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话上海滩之一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8-12-10

注明“下略”的是不能发出的文字,原因不能言明,各位可展开各自的想象~老酒

最混的难看的是韩寒笔下那几个七十年代的街头混混,无论小子怎么穿越老子也无论老子怎么成就小子,也无论这一对父子怎么称兄道弟又怎么攀比谁叮叮当当的小钱更响,谁的女人更像自己想象中的生母谁干脆没闻过女人的味道谁又一口咬碎黎明的疙瘩和空中的杂音。

这对父子若放在三、四十年代没准还真成了黄金荣或杜月笙,那么这想象的生母没准就是色染戴笠艳夺影后的远东名媛。但他们的年代决定了他们只能成为想象中的杜月笙,实际生活中他们甚至不如旧时上海滩某大佬远房跟班下面再下面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小跟班,然他们春风不老贼心不死的月笙大梦至多也就做做,而已。

反若黄金荣杜月笙活在七十年代即便他俩依然盖世神功私下草就,比眼下这对父子好不了多少充其量从王洪文的那条街混到虹镇老街的一条沟就三生浮屠了。能混到“黄浦江上一跳头”的到头来必亡命天涯的变成老男诗痞了,能从崇明南汇的老八样中提炼出昏暗主题的后来必跟一个女人吃素去了,能为一首情歌而撕破天空后来意象主观的六神无主到一腔啤酒的再后来竟酿成一壶老酒竟忘了怎么以醉天下又怎么魂魄散尽的。

这一对街头老破父子也就韩寒敢写敢拍,还美其名曰乘风破浪。一个烂喷嚏竟把一代黑帮大佬打成三十年后的街头瘪三,其势浩荡其浪可鉴。

多年以后突然发觉,原来革人命者……

(下略)

2017-02-18地铁静安寺中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1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