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隆布:社会主义是胡扯!

Share on Google+

罗伯特●戈隆布(Robert Golomb)
中文翻译:AnnaYunpeng Chen

原文链接:http://qvgop.org/best-selling-authors-lawson-and-powell-socialism-is-a-five-letter-word/

直截了当的问题往往能得到直截了当的答案。在我看来,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我问《社会主义的扯蛋》一书的合著者本杰明·鲍威尔和罗伯特·劳森:为什么要为他们目前的畅销书选择一个带有如此秽语的书名,似乎就是这种情况。

鲍威尔首先回答说:“我们决定使用这个标题是因为它能最准确描述社会主义下的生活。”

41岁的鲍威尔和52岁的自由市场保守派经济学家劳森一样,撰写了数十篇颇受好评的学术论文,宣扬资本主义的好处,并警告社会主义的危险。他声称:“根据我们各自在撰写对比自由市场经济和国有经济的论文中进行的研究,以及我们对充满祸患的社会主义历史记录的了解,很明显的是,社会主义只会给人类带来痛苦”。

但在《社会主义的扯蛋》一书中,鲍威尔和劳森远不止用研究数据和读到的历史记录来证明社会主义的弊病。与他人不同,这两位作者——正如他们在书中所指出的,多年来一直是亲密的朋友、专业上的同事和喝啤酒的伙伴——进行了一次世界范围的旅行,访问了社会主义、前社会主义和半社会主义国家。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获得对他们所贬斥的经济制度的最直接的了解。

劳森在参与讨论时认为:“在每个尝试过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都带来了大屠杀和无数的人类苦难。作为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我们知道这一点,而我们希望能够对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真实生活情况有一个第一手的了解。”

2016年5月,两位作者开始了他们的第一个社会主义目的地—古巴之旅。鲍威尔和劳森在书的第二章(不按他们访问的先后顺序)中,配以鲜明的标题“生存社会主义:古巴,2016年5月”,生动地描述了他们探访到的缺乏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在这一章中,作者描述了这个穷困潦倒的岛上典型的一天。他们去了一家古巴杂货店,看到:“一排古巴人沿着柜台在买东西。此杂货店是一个奇怪的混合体,介于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小学自助餐厅和95%的货架空空如也的杂货店之间。”

鲍威尔说,同为已婚男士和为人父母,他和劳森经常讨论,与生活在独裁的共产主义古巴的家庭相比,他们、他们的妻子和孩子生活在资本主义的美国是多么幸运。“当我们亲眼目睹母亲、父亲和他们的孩子在古巴被迫忍受的恶劣生活条件时,我们意识到,我们和我们的家人生活在美国是多么幸运。”

两人都告诉我,这种感觉在2017年1月,也就是8个月后,他们访问委内瑞拉时依然存在。作者在第一章描述了那里的情形。第一章的标题恰如其分:“饥饿社会主义:委内瑞拉,2017年1月”。作者在书中写道:“人们一大早就排队领取政府配给的食品和物资,队伍很长,但物品很少,而且领到物品的人又成为小偷的目标。”

对我来说,这个简洁的描述是社会主义给委内瑞拉带来噩梦的最生动例证。作者在这一章记录了更多的内容,从令其货币一文不值的、每月高达四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到上升了30%的婴儿死亡率。

劳森坦承,委内瑞拉各地随处可见的悲惨生活景象让他和鲍威尔不忍直视。“看到男人、妇女和儿童被剥夺了足够的生活必需品- -食物、衣服、燃料、医疗,我们俩都非常心酸,而这些在1992年当时的社会主义新政府执政之前都有充足的供应。他补充说:“造成委内瑞拉目前贫困的原因只有一个:社会主义。”

仿佛要把最糟糕的情况留到最后一样,五个月后的2017年5月,两位勇敢的作者把目光投向了朝鲜。他们在第三章对此进行了详细描述,标题为“暗黑社会主义:朝鲜,2017年5月”。

朝鲜城市丹东坐落在鸭绿江对岸(应该是新义州,编者注),有着平淡无奇的苏联风格建筑。资料来源:鲍勃·劳森和本·鲍威尔

然而,出于安全考虑(他们被告知朝鲜政府知道他们的反共产主义著作),作者没有亲自前往朝鲜,而是前往邻国中国。正如本章所描述的,在一条流向朝鲜的小河的海岸线上,他们能够从一个散步长廊的安全地带,看到对面的朝鲜“只有纯粹的黑暗”。

在同一章中,作者将社会主义朝鲜的黑暗,与相邻的资本主义韩国明亮的夜空进行了对比,并将韩国人享受的其他形式的相对财富与绝大多数朝鲜人忍受的极度贫困进行了对比。

正如作者在书中表达,以及在采访中对我重申的,一个拥有共同历史、语言、种族和文化的民族,在生活条件方面存在巨大差异的原因,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客观事实:朝鲜是共产主义独裁统治,韩国是资本主义民主国家。

作者在书中断言,如同古巴和委内瑞拉一样,生活在朝鲜共产主义独裁统治下的恐惧,远远超出了他们糟糕的经济状况。

“与所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府一样,朝鲜作为一个极权主义国家,禁止一切形式的言论表达自由。那些公开反对共产主义的人,甚至是那些被怀疑怀有反政府情绪的人,都将面临监禁、酷刑甚至死亡。”鲍威尔说。

