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 第二次冷战开始了吗?(二)

Share on Google+

2019-10-01

著名的金融家索罗斯最近多次发出声音,告诫西方社会和美国:中国“是最富有,最强大,技术最先进的专制政权”;“我对打败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心。”

这位老先生是从共产党统治下的匈牙利逃出来的,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得很清楚。而且不同于只关心赚钱的资本家,他知道该把赚来的钱花在重要的地方,多年来支持世界各国的民主自由事业,特别是反对共产党的事业。

他对打败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心。这句话表达了他对共产党的真实看法,也表达了对西方短视的政治家和资本家的不满。话说得很温和,政客们仅仅是对美国国家利益关心吗?钱包和选举等等个人利益,不是他们更关心的吗?

美国的国家利益,除了短期的经济利益外,更重要的就是民主自由的长远利益。美国之所以不同于那些压迫剥削的社会,就在于它的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和在这个价值观的原则指导下建立的社会体系。

那么这个社会的敌人是什么?就是那些奉行压迫剥削的专制社会。别人的自由幸福的生活模式,是对丧失人性的专制奴役的生活模式的最大颠覆和号召。自由和幸福的存在,就是专制奴役的天然敌人。你不认为它是敌人,那只是你自己欺骗自己,就像寓言故事里的鸵鸟那样。

价值观念和由此产生的社会体制的敌对,是根本的敌对,也是不会消失的敌对。除了消灭对手之外没有根本的解决办法,历史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

因为专制奴役的社会面对的是两个敌人,一个是自由幸福的外部敌人;一个是追求自由幸福的内部敌人。所以专制对自由的战争中,专制的一方消灭对手的动机更加强烈。一小撮压迫者时刻都在警惕被追求自由的内部敌人推翻,他们不相信和平共处的谎言。所以他们对内对外随时都处于战争状态,随时都准备着进入热战或者冷战。读一读共产党的报纸就不难理解这种疯狂的心理状态了。

历史上,相对自由的社会也会带来比较好的经济发展,即自由又富裕的社会对其外部的人们永远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自由富裕的国家就成为逃离奴役制的人们向往的目标,也就成为奴役制国家的最大敌人。不消灭这个造成奴役制国家最大问题的原因,奴隶主们就无法稳定自己的政权和利益。所以只要不傻,奴役制国家永远需要消灭自由的国家。

中国古代社会相对于周边的奴隶制国家,就是这样一个相对自由和富裕的国家。除了寒冷饥荒等阶段性的原因之外,长期受到周边野蛮国家和部族的侵略骚扰,根本原因正是相对自由和富裕造成的吸引力,动摇了奴役制社会的基础。

所以在野蛮国家比较弱的时候,他们就屈服讨好中原大国。在中原大国由于自身的原因不够强大的时候,他们就掳掠人口财富,既增强他们的实力,也打击先进国家的实力,并最终消灭自由幸福的先进国家。这就是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朝代更替的主要原因。

但是落后的社会制度很难长久维持,占领文明社会而又维持野蛮制度的国家都是短命的王朝。只有最后一个野蛮王朝学会了改变自己原有的野蛮体制,才维持了一个正常王朝的三百年时间。这就是中国最后的王朝:大清帝国。

为什么总是野蛮王朝推翻文明社会呢?和我们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我在下一回再和大家一起分析这些问题。

RFA

阅读次数:1,50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