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流氓政权”,终被美国骂出口了

Share on Google+

最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中共国是“流氓政权”,终于骂出了口,这是要愤怒到怎样的程度,才这么怒斥,外交史上很少见。

导火线是中共抓住美国外交官正常会见香港各界人士,便栽赃美国是香港动乱幕后黑手。甚至违反外交惯例,用媒体去曝光外交官及其家人隐私。逼得美国当局以“流氓政权”斥之。哑了两三天,还见未回应,可能受此封赠,太出乎北京的预料。

其实,美国总统特朗普对香港问题,虽有8万美囯人住香港,香港有40%以上的居民,持有英国护照,当问到香港亊件于美总统,他还回答让中共国自已去解决,正受到北京政权对此态度的表扬。转瞬,又说啥颜色革命,由美驻港外交官在幕后挑起,看来,北京权力者弄烂了香港,引他们高层权斗与推责,习惯以国外敌对势力为幕后黑手来背黑锅,正战犹酣的中美经济战,正可用来压美国,却遭美国以“流氓政权”回击,如受精神核弹回击,给北戴河乘凉的红色权贵们头上,燃烧了一枚催泪弹哩!

挑起香港人上街的,天下人看得很清楚,是林郑月娥那破坏香港法治送中条例惹的祸,即将前几年铜锣湾用非法绑架铜锣湾那几个书商到大陆去黑审、黑办,合法化。港人还信任英制留存的法治,不信任北京专制,香港特首助流氓行径更公开化与合法化,挑起港人对北京承诺的港人治港遭不断蚕食之怒,这一国两制,江泽民时期还以“井水不犯河水”解释,现在,专制的无法无天,要侵蚀香港的独立司法权的良法,才激起港人上街抗议,这抗议乃香港人的维权,岂能以什么颜色革命诬之?

中共政权与美国打交道,这80多年来,无论1944年谢伟思等美国延安工作组受的骗,1949年派学生黄华等地下共产党员叫老师司徒雷登上的当。毛泽东骗罗斯福、杜鲁门、尼克松,邓小平哄卡特、老布什,〈只杜勒斯、里根不易上当〉,江泽民、朱镕基进WTO的签约又不兑现,再骗克林顿到奥巴玛,北京认为美国上当受骗政客,民主党最多,总望把这共和党的特朗普拖垮下台,自已在民主党执政中更可施展那些流氓伎俩,谁知美国两党对中共的流氓本质巳获共识,契约精神与信义伦理所受专制一贯背信弃义与坑蒙拐骗,岂能永不认清,当前,骂中共国政权是流氓,就是撕破了脸,将北京诳称的中国特色,用“流氓”作了深刻与精炼的注解。

而民间入木三分的认识,从元朗地方遭黑道人穿白衣如匪徒来暴力恶殴示威群众后,报警不见警方立即出动来制止,俟后,也不像对和平请愿遭抓捕那么进行抓捕,明白人便发声说:
香港这地方实在太有趣了!公务员、医療界、教育界、法律界、民航界…乜界物界都上街反政府了,唯独只有黑社会撑政府。他们看到黑道三合帮的人,也出靣来撑政府了,这活证,不是说明:流氓化已在有法治传统的香港在延伸与渗透了吗?

这政权与政党的最核心的中国特色一一流氓,真是香港民众与美国政界,不谋而合的共识,而大陆中国民众,从老毛那55次运动的打砸抢抄杀中,已认识体悟几代人矣!

中共国讲的那些革命呀,阶级斗争呀,中国创造性发展了马列主义呀!都是幌子,你用政治教科书的慨念去认识,准会误识误解,只要你去追溯其源流,欧洲共产党产生于工人运动,中国共产党却产生于痞子运动。再从毛泽东在他《湖南农民运动考查报告》里,找到他赞扬的痞子,正常社会被认为是人渣类的人,毛却认为是最先进最革命的优秀群体来讴歌与赞扬。当这些城乡痞子,获得共产党员或中共国官员的机遇与身份后,他们的那些痞气与邪性,狡猾与奸诈,尤其不择手段没有底线的那些计谋,包括中国过河撤桥、暗渡陈仓、使鬼拍门、瞞天过海等36计等谋略文化,早期中共党里那些士绅出身与有士大夫精神的中共党员,皆非痞共的对手,从陈独秀到王明,乃至党内正派文人知识人如邓拓、吴晗、田家英类非痞共,都成了痞共头子毛泽东的牺牲。现在,政权由两届技术官僚手中再回到痞共第二代传人手里,他们在承先启后中,暴发了财力,财大气粗,且扩大了手中核弹与科技化军力,这痞子政党的流氓政府,正是从江湖造反,在第三国际支持下打江山、坐江山成功,现在,他们的痞性流氓性,正与世界的现代性与普世文明发生冲实,不仅在在年余的中美贸易谈判与这香港事件中,特朗普领教了其痞性的流氓性,穷得发慌那些亚非拉独裁的王公贵族、布落酋长,也正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为饵的诱骗下,钓上他的钩!

经过不断上当受骗,就是亲中的哈佛教授及费正清系的中国专家,均逐渐看清痞共的劣性劣根。而许多年前,有中国文化托命人之誉的普林斯顿余英时教授,他用边缘人的学术语言代替流氓,对出身富农缺乏正规文化训练的毛泽东,他称为乡村边缘人,而周恩来,他划的成份是城巿边缘人,因为南开与日本的大学都落榜,混到法国混入左倾运动找出路。笔者认为邓小平,未必不是这类边缘人?他16岁犯族规,险遭沉塘,逃重庆混入留法勤工俭学,再混入印传单贴标语的第三国际支持的所谓法国工运,归国再混入毛在江西的痞子运动,岂非仍是余英时先生讲的那类边缘人吗?

