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中外艺术之二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1-16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酒批毕加索》

毕加索对传统艺术的颠覆早已超越的艺术本身,他的艺术理念渗透到20世纪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一种反常规的视觉效果,一种对常态思维的无情反叛,一种从精神到肉体的双重体验。没有女人就没有毕加索,没有毕加索许多女人还停留在维多利亚时代,毕加索改变了现代社会人们的精神走向。当人们懵懂中遭遇康定斯基色彩和线条的神话打击,在传统和抽象间无所适从时;当的人们徘徊在莫奈印象的瞬间,陶醉在华丽的印象色彩沾沾自喜时;当人们面对马蒂斯张牙舞爪的画面,惊愕得手足无措不辨虚实时,毕加索以他前所未有的立方主义艺术精神告诉他那个时代人们,这,就是艺术。

今天我们可以毫不含糊的说,自从有了毕加索,20世纪的人们坚定了现代艺术信念,自从有了毕加索,20世纪的人们彻底告别了现实主义艺术,自从有了毕加索,20世纪的人们找到了未来艺术之路。

《酒侃印象派大师莫奈》

莫奈,天生的绘画艺术家,那个时代的艺术娇子,柳暗花明之艺术呈现,人类全新的艺术惊喜。《日出印象》,一幅让全世界目瞪口呆、全面颠覆了绘画传统的印象作品。大胆而有序,反叛而满是人情温暖。《睡莲》系列带给我们的更是人类的第二个艺术暖春,全新的艺术概念,充满灵动的神之写,三、四十年代上海文艺沙龙中贵夫人附庸风雅之活版教材。莫奈的大举进入中国草民之视野和当年的沙龙贵妇人力荐有关,尽管女人不懂印象派艺术,但许多时候附庸风雅的传播更能让前卫艺术插上多情的翅膀激活愚钝普照黑暗的审美夜空。就象我们一边嘲笑理查克莱德曼的俗钢琴玷污人类圣洁的听觉,一边我们还得由衷的感谢这种超俗的全球传播,否则,至今我们的芸芸众生还游移在钢琴艺术之外,至少他让数以百万计的人知道了钢琴也可以快餐化,印象派的莫奈也是,昔日上海贵妇人的好奇点燃了中国新几代的印象派之艺术热情,且至今不衰。

阅读次数:1,2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