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崔健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1-12

没想到《蓝色骨头》作为崔健的音乐电影这么奶油,男人一恋母就奶油,崔健也是。

在中国还没有摇滚的年代,我祈祷中国早日摇滚,毫无疑问中国摇滚从崔健开始。直到今天崔健那“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依然让我热血沸腾。那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大约是首都工人体育馆,那次崔健唱疯了,全体观众跟着崔健疯了,那一刻,全体中国人民和崔健一起疯了。

整个演出崔健一边唱一边上下跳动,观众也是齐声唱吼上下跳动,中国人从没有过这样的疯狂释放,中国人被压抑了几千年的集体闷骚终于在那个晚上彻底释放:

我光着膀子 我迎着风雪
跑在那逃出医院的道路上
别拦着我 我也不要衣裳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肉 给我点儿血
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毅如铁
快让我哭 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那年头只有一些活在过去的马列主义老爷爷老太太不接受崔健,他们一听到崔健就血压升高,他们永远理解不了当下也不知道未来。

毫无疑问若没有崔健,中国即便日后摇滚一定是另个模样,就像若没有北岛食指们中国当代诗歌一定是另种走向。不得不承认我们这个民太难具备摇滚企图了,也只有那个年代的崔健把我们从精神到肉体彻底撕个粉碎再抛向无边的旷野,成千上万布满血丝的雪花纷纷扬扬,一个个黑漆漆的洞口扑面而来,一个年代的巨大反问挂在天际。

几年后崔健在上海开个人演唱会,那次我带着小贝前往。整个万体馆每个来宾的脸上都闪烁着激动和狂热,一种前所未有的决堤冲动,观众席上疯狂的人们离把手中的饮料瓶砸向自己头颅只差一个闪念,那晚我差点把小贝抛向空中,那年小贝五岁。

二十年后的今天看崔健的音乐电影《蓝色骨头》,只是崔健已不是当年的崔健,当年一个时代的全民情人已变成小众小小众们的怀旧小站。他不再在雪地上撒野也已严重的不再“一无所有”,他那个“花房姑娘”还在花房吗,他还是那只“红旗下的蛋”吗!

只是我们从电影中那首摇滚雄风“蓝色骨头”里还能感觉到崔健,整部电影就那么十分钟让我击掌:

崔健,好样的!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1,7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