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毕康:论当代文学

Share on Google+

优秀的文学作品历久弥新,像荷马史诗的《伊利亚特》及《奥德赛》、《十日谈》、莎士比亚的剧作集。又如米兰·昆德拉、伊凡·克里玛、布罗茨基及索尔仁尼琴的文学作品。

我平日最喜读的书是《地下——东欧萨米亚特随笔》,当下,网络文学、御用文学及独立作家的地下文学并驾齐驱,常有“劣币驱逐良币”的感觉。

书写文字有年头了,也懂得人贵有自知之明,不敢吹嘘自己是什么大家,但我的作品也不是什么垃圾文学作品。

屡屡向刊物投稿,想获得一些稿酬供零花,但是屡试不中,迄今在刊物上发表的仅一篇,暗自揣摩:自不能通过码字为生,好在通过投资,小有积蓄,自然衣食无忧。没有了官方刊物及自我审查,写作自然成为如同性爱般那样充满快感的事情。

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曾说过:文学就是一种信仰。

坚持码字这么多年,码一篇文字虽不能说依马而就,但也是一气呵成、很轻松的事情。键盘一旦敲起来,不能说文思如泉涌,但也不时涌现出灵感的火花。过于雕琢的东西是不自然的,也不能成为艺术摆上桌面。

当然,有时自感很失落,因为这年头满目充斥着心灵鸡汤、金主爸爸说教般的文字,要么就是什么成功学、扯淡的穿越历史题材小说和宫斗戏。

码到这,想起一句唐诗: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确实:文学就是一种信仰。我会不断地坚持码下去的,永不放弃。

2019-7-20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3/2019

阅读次数:1,0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