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余文生2019年5月9日被秘密开庭后,已过去3个多月,许艳2019年8月12日、13日在徐州市维权记

Share on Google+

2019年8月12日,许艳在贾刚、吕动力、周梅等人士的陪同下,在徐州市,查询余文生律师案,已经被秘密开庭后超过3个月,现在是被秘密判决了?什么结果?还是继续延期了?有没有延期手续?也申请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被单独关押?如果是,要求从法律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立即纠正与查处。

先到的官派律师事务所,这次非常意外的见到了官派律师,他回答:余文生5月9日被开庭了,以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开庭后已经进行了2次延期。我问延期到什么时候?他说他也不知道,让我去法院问法官。说他也没有延期通知书。

13日上午,去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律师,存了1000元钱。余额显示还是之前存的总数。

存钱后,想见驻所检察室检察人员,申请去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门卫没有给打电话联系。

然后去徐州市检察院,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再次进行控告。申请检察院去徐州市看守所监督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一直被单独关押。现在身体与健康情况怎么样。有没有遭到酷刑。

13号下午,是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刘明伟法官,对外接待日。楼下警察先不让进,我说,我丈夫的案件已经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已经超期,一直不告诉我案件情况。上次我和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来查询案件,你们告诉,余文生律师的办案法官刘明伟法官,每周二下午,对外接待日,我这次特意赶来找刘明伟法官查询案件的,而且这是领导公开对外接待日,为什么不让进?后来让上楼了。

上楼在大厅被问后,才让到领导接待办公室。但是,遗憾的是,这个接待的年轻法官,说他不是刘明伟法官,说张庭长在开会。最后也就登记了表格,说汇报而结束,现场没有答复我,案件任何情况。指望回来后给答复,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这约一年8个月,约有几十次听到说之后答复,然后都没有得到答复。

我想请问,为什么不告诉案件情况?案件内容不告诉;连案件程序问题都不告诉;申请监督部门监督也没有回复;又不让辩护律师会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谁来保障?家属怎么办?

我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办案刘明伟法官,及其他办案人员,本着案件终身负责制原则,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法治,去依法办案,人性化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最后感谢在徐州请吃饭的人士;感谢陪伴我的人为了节省成本,约凌晨3:50分,连夜赶回到北京。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8.14

阅读次数:90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