这首诗是去年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去世一周年忌日写的。感谢友人、诗人Ian Boyden将这首诗译成英文。

存在 (致埃利亚特·史伯岭[1])

唯色

这几日,一想起去年这时
你不辞而别这一世
这些词语就涌上我心:
无奈
无及
无常
无可名状
无可替代
无可慰籍……

如同以玫瑰之名
在一本词典里的寻觅
你以图伯特之名
清晰地,明朗地,无法混淆地[2]
存在于这个失去的名字之中
而我悲痛莫名

2018-1-26写,1-29完成,于北京

[1] 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又译为艾略特·史伯岭),生于1951年1月4日,2017年1月29日在纽约家中因突发疾病而离世。2014年退休前是美国印第安那大学中亚研究系教授、图伯特研究计划主任。著有《西藏-中国冲突:历史与争论》、《西藏的地位》等历史专著。我曾这样写过对他的认识:“尽管他的研究在于图伯特历史和中藏关系,但他同时对图伯特的政治问题、人权问题等现实问题非常关注。他曾这样解释他对西藏问题的关心——基于对公民社会的根本价值予以认可幷捍卫的立场,而这与民族与国别无关,却因此支持图伯特救亡图存的斗争事业。”“他不只是学识卓越并具有启发意义的学者,更是一位捍卫人类根本价值的人。他一直以来的行为,正如加缪所说,‘不会止于个人的义愤,又具有对他者的关怀。’”
[2] 在《图伯特、Tibet与命名的力量》一文最末,Elliot Sperling写道:“Tibet,作为普世所接受的一个文化与历史的畛域,并不是现代的‘西藏’。令人欣悦的是,新一代以中文书写或发表网络文章的作者们已经重新发现、并采纳了‘图伯特’,作为这块他们深深关怀的土地一个清晰、明朗、无法混淆的称呼。”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9年1月31日

阅读次数:6,5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