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毒液,毒液⋯⋯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1-26

给我打赏的朋友,因本人不知哪里找你并且致谢,敬请您在打赏后加我微信好友,以便本人谢过,以图加强交流,谢谢!

自从斯坦·李开启了电影动漫的成人化真人化,漫威电影宇宙一个个超级英雄强势扩张并疯狂撕裂着我们的视网膜,一部部超人类宇宙未来的主题电影一次次征服并瓦解了整个世界的电影传统更全面颠覆了几代国人的审美陋观,一如这部新近电影「毒液」中的反派所言,上帝拋弃了我们,人类的未来从现在开始。

然而作为创造了一个全新世界的漫威电影之父,斯坦·李十天前已死,他的离世让我在观赏「毒液」时有种另样感觉。尽管这部电影的直接制作差不多与斯坦·李无关,然而我能感觉到他的存在。第一次在没有斯坦·李的世界里观看斯坦·李电影帝国的「毒液」,这让我想起尼釆当年“上帝已死”的紧急呼叫,只是一百年来人类依然能感觉上帝的存在——当然斯坦·李不是上帝。

人类终究回避不了此“毒液”或彼“毒液”的全方位入侵,来自外星球的改造或被改造,生命基因的誓死捍卫或全面更新,遥远太空的非人类冥冥的召唤或毀灭性打击——这是个残酷而决不伪义的命题,四百年前的哈姆莱特是,一百年前的尼釆也是,今天的我们依然是,未来的他们更是。

电影中的“毒液”对反地球者来说有它可以毀灭地球,对捍卫地球者,它可以驱除邪恶拯救地球——直接的地球生死,比起一些患得患失的民族大义,一开始就不在一个层面,如果说电影也有起跑线的輸贏之说,这样的电影观念就是。

电影男一号,先丟工作后丟女人,前半小时除了一事无成全然看不出他能成就什么惊天伟业更别说捍卫人类拯救地球了。直到电影结束扬善除恶大功告成也不见他找回工作,他的女人尽管成功协助他守住了命悬一线的地球,但导演并没因他对人类的如此伟大贡献而让这一对曾经的情侣重归于好,哪怕是象征性的再次拥抱,也没有。

漫不经心的开始漫不经心的结束,歪打正着的介入地球拯救,典型的美式存在主义英雄观,或许观众不满意,然,他就这样。

至于电影中的正派反派,前者守护地球后者放弃地球,为的都是拯救人类。只是价值观不同导致行动上的南辕北辙,如果正方败北或反方获胜,对人类未必不好,因为地球人早晚得换个活法,与其一千年后狼狈的换,不如现在。

当然作为地球人的主流价值观,他们不会认同,至少目前。

2018-11-24美兰湖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1,8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