这些边缘人,直白的说,就痞子流氓,尽管,他们凭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起亊,依附苏联第三国际为靠山,受招安伪装抗日,领国民政府军饷待壮大再灭国民政府,垄断舆论,吹捧他们如何伟光正,他们那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巧取豪夺的卑劣与恶劣,尤其品质的汚浊与人格的滥贱,语言的脂粉怎能掩盖。

如毛泽东秋收起义失败,上井岗与山大王王佐袁文才桃园结义,老毛这刘备角色却杀了关张二人做了山大王,他既无刘备之仁,更无陏唐瓦岗山寨强人之义,他这背信弃义,放到历史草莽中,也非人物而是宵小奸狡之辈哩。而他两三百乌合之众,诱朱德万多人正规军上井岗,称朱毛井岗会师,不很免强?1949年进北京,掛的朱德与老毛二人领袖像,先被他很快取下朱德像,再不断削朱的权,文革未斗死朱德,仍用医疗亊故害死,上将皮定钧看出死因,没回到福建,就从直升机上坠死。而这之前,早臣服于毛的周恩来,仍被毛数次阻碍手术而让周先死于他之前,才放心自已不受斯大林那样的身后清算。

俗话说的:“机关算尽真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此便是反误了老毛苦心。

谁也没想到:毛死后的1999年,湖南板仓拆老屋,墙里现出毛妻子杨开慧的日记,她是以青春和坚贞的代价,对中共党魁毛泽东作了人格鉴定,写在她日记里,给毛的定语:他既是政治流氓,又是生活流氓。这生活流氓是毛几次路过板仓,不带走妻子脱险。而杨开慧托兄弟上井岗探到的信息,是毛未与杨开慧离婚,又娶了贺子珍做压寨夫人了。

毛这政治流氓,不仅从长征路上,挑梭洛甫与王稼祥夺博古的权,重庆谈判下飞机便高呼蒋委员长万岁,谈判的中心是党军囯军化,他同意了,还签了步驟与协议,回延安就反悔。其流氓痞子性,何止于此:

1946年7月陶行知先生逝世后,延安各界举行了追悼大会,毛泽东亲笔题写了“痛悼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千古”的悼词。但是,后来,他认为陶行知与晏阳初、梁潄溟同属乡村建设派,与自已暴力革命对立,借1951年批乞圣武训乞讨兴学,又批了赞扬过武训的陶行之。甚至他在怀仁堂公开说:胡适对新文化还是有功的,但还是要批,50年后再平反。
老毛初从山沟进城,也学刘邦进咸阳约法三章,张贴了约法八章。刘邦是照章行政,老毛是屁股一坐稳,就全部撕毁章程,约法八章原说一切不抵抗的旧公务人员,就要安置,转瞬,即变为杀关管制。而有些给过中共支援与掩护的士绅,绑赴杀场还在叫骂获过他支助的中共党员,恩将仇报哩!

囯民党没他们这么流氓,所以,两次国共合作,两次遭流氓之算计与上当。

流氓政党与政权,他们的那些宵小的阴谋,不要亷耻的滥贱,被毛泽东那小红书语录里总结为:“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他们是凭阴谋诡计做生命,还以连纵、合横那些战国策略为统战策略,称其为打天下狗三大法宝之一哩!什么政治伦理、政治文明与操守,他们鄙睨为可玩弄的迂阔。多年前,吾国民众受这流氓政党与政权的愚弄与玩弄,从当年中共那些无文化老粗就玩的愚民,愚到其二代,混到一些叫文凭的装璜再来愚弄民众时,已更厉害了,流行一句顺口溜叫:什么流氓都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其实,文化,流氓学不到,只是民众受过不识字流氓的苦,再经识字流氓的罪,显然,其流氓的水平更提升与更成熟了。

那么,美国人,今日遇上这掌了权发了财扩了军且扩大了新式殖民的流氓政权与政党,非罗斯福与马歇尔打交道望获点美囯剩余军火的毛氏山沟的流氓,也非江泽民天天望克林顿那最惠国待遇的流氓,。现在,是经济暴发,军事暴涨,妄想重新打造世界秩的超级流氓了,而且,其流氓意识发展到没底线的超限战,也就是马基雅维利式的为达目的,可不择一切手段的那种坏种。这既可鄙,也可怕,更可恨!岂能还忽视与轻视其狼子野心吗?

我看,美国应总结从罗斯福、杜鲁门、马歇尔、杜勒斯到里根、尼克松、老布什的与流氓政党与政权打交道的教训,这40年由基辛格对华的接触战略主导,今天,还有人津津乐道这战略的成果,若放开视角,如确定这政党与政权是以流氓劣性主导,始终是普世价值的天敌,你扶持繁荣了这么流氓恶政,是为世界造益还是造害,造福还是造祸呢?

今天,美国人中对中共囯政权与政党认识较深的是班农先生,他给这邪党的定论是:制度化了的黑手党体制。说得很准确与精辟。请想想:这体制用世界命运共同体这种有迷惑性的口号去掩蔽自已流氓的邪恶了,能说这是福音,不是祸根吗?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7/2019

阅读次数:9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