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毕康:论进步的保守主义者的审慎

Share on Google+

卡莱尔这样描述1789年爆发的法国大革命:奇迹时代渐渐远去,遁入历史的荒原,成为不可思议的传统,现在就连平庸时代也已老态龙钟;在过往的世世代代里,人的生存依赖简单的法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法则变得日益空洞;似乎一切存有都已不在,只剩下现实的幻影,主导上帝所创造的宇宙的主要是裁缝师和装潢师,所有人都戴上硬棉布面具,四处招手做鬼脸——突然之间,大地断裂了;在如地狱般的浓烟中,在刺眼的亮光中,革命激进主义的怪物冉冉升起。长着多个脑袋、口中吞吐着火焰的他问道:“你们觉得我怎么样?”

当极左翼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鼓噪以推翻旧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公有制极权体制以及极右翼以自由、民主、平等名义推翻旧制度一切秩序建构多数人暴政的时候。伯克的忠告不禁回响在耳边,他反对激进的变革和革命,崇尚英国自由的宪制。伯克明白,激进的变革和创新会像火山一样吞噬一切事物。

伯克认为:那些感情用事的博爱主义者和顽劣的煽动家们认为旧制度一定是他们苦难的根源,而“宗教、道德观念、法律、特权、特殊优待、自由、人的权利则成为他们革命的借口”。然而,实际上,人心才是罪恶的渊薮。人们不可能仅靠理性就让他们忠于义务,但是,一旦成见与习俗的外壳的某一处被刺穿,熊熊大火就会从下面窜起,令人恐怖的危险还在于,裂痕可能会扩大,甚至会毁灭整个文明。

著名法学家萧瀚先生的那句掷地有声:“赶走了狼,又迎来了老虎”的话语在此有了明晰的阐述。当集体的压抑和充满哀怨的民族悲情在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德国上演的时候,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及阿道夫·希特勒终于粉墨登场,揭开了第三帝国血腥的一幕。

胡适先生曾说过“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这句话现在看来,实在是太精辟了,可以作为人生座右铭时时提醒自己。

是的: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思想警察不断的约谈总比上断头台要强!

2019-7-21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4/2019

阅读次数:9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