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周期性浩劫与“乱世增长”

Share on Google+

秦川雁塔 2017-10-11

上一篇提到的人口统计都是史书上官方的数字,其中宋代的户、口比例,明代洪武后的“人口停滞”和清前期的“人口爆炸”这三大迷都存在着严重的统计争议。一些研究认为,实际情况没那么骇人。其中近年来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挂帅的集体项目六大卷《中国人口史》可以说是对历史上历次大乱的灾难性程度估计最为缓和的了。

该书综合了前人成果和自己的潜心研究,各卷作者都是各断代人口史的顶级专家,反映了该研究领域的当代水准,尤其对以上三个“人口之谜”的真相做了具有说服力的澄清。根据该书各卷的研究,西汉末年与新莽大乱中人口从6000万降至3500万;东汉末年大乱,人口再从6000万跳水到2300万;隋唐之际战乱,人口从6000万降至2500万;安史之乱后讫五代战祸连绵,从7000万跌至北宋初年的3540万。

宋元之际又一轮的涂炭生灵,中国(指宋辽金夏之地的总计)人口从1.45亿降至7500万,元明之际从9000万降至7160万;明末大乱,人口从近2亿降至1.5亿。清初顺治至康熙初的战争损失还有近2000万。

以太平天国战争为中心的清末咸、同大乱,人口由4.46亿降至3.64亿。而辛亥革命后的整个民国时期,尽管实际也是“秦失其鹿,楚汉逐之”,战祸不断,属于两个稳定“朝代”之间“改朝换代”的乱世,人口却破天荒地出现“乱世增长”,从1910年的4.36亿增至1949年的5.417亿。

因此根据该团队的研究,历史上中国人口的大起大落现象大约可以分为三大阶段:第一阶段是元以前,每次“改朝换代”人口通常都要减少一半以上,甚至60%以上。第二阶段是元以后至清末,每次大乱人口减少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但是正如《中国人口史》作者所说,这种变化其实主要是因为元以后中国人口基数大了,分布广了,而且出现了多个人口稠密中心,大乱不可能席卷所有这些地方。但在大乱涉及的地方,人口损失的比例与元以前相比,骇人听闻的程度并不逊色。而整个大乱造成的人口减少绝对数甚至远比前一阶段更大。

第三个阶段就是辛亥革命以后,民国时期人口的“乱世增长”是此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现象,其意义我们以后再说。

显然,辛亥革命前两千多年中国人口的大起大落,即使不像史书户籍数字所显示的那样极端,也是够触目惊心的。

也许有人会问,必然性的“人口规律”与偶然性的气候、瘟疫灾变对西方中世纪的盛衰确实有某种作用,在中国它们是否也有同样作用?

这样的说法显然是需要质疑的。 首先, 像“小冰河期”这样的气候灾变是全球性的,但西方中世纪的盛衰与中国传统时代的治乱明显不同步。西方与六七世纪之交第一次鼠疫大灾难时,中国却出现“贞观之治”,14—15世纪更大的黑死病之灾时, 中国又出现永乐、宣德“盛世”。而中国两汉之际大乱时,西方却正值繁荣的“罗马和平”时期。 全球性的小冰河期怎么可能同时解释这些相反的事实?

其次,如果说到“人口周期率”,那么中国与西方的不同步就更明显。西方的人口下降主要表现为瘟疫, 次数比中国少, 下降的幅度也没有中国大, 而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人口下降通常都表现为残酷的战乱, 与政治上的“改朝换代”高度重叠。如果说,西方的瘟疫不管“偶然”“必然”,表面上总还是一种自然现象,那么中国的人口下降就直接表现为“人祸”了。

至于有网友提出从三国末年到西晋末年的人口翻番,前人也有过质疑。有一种解释说是因为部分人口是战乱逃匿而战争平息后复归所致,此种说法待考。

最后,衷心感谢大家的提问。

———

微信ID:qhjy_gzh

阅读次数:2,1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