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疫情导致世界剧变 人人需要有价值的关怀

Share on Google+

2020-06-05

尊者达赖喇嘛网络直播弘法截图。(唯色拍摄)

发端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席卷全球。截止6月2日的数据显示,全球超过630万人确诊感染,超过37万人染疫病故。被这个大流行的疫情导致剧变的,不只是染疫者的生命进程,还有在世者的生活方式。为避免感染,一个个公共场所纷纷关闭,如学校、商店、电影院、宗教场所;为避免感染,不计其数的人们居家隔离,取消了各种出行,远至长途旅行、短至就近出门。世界仿佛停摆了,陷入一片寂静中,人们的恐惧比疫情更肆意疯长。穷人更加绝望,不得不为生存日夜挣扎的穷人,现在连挣扎的可能性也变得渺茫。

疫情长达数月,然而人类至今没有研发出终结瘟疫的方法。还有人不幸染疫,还有人在孤独中死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隔绝,相互戒备和猜疑,现实成了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名言“他人即地狱”的再现。但与历史上的各种瘟疫比较,有一个从未有过的现象,正如《纽约时报》3月27日的文章《疫情期间,你家的网速变慢了吗?》里写道:“我们都在家里,在这个史无前例的时期,……意味着网络上有很多活动”,还有两张配图是:英国曼彻斯特的两个孩子正在观摩YouTube上的健身节目,中国的一位培训师正在介绍如何给学生上网课。

是的,被疫情困在一座座房子里的人们如今愈发依赖网络。网络直播的方式盛行起来:音乐家线上直播音乐会,艺术家线上举办画展,分析社会热点、追踪时事新闻的个人频道层出不穷。王力雄也在YouTube开设了读书频道,朗读他最新完成的长篇小说《转世》,主题是为人类的未来寻找一个理想的政治制度。尊者达赖喇嘛倡导的“中间道路”在他的新书中得以完美实现,并且安然返回阔别太久的布达拉宫,这个情节令人泪下。

对于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在这个特殊时刻,网络显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BBC在两个多月前的一篇报道,题为《肺炎疫情致宗教仪式改变,世界各地人们如何守候信仰》,介绍了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犹太教等,以改变传统的宗教活动的方式来控制病毒传播。比如,牧师不再把圣饼放在圣徒的舌头上,而是放在手中;拉比尝试在网上授课和提供服务。全世界都看见了年迈的天主教教宗打破数世纪以来的传统,独自站在昔日涌满信徒的广场,用网络直播了感人的默祷场景。也因此,当以政治难民的身份流亡印度已六十一年的尊者达赖喇嘛,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弘扬佛法,传授灌顶,给予疫情中的佛教信徒莫大的慰藉与力量,尤其对于境内藏地数百万虔信尊者的藏人而言,更是如此。

当然谁都知道,在中国不但存在着网速变慢的问题,而且早就存在着当局建立的防火墙阻挡中国网络用户的问题。全球实行网络管控和网络言论审查最严的十个国家,中国名列其中。当世界许多地方的人们在家中轻松登录YouTub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网站,在中国不仅很困难,更要冒风险。事实上,已经有中国人因为在墙外网站的发声,甚至仅仅是转发真实讯息,而遭到了传唤、拘留等法律惩罚。对于藏人来说,这些困难、风险及惩罚更是翻倍。

而全藏地的疫情,虽然据中国官媒的报道相对各地较轻(需要说明的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的疫情却很重,全县5万多人口竟有73名确诊病例,并且是因武汉等地的输入性病例感染所致),各藏地还是采取了相应措施,如在1月底的藏历新年来临前,关闭了所有寺院和旅游景点。

疫情未止,一个个佛教节日依然如期而至。但在全藏地,除了继续提防疫情,当局更是将所谓的“政治稳定”放在第一位,这是重中之重。5月23日至6月21日是藏历四月萨嘎达瓦,因佛祖释迦牟尼在此月的诞生、成道及圆寂而至为神圣。一些小寺恢复开放,比如小昭寺旁边的次巴拉康,通常去得更多的是藏人,但荒谬的是,如今你要去朝拜无量寿佛,首先须得把身份证交给当局安置在门口的工作人员。在他们登记了你的个人信息之后,你才能进入佛殿,但朝拜的心情可能有了变化。

生生世世的依怙主,生生世世的追隨,祈请永久住世,直至轮回尽空。(王力雄拍摄)

尊者达赖喇嘛通过网络传授无比殊胜的灌顶,是5月29日与30日两天。对于生活在中国防火墙之内的所有人,需要俗称的“翻墙”技术才能聆听、观看及修习。而要翻墙,不只是要花钱购买相关软件,还要有愿意承担后果的勇气。我的意思是说,其实得到软件并不难,难的是勇气。

这两天,住在北京的我翻墙打开了尊者的直播网页。尊者慈悲的笑容和熟悉的声音驱散了疫情的阴影,包括政治疫情带来的恐惧。尊者的开示是对治世间各种瘟疫的良药:“世界上有七十亿人,每个人都想要离苦得乐。然而,由种族、宗教不同所引发的人为灾难却一直存在着,这显示出人类社会缺乏慈悲心。”“爱我执是一切罪恶的根本,爱他心则是一切功德的来源。”“爱我执会带来痛苦,爱他心才会带来安乐。”

我在Twitter、Facebook等网站发布了用手机拍摄的现场图片,并写下:作为被困在墙内的自己,而且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特别需要、也很感动尊者达赖喇嘛以网络直播来传播佛法的形式。佛法八万四千法门,弘法的形式亦是如此,感恩嘉瓦仁波切。

我注意到,在被当局严密监控的网站如微博、微信等,藏人们虽然不能发布尊者传法的照片——这是因为被人脸识别而发不出——却用各种巧妙的方法传递讯息。比如,上传观世音菩萨的唐卡或塑像的图片,更多人其实都心领神会,以点赞或合十的表情,来表示在这一时刻与尊者心心相印。我也了解到,事实上境内相当多的族人都知道这殊胜的消息,有老人悄声地说:一心观想嘉瓦仁波切,一直默念六字大明咒;有十八岁的青年凝视尊者的形象泪流不止。尊者网络直播的第二天,正是我拉萨挚友的慈母离开人世的“四七”,随着尊者祈请观世音菩萨的仪轨庄严进行,我双手合十,深深地感受到这如同在为虔信的亡者超度祈福。

当天还有一件事值得记录。住在德国的友人Joe Hamilton为帮助一位身陷囹圄的维吾尔人的家人,把在疫情中替他人装修房屋获得的收入捐给了他们。我称赞他是一位菩萨,他回复:“……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认为他人的命运与自己无关,然而当然有关,我们都是兄弟姊妹。”这正如同尊者每次开示首先就会提到“我的兄弟姊妹”,再三呼吁提升慈悲的价值观。只有真正怀有同理心的人才会在他人受苦时伸出援手。只有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才会在众生陷入地狱困境时,不辞辛劳地践行四宏愿:“虚空尚存,轮回未尽;愿留世间,普度苦厄。”

2020/6/2,于北京

RFA

阅读次数:1,3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