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顾城是一座城,一座空城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1-28

给我打赏的朋友,因本人不知哪里找你并且致谢,敬请您在打赏后加我微信好友,以便本人谢过,以图加强交流,谢谢!
老酒

顾城是一座城,他的文字都在城里,包括他曾经的女人们。

象一排排臆想中的蝌蚪,他让她们紧紧相爱并且默许,他一次次握着玩具手枪在执行梦的企图又一次次蛇似的冬眠缓缓爬行,那条明晃晃的大舌头和北方童话的插图写在失血的脸上拖在暗红的地上。他和她们睡了很久又独自走了很久,如同他密室里想象的枪迟疑的子弹,他翩翩的文字在千山万水间舞蹈,他心灵的饥渴始终不得满溢,直至多年后的那次天堂之旅,那个点燃大半个天空的超级惊叹终于让他回到了原地。

他终究是一座城,他在去往天堂的路上走了那么久,其实他还在原地。

第一次触摸舒婷温热的文字是在那一场雨后,有多少等待就有多少希望有多少美丽的诗句就有多少朵灿烂的礼花,他象一个顽皮的孩子在舒姐姐一半是担忧的眼神一半是骄傲的心跳中慢慢长大,在舒婷充满母性体温的文字中寻找依稀的童年和久违的温情,冬日的暖阳洒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顾城开始去寻找姐姐。

谢烨的出现成就了他生命扩张的企图,谢烨的温度就是姐姐的温度,谢烨的笑容就是姐姐的笑容,当他俩在川大面对一代学子的万众欢呼,他明白了什么是姐姐的美好,当顾城读到谢烨刚刚出炉的和他一样的顾式诗句,他收到了灵魂复制的快感,舒展的黄昏勾勒出一片海市蜃景,短暂但却真实,真实的几近残酷。

然而顾城,他依然在寻找姐姐,他在寻找英儿或者说他和谢烨都在寻找顾城的另一个姐姐,或者英儿也在找寻心中的弟弟,风雨过后在静静的激流岛上在那一片小屋,顾城和谢烨还有英儿,他们终于对影成欢。在顾城眼里,她们是一朵朵小花,他让她们挨的很近,让她们静静的相爱,他要画出一个淡绿的早晨和苹果,让她们浆果一样的美丽并且小鸟似的生长,让她们盛开在宽阔的眼前和无边的田野,让她们在梦中翩翩起舞,让她们永远不会长大。

然而顾城是一座城,一如田纳西威廉斯的玻璃动物园,顾城的城终究是一座极易碎的玩具之城,一个姐姐走了远嫁他乡顾城灵魂的一半被彻底撕碎,另一个姐姐即将远离或者带着那个他梦中的情敌大鱼姐夫来到激流岛,顾城不敢想象也没勇气正视在自己眼皮底下饱受大鱼姐夫摧残后姐姐的模样,她还能是当初纯净的姐姐吗,他毫不染尘的童话天地已经不复存在,他终于收听到天堂并不遥远的的钟声,他要带着最后的姐姐飞临天堂,那是他最后的微笑,虽然残酷但却真实,灵魂在瞬间引爆,一对鲜活的生命嘎然,灵焰高飞。

然而顾城,他永远是一座城,一座空城。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2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