劳森解释说,外国游客也难逃这种野蛮行径的残害。“在书中你可以读到,大约在我们访问朝鲜的一年前,有一个名叫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的大学生(很讽刺的是他竟然来自我的家乡辛辛那提)在参加大学组织的赴朝鲜旅行团中,他因涉嫌偷窃宣传海报而被捕并被判15年监禁。在被狱警殴打至昏迷状态后,奥托被送回了美国的家中。不幸的是,他不久就因伤重去世了。”

在前三章描述了古巴、委内瑞拉和朝鲜的生活充满了悲叹之后,接下来的三章审视了作者随后访问的四个前共产主义国家的生活状况,却充满了不同程度的乐观主义。

在讨论和解说这几章标题的含义时,鲍威尔说:“就像前三章一样,后三章我们使用的标题也是为读者提供一个简短的预览。例如,‘伪社会主义中国,2017年5月’(第四章),描述了当前中国混合经济的现实。”

鲍威尔说,在这种混合型的中国经济中,共产党仍然统治着这个国家,而且往往是残酷的,但它的统治者基本上已经放弃了社会主义,转而支持自由市场改革。他指出,自由市场改革为中国公民带来了高得多的生活水平。鲍威尔说:“尽管许多人的仍然相信中国在很多方面仍然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它的自由市场经济成分比集体经济成分更强,这就是为什么‘伪社会主义’这个标题完美地描述了中国的经济体制。”

劳森告诉我,下一章的标题是《后遗症中的社会主义:俄罗斯和乌克兰,2017年9月》,总结了这两个前共产主义国家目前面临的困境。

鲍威尔说:“正如我们在这一章中所写的那样,两国经济的逐步私有化为其公民创造了更高的生活水平,这使我们对他们的未来多少抱有希望。”“然而,”他继续说道,“正如我们所写的,过去渗透在共产党每一寸土地上的腐败在今天的俄罗斯和乌克兰依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一章的结尾说,‘这两个国家都经历了严重的共产主义后遗症。’”

在俄罗斯南部的邻国格鲁吉亚,共产主义的后续影响虽不那么明显但仍然存在。作者在他们海外之旅的最后一站访问了格鲁吉亚,并记录在第六章《新资本主义:格鲁吉亚,2017年9月》中。在这一章,作者将格鲁吉亚,这个1971-1991年间苏联的附庸国,遇到的首要问题归咎于其在1991年从后者获得独立后未能立即放弃社会主义。

劳森说:“正如我们在第六章中所阐述的,格鲁吉亚在脱离苏联后的头12年里仍然贫穷,原因如文中所写,是格鲁吉亚领导人继续奉行社会主义为其主要政策。”

鲍威尔感叹道,2004年格鲁吉亚通过了一场后来被称为“玫瑰革命”的运动,放弃了社会主义,转而支持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后,这一切才开始好转。鲍威尔说,“我们给这一章取名是有原因的。经过漫长的12年,格鲁吉亚一旦成为一个新的资本主义国家后,它的经济开始显著改善”。

劳森继续补充说:“我们在2017年夏天访问了格鲁吉亚,在资本主义取代社会主义仅仅14年后,每个人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实际上都在提高。对我们来说,格鲁吉亚提供了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为什么资本主义是伟大的,而社会主义确实很糟糕。”

一年后劳森和鲍威尔回到了美国。对于这次旅行中所学到的经验教训,他们仍然记忆犹新。他们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美国人对社会主义持肯定态度?根据一些民意调查,

正如劳森所反思的,“在访问了社会主义的古巴、委内瑞拉和朝鲜之后,我们目睹了这些国家的人民生活在经济绝望和政治压迫之下;在访问了中国、俄罗斯、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之后,我们目睹了这些国家经济非社会主义化后,其公民的日常生活得到改善;最后,回到美国,看到人们享受着只有在资本主义民主国家才能享受到的自由和繁荣。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美国人,尤其是千禧一代,对社会主义持肯定的看法。”

为了解这些支持社会主义的美国人的想法,2018年7月,两位作者逗留在芝加哥凯悦酒店,“混入”了在那里举行的一个社会主义研讨会。这个一年一度的活动有数千名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美国人参加。这段经历就构成了本书的第七章,也是最后一章:《结论:回到美国,2018年7月》

“我们与参加会议的许多人交谈过,对这些社会主义者的信仰体系开始有了更多地了解。他们的观点在美国曾经是非主流的,但今天已经被数百万的社会主义追随者所接纳。”劳森对于这次平时根本不可能参加的左派组织的活动这样解释。他说,“我们发现,正如我们在书中所指出的,这些社会主义者对社会主义的定义和理解,在不同的参会者以及不同的演讲者之间,差异很大。让我们感到奇怪的还有,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没有谈到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私有财产一定不受法律保护,并被集体所有制所取代。尽管如此,他们似乎都相信资本主义是野蛮的,社会主义是人道的。”

也许劳森和鲍威尔应该给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每一位支持者一本《社会主义的扯蛋》,带回家读一读。

罗伯特●戈隆布是一位在美国国内和国际均有作品发表的专栏作家。联系他您可以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欢迎关注他的推特[email protected] robertgolomb。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9.09.22

阅读次数:3,03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