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国庆还是国难(上)

Share on Google+

2019-10-0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上一个高大的习近平画像。(美联社)

中国是世界上文明发育最早的国家之一,人口数量占全世界的近五分之一,土地面积世界第四,联合国创始国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少数核大国之一,又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用不了多少年GDP总量将跃居世界第一。这种国家的70周年国庆,自应不同凡响。果然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耗资最多的阅兵式,配合彩旗礼花、领袖演讲、爱国口号、各国贵宾、鲜花掌声,可以说是国威大振。

可是,中共的国庆安排,更像是办丧事呢:北京的核心地带提前一个月就禁鸽子、禁风筝、禁无人机、禁无线电设备,二环道路几乎被封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很多娱乐场所、饭馆、超市、酒吧被迫关门。一些居民区9月30号晚开始停燃气到庆典结束,临长安街的窗户要贴反光贴。核心的住宅区被隔离,有专门的守卫站岗。一些医院病房也被勒令不再接收病人,大型手术被叫停。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者被驱赶、被软禁、被旅游、被失踪。一幅进京安检的横幅上写着:“确保进入北京的人干净”——还能有什么人比中南海里的人更肮脏呢?极度神经质的安检,连著名的喉舌帮凶胡锡进都看不下去了。这么规模超前的大阅兵,竟没有一个群众到现场看热闹。惊恐如四面楚歌,管控到万马齐喑,折腾得天怒人怨,不正是国丧的样子吗?

不过归根到底,“十一”也确实不是国庆,而是国难。1949年10月1日,枪杆子里打出来的所谓“新中国”宣告成立,胡风兴奋地写下“时间开始了。”但开始的不是时间,而是人类史上非战争时期的最大规模、最可怕的人道灾难。

建政初期,被杀“地主”人数为100万至400万之间;被杀“反革命”为100万以上;“肃反”和迫害基督徒,至少使几十万人丧生。“反右”运动,被迫害的知识分子多达200万。1959到1961年中共制度性人祸造成的大饥荒,导致非正常死亡人数至少在三千万,很有可能在四千三百万以上。“文化大革命”期间,死于政治运动和政治迫害的人数估计三四百万,绝大多数人口受到波及。被毁坏的文物、古迹更是无法估量。1983年严打,8个月内至少两万四千人被处决,其中相当比例为冤假错案。六四屠杀,死亡人数在数千人之多,因为中共的档案封锁、销毁罪证,具体数字恐怕永远无法弄清。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数百万人被关押,20年来因受酷刑而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四千人。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在一胎化政策被废除之前,中国每年堕胎2,300万例,平均每天有超过63,013名未出生婴儿死于堕胎,可以说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屠婴战争。因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妇女、婴儿等死亡案例也极为普遍,这还不算计生政策带来的性别比例失调、老龄化、儿童教育等悲剧性后果。“改革开放”后,直接间接死于强制拆迁、城管暴行、警察暴力、监狱、劳教所、形形色色的黑监狱的中国人,直接间接死于贫穷、环境污染、有毒食品、毒疫苗的人,更是多到难以统计。

胡锦涛(左起)、习近平、江泽民、李克强在国庆70周年活动中。(美联社)

对被占领的民族来说,苦难又格外深重。中共对汉民族以外的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和其他民族的侵略、屠杀、同化、政治迫害和文化灭绝,延续至今。新疆集中营已经成为21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至少153名藏人自焚抗议中共政权,在人类历史上也绝无仅有。

中共建政后,被杀死、被饿死、被迫害致死的人数,高达八千万以上。几乎所有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人,都直接或间接受到中共政权的迫害。中共暴行之大之久,超过迄今为止的一切其他邪恶政权。

1949年,中国人被捆绑到一个由一党制、户籍制、极权意识形态、思想警察、军警暴力等组成的现代奴役体制中。据说是余英时先生的比喻:中国是天上的一架飞机,而共产党这个劫机犯把会开飞机的人全杀了,然后对其他的乘客说,你们现在都得听我的,否则大家都活不成。中共这个犯罪集团,打着外来的共产主义旗号,奉行邪教化的马列主义,遵照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指示,拿着苏联的卢布和武器,利用国民党抗日之机壮大力量(建政后毛共多次感谢日本皇军),大发国难财,最终劫持了中国,并开始了对中国长达70年的蹂躏和掠夺。没有任何力量比中共对中国社会、经济、环境、文化和精神的破坏更大。1949年绝对不是中国的诞生,而是一个有着数千年历史的中国的再次灭亡,而且是最惨痛的一次灭亡。

RFA

阅读次数:6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