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贺抒玉辞世

Share on Google+

著名作家、编辑家贺抒玉于2019年9月10日晚10点在西安辞世。享年91岁。

百度百科:

贺鸿钧 (1928~2019)笔名贺抒玉。女。陕西米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生于1928年12月21日。从小在黄土高原的怀抱里长大,塞上风雪伴她读完了米脂女小、米脂中学。1944年初调绥德分区文工团,任演员、乐队队员、创作员、研究员。1946年,战争开始后,文工团随一野前总转战演出。1948年全团调延安,改名西北文艺工作团。在文工团期间,参加创作了十多个秧歌剧,均在当地上演,受到群众欢迎。她姐妹俩合作的小秧歌剧《喂鸡》,经周场同志推荐,发表在1946年延安“解放日报”副刊。还有几个剧本,1950年编入西北文艺丛书出了单行本。1953年她调入西北文联合作室,同年8月去北京中央文学讲习所进修。1955年结业后,仍回到西安作家协会,参加文学月刊《延河》创刊筹备,始任小说组长,1958年任专职编委,1959年任副主编,在编辑工作之余,开始写作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并陆续在全国各地报刊上发表。其中短篇《女友》、《琴姐》于1980年1981年度,分别获《鸭绿江》、《延河》优秀短篇奖。还有若干短篇和散文被选入多种选集。如《琴姐》选入“20世纪华夏文学经典文库”,《星的光》选入当代中国公安大学大系,《命运变奏曲》、《闲话搬家》分别选入“陕西名家小说、散文选集”,散文《心中的雕像》编入“名人与母亲的故事”等。现已结集出版的中短篇小说、散文集有:《女友集》、《琴姐集》、《命运变奏曲》、《爱的谒望》(合集)、《乡情人情》、《山路弯弯》、《旅途随笔》,她姐妹又编了一本延安文艺回忆录《青春的脚印》等。她现为中国作协会员,编审,陕西作协名誉理事。1988年5月获全国文学期刊编辑荣誉奖,1995年8月获西安市女作家奖。1999年6月获陕西省首届《炎黄杯》优秀编辑奖。

送贺老

和 谷

秋雨又霏霏
惊悉贺老归
冰清与玉洁
天堂相聚会
老师品行高
吾辈步后尘
三生皆有幸
灵魂永跟随

2019年9月11日于老家铜川敬挽

黄土高坡的山丹丹

——米脂籍著名女作家贺抒玉人生写意

曹谷溪

有人说,西北的女作家甚少。我不能同意这个观点。就我所知,贺抒玉身边就有一个女作家的群体。“狂飙诗人”柯仲平的夫人王琳,与她同在《延河》杂志当过编辑的张问彬、李天芳、黄桂花等,都有力作、佳作传世。

将那么多作家一一评价,困难太大,贺抒玉则是这个群体的一个代表。

贺抒玉的原名叫贺鸿钧。担任《延河》文艺月刊副主编多年。她是我的老师,是她扶持我,一步步走进陕西省的作家队列。我不仅对他非常熟悉,甚至和她的家庭、亲属体系中的主要成员都有忘年之交。

1928年12月21日,贺抒玉出生在陕北米脂县城的一个“书香门第”。其爷爷贺锡龄,是清末进士;父亲贺辑玉,任米脂东小校长多年,1941年当选陕甘宁边区参议员;母亲杜秀兰,曾任米脂县妇联委员;二伯父贺连城,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教育厅副厅长;大姐贺鸿荃,早在1939年就成了中共地下党员……

贺抒玉的生命历程中,有这样一段经历使他刻骨铭心。由于母亲缺奶,她是吮吸奶妈的奶水长大的。她曾对我说过,奶妈家住在姬家峁村,离米脂县城五六里,还隔着一条宽宽的无定河。

奶妈住在半山腰一孔小小的土窑里,土窑顶上的泥土,常常落在锅台上,被子上;后窑掌的土台上放着两个泥坯纸糊的小面囤儿,常常是空的。奶爸被苦难的生活撂倒了,早早离开了人世,把贫困和艰辛留给了奶妈和两个女儿。

奶妈家炕上只铺一条破炕席,她和奶妈合盖一块补丁垒补丁的破被子。冬天,她全靠热炕和奶妈的体温取暖。

这位“书香门第”的小姐,却是吮吸着贫苦农妇的奶水,在饥寒中长大!

