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为了“维稳”取消藏语教学

Share on Google+

犹记得前年10月19日,在安多热贡,数千名中学生和小学生走出校园,高高举起的小黑板上用藏文写着“我们需要藏语课”。随后在安多许多地方,从青海藏区到甘肃藏区,不计其数的孩子们发起了捍卫母语的行动。甚至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也有许多藏人学生为之呼吁。

2012-03-28

犹记得当时有三百多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要求对藏人学生坚持以母语教学为主导教学语言,而不是实行“汉语为主、藏语为辅,以汉语为教学语言,并将汉语开设到学前”的措施。部分藏人退休干部、老教育工作者也向统战部、教育部等更高部门提交了类似意见的报告。

犹记得随后青海省委书记表态“双语教育”的改革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以此安抚人心。善良的藏人们认为,书记说话一言九鼎,总不会是缓兵之计。

可是还不到一年半,悬挂在藏语教育头上的刀还是落了下来。今年3月,新学期开始之际,青海省和甘肃省的藏族学校或民族学校的孩子们发现,藏语专业教材被突然撤换,变成了汉语课本。也即是说,农牧民的孩子们的学校教育,已由之前的双语教育变成了汉语教育,而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

3月3日,安多玛曲藏族中学初三学生才让吉,为抗议这一教育政策自焚牺牲。3月14日以来,在安多热贡、泽库、刚察、同德等地的数千名中学生及师范学校的学生们走上街头,喊出了“民族平等”、“语言平等”、“本土自主”的呼声。

一位担任教师工作的安多藏人在微博上如是坦言:“……即便撤换母语专业教材,相关的调研、相应的师资都要配足配齐,教育从来不是揠苗助长,教育也从来不是输出政治意志的场域,在学生们还未熟练掌握汉语词汇、词组与句式的转换运用时,突然要让学生在新的学期消化那么多数理化专业课程的新鲜词汇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与其费时费力还不如用它最亲近的语言文字来熟悉有关课程,提高教学效率,这是教育教学的常识和规律,无关乎民族意识,更与那些宏大的认同意识无任何关联,任何人、任何民族都不应该将母语问题政治化,这是人类文化生态的自然传承,本然的东西无需输进或输出太多的意识形态,可还是有一些部门一些领导一再地将这个事情逼到意识形态的对立层面去处理。为什么让这些孩子一年又一年的为‘母语’散步,维稳维的永远是大局,稳的自然也是民心,可我们连孩子们的心都稳不住的时候,我们还能为藏区的维稳事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

其实这个道理并不是某些官员不懂。之所以一再向藏语教育挥舞屠刀,其目的绝不仅仅是当局为实行文化统一,而非得把说各种语言的舌头全都剪成说普通话的舌头这么简单。从青海省关于教育改革的纲要中可以看到,这已被视为关乎藏区未来的“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显然表明当局从2008年藏人抗议中反思的结果之一,是要将藏语文教育斩草除根,以图维稳。

无论如何,今天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几百年前西班牙殖民者占领玛雅人的土地,将玛雅文字完全毁灭的时代。无论如何,今天这个时代也不是几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全藏地都被取消了藏语文教学,以至于我这样的藏人失去母语的时代。就在今天,19岁的女中学生才让吉,为捍卫母语而把生命化作火焰,将再也不会熄灭。

RFA

阅读次数:75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