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香港问题源自邓小平一手布局

Share on Google+

发生在香港的冲突越来越剧烈的当口,有必要澄清的一个关键点,或者说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所在,与其说在于冲突双方,不如说在于邓小平,就在于邓小平在香港回归之前定下的治港佈局:作为幌子的一国两制和作为铁腕高压的进驻军队。

许多人拿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来解释中共立场的时候,他们忘记了邓当年是如何怒斥两位人大副委员长的。其中,耿飙曾任国防部长,黄华曾任外交部长。他们向香港记者表示97后中共不在香港驻军。邓小平为此大发雷霆,并且声嘶力竭地拍板:香港回归之后必须进驻军队!邓小平于此将他的两张面孔演绎得淋漓尽致。一张是笑容可掬的一国两制,一张是冷酷铁血的进驻军队。

一手欺骗 一手镇压

很多人忽视了邓小平的这种两面性,更忽视了这种两面性的历史由来,就是毛泽东惯用的权谋: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当年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曾经在蒋介石面前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一脱身回到延安,马上着手准备打倒蒋介石。在夺取政权之前,中共还与国民党签订一个共同纲领,1949年9月还煞有介事地在政协第一届大会上通过,让所有民主党派误以为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终于到来了。

这就是邓小平继承的毛式传统,也是邓小平用以所谓改革开放的指导方针。一面打开国门,笑嘻嘻地骗取国际资本,一面恶狠狠地强调由党掌控一切的“四个坚持“,叫做两手都要硬。骗人要骗到家,打人要往死里打。邓小平的政治方略与毛泽东的不同仅在于,毛泽东要的是家天下,独霸江山;邓小平要的是党天下,由党内各派势力轮流坐庄。但是,欺骗和镇压两手,从毛到邓,一脉相承。这是流氓政党和流氓王朝的本质所在,毛泽东如此,邓小平也如此。

邓小平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是十足的欺骗,跟当年毛泽东高呼“蒋委员长万岁“如出一辙。假如邓小平真的要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就不是那句五十年不变的空话,而是切切实实的保障。甚么保障?很简单,一、不驻军,让香港完全自治。二、在尊重香港已有法治的基础上开放普选,让香港人拥有民主选举的权利。当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以深圳为试点而获得成就的,如今为何不能将香港作为政治改革的试点而让香港人拥有普选的选票?倘若没有普选作保障,又如何能够让香港人享有一国两制的政治权利呢?倘若要让香港人享有普选的权利,又何必非要驻军不可呢?

其实,邓小平根本没有想过要让香港人拥有选票,一如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大陆民众拥有言论、新闻、出版、集会、结社组党、宗教等自由一样。那年的屠城,就是缘自邓绝对不允许民众拥有自由。大陆人不能有自由,香港人不能有普选。这是邓没有说出来而是扎扎实实地做出的两个基本纲领。由此可解释邓当初为甚么听到香港回归可以不驻军后会那么气急败坏。靠暴力起家的流氓政权,哪能放弃暴力?暴力,是毛泽东打天下的三大法宝之一,另外两个叫做党领导一切和统一战线,亦即收买拉拢所有具有利用价值的统战对象,并且通常是利用过后就一脚踢开。

这是中共的传统套路:暴力和收买。倘若没有驻军的威慑,香港的富商、黑社会、各种人物,能那么轻而易举地摆平么?倘若只有驻军没有统战,香港的方方面面也难以搞掂。一般的黑社会,只知道打打杀杀,惟有中共这样的大黑帮才懂得统战,懂得如何收买如何拉出去打进来之类的手段。因此,邓小平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是统战需要;而驻军才是实质性的统治要诀。毛泽东当年一面朝蒋喊万岁,一面磨刀霍霍磨的甚么刀?就是军队这把刀。骗人要骗足,所以加了个五十年;杀人要杀狠,所以有了那年的血流成河。

邓小平在北京屠城,是为了确保党天下的推行;他假惺惺的一国两制是为了稳住香港这只金母鸡,以便让一批又一批的权贵到香港抢钱捞钱闷声发大财。江山不是空洞的两个字,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屠城之后的中国,成了权贵肆意妄为的天下,香港更成了他们疯狂掠夺财富的天堂。香港人当年同情六四死难者就是心有戚戚焉,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命运。香港人今日的抗议,与六四抗争息息相通。区别或许在于,今天的中共当政者不愿意再蹈邓小平的覆辙,不愿成为屠城刽子手,从而让香港抗争的和平落幕成为可能。

香港政局的诡异在于,挑起这波风浪的中共权贵可能还会恶化局势,逼迫党内的政治对手开枪,因为这正是邓小平早就佈置好的驻军镇压之局。他们在舆论上的一个攻势就是以邓欺人、举邓压人。把邓小平打造成一个正义的化身,英明伟大得令人高山仰止。他们完全混淆了邓小平之于毛泽东的历史承继性,模煳了邓小平党天下与毛泽东家天下的内在关联性,亦即都是同一伙同一帮在牢牢掌控天下;只不过一者是一人天下,一者是一党天下。这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对于香港人来说,其实没有甚么区别。

亡党救国或随党而亡

邓小平给大陆和香港框出的历史架构,是一样的,都是党天下。具体说来,就是权贵天下。权贵的权利靠甚么保障?军队。这就是当年邓小平非要驻军不可的奥秘所在。抢银行的抢匪靠的是手中的枪;抢劫香港的权贵有军队保驾护航。道理是一样的。抢到香港人不堪忍受时,大规模的抗争就出现了。

倘若那些理论家分析师真的要弄清楚真相,还不如求索一下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因为这场香港风浪的背后,有很明显的权斗在作祟。70年来,中国民众一直被中共权斗所胁持。97以来的香港也同样成为中共权斗的火药桶。一方使出各种手段逼迫对手动用邓小平早就安排在香港的驻军,一方始终不愿成为屠城的刽子手。香港人的命运,就像大陆的中国民众一样,最终很可能取决于权斗的双方如何收场。种种眼花缭乱的小道消息或者冠冕堂皇的说辞,大都是在掩饰权斗的实质。大陆民众不要跟着抹黑攻击香港民众,那赵家事与你何干?香港民众则有必要看清楚抗争的处境,从而能够进退有据。

至于中共最高当局在香港事端上的最终解脱,应该是与其历史选择紧密关联的。倘若能够骤然转型的话,香港问题迎刃而解。借用中共内部高官的说法叫做:是亡党救国,还是随党而亡。还请三思。

苹果日报2019年08月29日

阅读次数:8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