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女人,第二性别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1-10

在一百一十一年前的昨天(1908年1月9日),西蒙娜·德·波伏娃诞生于文艺之都巴黎,于是20世纪的人类有了一个当代女权主义教母,有了波伏娃和萨特不可复制的存在主义爱情,有了被世人称之为20世纪女性圣经的【第二性女人】。
~老酒葫芦

女人究竟生来就是这样还是男人把女人变成了这样,半个世纪前的西蒙娜德波伏娃认为女人之所以女人那是男人造成的,女人的所有弱点都来自男人的强迫和纵容,后来的国产布尔乔亚少妇们干脆说女人天生没错,如果有错女人的错当然是男人造成的,男人的错则是自己造成的,再后来老酒葫芦补充说,女人永远是真理,如果她想成为真理的话;女人永远是艺术,如果她希望自己是作品的话;女人永远在等待救援,如果她渴望靠岸的话;女人永远是病人,如果她不再拒绝治疗的话。

女人总想把好事留给自己,把坏事留给别人,好像波伏娃伍尔芙张爱玲有说过类似的艳论。如果罗斯福是女人,二战中她领导的美利坚一定会更加干净彻底且毫不留情的让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自相残杀直至同归于尽最后民主主义坐享天地繁华。若哪天上帝真让女人拥有一个支点,我当然不会相信她真能象阿基米德那样去撬动整个地球,但她一定能颠覆我们的男性世界。

就波伏娃在和萨特热恋进行如日中天之时,她写出了长篇幻想文字《人总是要死的》,如同她和萨特伟大的存在主义爱情,对世界女权主义教母存在主义女王波伏娃来说,死更是一个过程。一个存在主义男人和存在主义女人,当他们自身主义的爱情之花如火如荼香艳正浓之时,萨特的《辨证理性批判》横空出世,而波伏娃则以自己伟大的洞悉和神圣的性别纠结为全世界女人写了一本女性圣经《第二性:女人》。

在她以自己的性别姿态君临存在主义生命峰巅之时,在她把这个主义的自由空间扩展到整个世界几近无所不在之时,在她和萨特前无古人的存在主义爱之花朵全面盛开之时,其实她很清楚,波伏娃不可抗拒的只能是波伏娃自己,她永远成不了萨特,无论是老男人的烈焰烘烤还是小帅哥急火当空,因为她终究是女人,她是第二性别。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5,4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