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5-10-21

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歌德的《浮士德》,雨果的《悲惨世界》,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这些书或许都不错,但是都不适合拿来装逼,原因很简单——这些书名和作者随便哪本西方文学史教材上都能找到,人人都能说得出来,不管他们读没读过。要想装逼,只能找一些知道的人稍微少一些,略微小众一点(但是也不能小众得没人知道),而且要更现代一点的书。二十世纪之前的书可能已经不适合供今天的高雅人士装逼之用了。那么今天的人应该用哪些书来装逼呢?笔者冒昧为大家介绍一些二十和二十一世纪牛逼的文学作品。本书单只包含欧美文学作品(主要是小说,诗歌我一窍不通,就不介绍了),不包含儿童文学和类型小说作家的作品(虽然其中也有一些作品被认为是科幻小说或侦探小说)。最后请注意,本书单上的书大多都是我读过的,因此难免有挂一漏万之处,还请大家多多谅解。

从最熟悉的英美开始:

美国:

安·兰德:《源泉》、《阿特拉斯耸耸肩》,都很长,特别适合抑郁发作的时候读。

威廉·巴勒斯:我就看过《瘾君子》一本。

小库尔特·冯内古特:《猫的摇篮》、《五号屠场》、《冠军早餐》……虽然作者是个大左派,可是我还满喜欢他的小说的。

托马斯·品钦:《葡萄园》我挺喜欢的,《万有引力之虹》完全看不懂,不过看不懂的更适合拿来装逼,不是吗?

约瑟夫·海勒:《第二十二条军规》,黑二战美军黑出翔来了,特别适合军训的时候读。

哈珀·李:《杀死一只知更鸟》,科幻迷们最喜爱的非科幻小说之一。

肯·克西:《飞越疯人院》,不用说了吧。

J. D. 塞林格:《麦田守望者》,他的书就这本我看懂了。

恰克·帕拉尼克:《搏击俱乐部》、《肠子》……很刺激。

卢克·莱恩哈特:《骰子人生》,不亚于恰克·帕拉尼克的任何一部作品。

迈克尔·夏邦:《卡瓦利与克雷的神奇冒险》、 《犹太警察工会》,二十一世纪经典。

朱诺·迪亚斯:《奥斯卡·瓦奥短暂而奇妙的一生》,二十一世纪经典。

英国:

萨基:可以说是英国短篇小说之王。

阿尔德斯·赫胥黎:《美丽新世界》,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

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1984》(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都出过无数版了。

威廉·戈尔丁:《蝇王》,很黑暗。

安东尼·伯吉斯:《发条橙》,很刺激。

马丁·艾米斯:我只读过《时间箭》。

伊恩·班克斯:《捕蜂器》(很邪恶)、《游戏玩家》、《武器浮生录》。

大卫·米切尔:《云图》(想法和金·斯坦利·罗宾森的《米与盐的年代》有雷同之处)、《幽灵代笔》、《雅各布·德佐特的千秋》、《九号梦》、《绿野黑天鹅》。

斯嘉丽·托马斯:《Y先生的结局》,通过隐喻把心智空间、虚拟世界、物理定律和哲学玄想结合在一起。

法国和德国的读的不太多,瞎推荐几本:

法国: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暗店街》,我没读过,不过他得了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只读过《东方故事集》)和短篇小说家埃梅。

德国:

西格弗里德·伦茨(《德语课》),君特·格拉斯(《铁皮鼓》),托马斯·曼(《魔山》)和赫尔曼·黑塞(《玻璃球游戏》),虽然大部分我都没读过,不过确实是经典。

意大利的看得不少:

伊塔洛·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寒冬夜行人》、《我们的祖先》、《宇宙奇趣》……我最爱的作家之一。

迪诺·布扎蒂:《鞑靼人沙漠》(我没读过)、《魔法外套》(短篇小说很牛)。

安伯托·艾柯:《玫瑰的名字》。

达里奥·福:《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前苏联的也看过一些:

左琴科:短篇小说。

叶·扎米亚京:《我们》,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个人认为是最好的一部。

布尔加科夫:《大师和玛格丽特》,超级牛逼。

索尔仁尼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癌病房》、《古拉格群岛》,总书记不会公开说自己读过吧。

德鲁日尼科夫:《针尖上的天使》,其实我觉得他比索尔仁尼琴写得好。

东欧国家也有不少好作品:

捷克:

哈谢克:《好兵帅克》,这个知道的人太多了。

卡雷尔·恰佩克:《鲵鱼之乱》、《罗素姆万能机器人》 。

米兰·昆德拉:《玩笑》、《为了告别的聚会》……虽然有些人以不喜欢他为荣,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伊凡·克里玛:《我快乐的早晨》、《我的疯狂世纪》,淡淡的幽默。

博胡米尔·赫拉巴尔:《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河畔小城》。

匈牙利:

凯尔泰斯·伊姆雷:《无命运的人生》 。

道洛什·久尔吉:《1985》,《1984》的续集,超级搞笑。

波兰:

贡布罗维奇:《费尔迪杜凯》,看不懂,不过很有名。

莱·柯拉柯夫斯基:《关于来洛尼亚王国的十三个童话故事》,寓言体,很喜欢。

斯坦尼斯拉夫·莱姆:《机器人大师》(至少不比《银河系漫游指南》差)、《完美的真空》、《索拉里斯星》。

阿尔巴尼亚:

伊斯梅尔·卡达莱:《梦幻宫殿》。

欧洲其他国家:

西班牙:

何塞·卡洛斯·索摩萨:《洞穴》、《谋杀的艺术》,表面看来是侦探小说。

葡萄牙:

若泽・萨拉马戈:《修道院纪事》。

比利时:

梅特林克:《青鸟》。

最后再来点拉美文学:

阿根廷:

博尔赫斯:《小径分岔的花园》、《巴比伦彩票》、《通天塔图书馆》……我最爱的作家之一。

哥伦比亚:

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人人都知道还能拿来装逼吗?

秘鲁: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公羊的节日》,只读过这一本。

欢迎来老鼠会偷奶酪!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