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黛玉葬花:再现旧时圆缺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1-21

进入21世纪一切都显得纷杂急迫,这个世纪无人拨弄琴弦这个年代没有丽音。 遥看20世纪风华不再,梦游19世纪烟雨渐断,这一曲《黛玉葬花》再现旧时圆缺,如泣如诉声声的拨阴切切的弄晴幽幽的达意微微的撩魄:缪晓铮琵琶催雨雨声急风意缓袖里风情百般,黄江琴二胡凄凄怨声痒痒止不住的炊烟四起溪儿幽幽,马小倩吴越软曲声声慢悠穿越花间小径引落红阵阵惊梦中诗情纷飞千年百年,这三朵金花留住今晚。

这是一曲被遗忘的旧时残景,琵琶却抱犹当时,二胡流露眉目间,那一柳越曲小唱唱红了当晚的月亮和梦之依然。岁月虽不堪重负,生命虽为之痉挛,灵魂深处引爆的音乐瞬间溢满整个世界,一杯清茶浇灌了一叶扁舟,一壶浊酒燃烧了整片森林,一丝垂柳摇曳了所有岁月,一场旧梦惊醒了一座红楼。

没有黛玉的日子有人葬花,无人葬花的夜晚有人弹琴,这花葬得时尚了点,这琴拨的急切了点,这歌唱的现代了点,这一次穿越快了点。或许我们还徘徊在徐玉兰和王文娟犹疑的眼神里,或许我们还停泊在曹雪芹和脂砚斋的墨宝中,或许我们在追忆金圣叹夜读西厢那焚香叩拜的痴迷一刻,或许我们经不起岁月的打磨难以消受当晚的风蚀,或许,在阳春白雪的返照中,我们倾一夜的流连,默写这人间清辉。

希望这一曲丽音不散,希望多年后,我们重温。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1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