当然,家中大量藏书,又是她以后成为著名作家、编辑家,提供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

1941年,她和年长她一岁的姐贺鸿训一起考入了米脂中学;1944年,她俩又一起调入绥德分区文工团。她姐妹自编自演了小歌剧《喂鸡》。演出效果好,后经周扬推荐,在《解放日报》副刊发表。1948 年延安光复,文工团调到延安,受西北局直接领导,更名为西北文工团。她担了女同志班的班长。

在漫长的人生历程中,常常会有一些偶然的机遇与其擦肩而过。有的则不然,特别在青年时代,一个偶然的事件,一个偶然的意念,甚至一本书,一件事,甚至一句话,都有可能不经意地导致其为之奋斗终生。她读米中时的一篇作文《我的奶妈》,被语文老师选登在校刊上,并批文鼓励她走文学的道路。让她小小的心灵张开了幻想的翅膀。参加工作后,《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发表了她姐妹的处女作小歌剧《喂鸡》,更使这位十九岁的米脂姑娘,树立起了为文学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

1953年春,贺抒玉调到西北文联创作室,同年8月去北京鲁迅文学院(原中央文学讲习所二期)进修;1955年回到陕西作家协会,参加文学月刊《延河》的创刊筹备;1959年元月,担任《延河》副主编。多年来她笔耕不辍,有百万余言的文学作品面世,结集出版的有小说散文集《女友集》《琴姐集》《命运变奏曲》《旅途随笔》和《贺抒玉文集》(三卷)《三秦大地的生命之歌》贺抒玉创作评论等。

除过她丰硕的文学创作成果令人惊叹之外,西北文苑的“贤妻良母”,更是独占鳌头,非她莫属!

最早说她是“贤妻”者,不是我。是著名编辑家王世雄。他曾在“序女作家贺抒玉散文集《乡情·人情》”中做了详细的论述。

贺抒玉的爱人是著名作家李若冰。早在上一世纪五十年代担任过“酒泉石油地质勘探大队”的副队长,长期在野外作业;以后还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化厅厅长,和省作协、省文联主席等要职,公务十分繁忙。贺抒玉既要抚育子女,又要操持家务。她默默地全力支持若冰的工作和创作。使这位披着一身柴达木风沙的“红小鬼”,蜚声中国文坛,立足于中国当代文学史优秀作家的行列。

贺抒玉不仅是“贤妻”,更是“良母”。这是我多年来的感悟。

由于爱好文学创作,我和榆林的牧笛,米脂的申晓都是她家的常客。东木头市的小平房,建国路的家属院和雍村的老干所,她的家搬到哪里,我们就追到哪里向她请教。贺抒玉夫妇对子女的作人治学,都从严要求。李珩和李勇都叫我“叔”,我不同意。对其父母来说,我也是晚辈,应叫“哥”。他却选用“老师”这个没有辈分的称谓。现在李珩是陕西省评论家协会的常务副主席;李勇是新华社陕西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更让人敬慕的是贺抒玉惜才如子。1973年,她和女作家张问彬到延川县来组稿,我把路遥的短篇小说《优胜红旗》推荐给她们,发表在《陕西文艺》的创作刊号上;此后,路遥和贺抒玉之间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1976年7月,路遥延安大学毕业。又是她和《延河》主编王丕祥亲自到延安,把延安大学准备留校的路遥,要到《延河》杂志社做了小说编辑;在以后的十多年间,她和李若冰,对路遥像对自己的儿女一样,对他的生活和创作给予了多方面的关照。路遥曾将他们比作自己的“再生父母”。

作家路遥正是扛着贺抒玉首肯的那面“优胜红旗”,直抵中国当代文坛的峰巅!

1988年,贺抒玉获得了中国作家协会“优秀编辑荣誉奖”;1995年获得西安市优秀“女作家奖”;1999年5月,获“1949—1999陕西省人民政府首届炎黄优秀编辑奖”。

山丹丹花在黄土高坡鲜艳,米脂女人名扬世界!

来源:文化艺术报

阅读次数:5,8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