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山东大学错在哪里?

Share on Google+

2019-07-22

近日,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异性学伴”的事在互联网上炒得沸沸扬扬。有人说:“山东大学这次太牛逼了,让五毛因为民族主义愤怒,美分因为侵犯人权愤怒,屌丝因为嫉妒愤怒,女权因为被物化愤怒……能把这些不共戴天的人团结起来,实在是个奇迹。”

我觉得五毛因为民族主义愤怒,和屌丝因为嫉妒愤怒,本质上其实是一回事:都是出于原始人的部落本能,担心自己部落的女人被外人抢走了之类的心理。这种心理当中既存在种族歧视,也存在物化女性的性别歧视。(试想,如果山东大学给每个白人女生配三个男生当学伴,或者中国男生去英美留学之后,当地大学给他配了三个白人女生当学伴,愤青和屌丝们还会这样愤怒吗?)社交网站上还经常把非洲留学生和中国大学生艾滋病感染者人数上升联系起来,暗示非洲留学生(男)把艾滋病传染给了中国女生。但是如果看一下具体数字,就能看出中国大学生艾滋病感染者绝大多数都是男生,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通过男男性行为感染的。因此,如果中国大学生艾滋病感染者人数上升是非洲留学生造成的,也更有可能是中国男生和非洲留学生发生性关系导致的。这样看来,山东大学给留学生配女生当学伴,倒不失为一种负责任的做法。

至于美分因为侵犯人权愤怒,理由似乎并不充分。山东大学的做法只要不是强制的,就谈不上侵犯人权。还有“公知”说,“只要有一个女生因此而堕胎,山东大学就有罪,”这显然是没有把女大学生当成有独立人格的成年人来对待。一想到“异性学伴”就想到“性”,甚至“三陪”,这就像鲁迅说的:“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有人说“学伴”应该配同性的,这种说法似有歧视同性恋之嫌。而且前面说了,中国大学生感染艾滋病主要是男男性行为所致,那么配异性学伴反而是较好的做法。

最后再说女权因为被物化愤怒。说山东大学物化女性,并没有明确的根据,但是网上出现的对于山东大学女生的各种人身攻击和前面所说的三种“愤怒”中,倒是很明确地存在着对于女性的物化。

那么山东大学就没有任何错误吗?当然也不是。山东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认为不应该把自己的钱浪费在外国留学生身上,是有理由的。有人说,中国大学之所以热衷于招收外国留学生,是因为这样可以让大学在排名中靠前。但是纳税人并不觉得大学排名靠前有什么价值。这也可以用“古德哈特定律”来解释:“一旦一种测量标准本身成了目的,就不再是一种好的测量标准了。”所以山东大学的错误就在于浪费纳税人的钱来追求一个纳税人认为没有价值的目标。

RFA

阅读次数:9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